旅遊札記-2019序章

序章:桃園機場的午夜

~台灣桃園國際機場,11:30P.M.~

我從舒適的電動躺椅上坐起來,揉著惺忪的睡眼把旁邊的友人搖醒。

剛剛在候機室的廣播,告訴我們台灣虎航飛往東京羽田機場的班機可以開始登機了。我背上自己的背包走向登機門。

看著手上的機票,我開始回想自己怎麼那麼有勇氣,向公司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出國旅遊。

公司對我也很好,讓我順利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

「好好玩吧!」這是下班前主管們對我的祝福。

其實一切都只是偶然。

已經去日本玩過兩次的我,對於去日本旅行變得相當有經驗。儘管也可能是因為朋友嚷著說上次去溫泉旅館真是不錯想再去一次,我也答應了。

那時候只是覺得日本溫泉那麼多,請他自己挑一個。

直到三個月前的某一天,朋友問我要不要去乳頭溫泉鄉泡湯。

嗯⋯⋯我的心裡開始在OS:什麼溫泉不挑偏偏挑乳頭溫泉鄉?

是哪個人取這種引人遐想的名字啊!

於是我開始上網找資料,查查這座溫泉的來歷。

『從秋田縣看到這座山狀似乳房,故名乳頭山;另外,若從岩手縣的方向看得話會像一頂烏帽子(註1),故又名烏帽子山。By 維基百科』

於是這座隱藏在深山中的溫泉鄉便成為「乳頭溫泉鄉」了。

看來比起烏帽子,日本人更喜歡乳頭(大誤)。

搭上登機專用公車,很快來到某處停機坪。

我們要搭的飛機就在眼前。

乘上飛機,把手機轉成飛航模式,看完空姐的安全講座表演後……

「各位旅客,本班機即將起飛。請繫好您的安全帶……」

隨著宛如雲霄飛車般的加速,飛機載著我們一行人衝上雲霄。

註1:烏帽子從平安時代流傳下來的黑色高帽,古時為公家機關人員配戴的服飾,後演變為代表地位的象徵。現常見於日本神社的神官與相撲比賽裁判『行司』的服飾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