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35:女僕與血的懷中時計

======【035:女僕與血的懷中時計】======

隨著皎潔的白月升至高空,紅魔館的氣氛似乎更加熱鬧了。

此時此刻的我,換上了和十六夜小姐……啊,現在可以稱呼為咲夜小姐了。

雖然她說過叫咲夜就好,但我還是習慣性地加上稱謂。

總之,現在的我已經換上和咲夜小姐相同款式的女僕洋裝,準備學習如何成為紅魔館的女僕。

「既然來到紅魔館,稍微做些工作也挺好的。咲夜,帶她去體驗體驗吧。」

紅魔館的當家──蕾米莉亞.斯卡雷特如是說道。

「畢竟無所事事會把人變得和殭屍一樣,做點工作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咲夜小姐在我換好衣服之後,表達了她的感想。

雖然不太懂「變得和殭屍一樣」是甚麼意思,但能感覺到不是一件好事。

「恩,真適合呢。妳的銀髮和這件洋裝很配呢。」

咲夜小姐把我拉到鏡子面前,讓我好好看看自己的裝扮。

紅魔館的女僕裝是由深藍色的白領長袖連身裙與裝飾花邊的白色圍裙配套而成。白色的領口下用黑色絲帶繫成蝴蝶結的樣式。

因為很少照過鏡子,在鏡中看見自己的外表還是很新鮮。

鏡子中的女僕留著一頭微捲的銀色長髮,膚色感覺比咲夜小姐還要白皙。我仔細的看著自己,注意到自己的眼睛透出淡淡的青綠色。

「咲夜小姐的眼睛,和我的不一樣呢?」

「嗯,畢竟基因不一樣嘛。」

「基……因?」

「簡單來說,基因就是打從我們出生開始就存在於體內的東西。它決定了我們的外表,我們的壽命,以及──我們的天賦。」

「天賦?」

「沒錯喔。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賦。無論是主人,無論是我,無論是你。只要善加利用自己的天賦,忘子也能成為很厲害的人喔。」

「很厲害……?」

像咲夜小姐一樣?

我不禁試著想像了一下,自己和咲夜小姐一樣威風又瀟灑的樣子。

「呵呵,有夢想是很好,但我們還是開始工作吧。」

咲夜小姐替我戴上和她一模一樣的白色女僕髮箍。於是我身為女僕的工作就開始了。

雖然紅魔館內住著很多女僕妖精,咲夜小姐也會唆使妖精去幫忙工作,但是她們不是打掃不確實,不然就是躲在看不見的地方偷懶。

結果就變成咲夜小姐還要親自確認紅魔館的環境整潔,感覺非常的辛苦。

照著咲夜小姐的指示,我開始和她一起打掃紅魔館其中一間房間。

擦拭雕像、清潔櫃子、打掃地板……其實紅魔館有數不清的房間和走廊需要打掃,但看得出來咲夜小姐只有把其中一小部分交給我,其他的地方咲夜小姐說她會整理。

咲夜小姐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情況下,平常是如何整理紅魔館呢?

我不禁如此想著。

「嗯……這樣這間房間也整理得差不多了,我們換下個房間吧。」

「我知道了。」

我們移動到下一間房間。這間房間比剛剛的房間還要小,而且裡面只有一幅掛畫。

圖源

我的視線很快就被這幅畫吸引。

畫中描繪的是兩名少女互相坐在床上,額頭碰著額頭,輕輕咬著一顆鮮紅的果子。坐在左邊的少女穿著非常漂亮的白色洋裝,留著招牌的紫丁香色微捲短髮,一眼就能認出她是紅魔館的當家──蕾米莉亞.斯卡雷特。

「咦……?」

坐在她旁邊的金髮側馬尾少女,看起來比蕾米莉亞小了幾歲,身上穿著白色的衣衫與鮮紅色的背心裙。從背後伸出一對看起來像翅膀的東西來看(雖然有吸血鬼翅膀的骨架,但是翼的薄膜被七彩繽紛的寶石替換了),她可能是蕾米莉亞的親戚吧。

「咲夜小姐,那幅畫……坐在蕾米莉亞小姐旁邊的女孩子是誰啊?」

「嗯?她是本館的二小姐──芙蘭朵露.斯卡雷特,是大小姐的親妹妹。她和大小姐一樣,也是一位吸血鬼喔。」

「……妹妹?」

「啊……悠久小姐沒有家人呢。該怎麼解釋比較好呢……」

咲夜小姐努力的斟酌字句,總算讓我明白「妹妹」是甚麼樣的存在。

她是一位與蕾米莉亞具有血緣關係的家人,是和她非常非常親近的存在。

儘管在13年前因為生病的關係,被長期關在地下室的房間。不過在那之後病況好轉,現在也在紅魔館的某處活躍著。

「話說回來,今天還沒見到二小姐呢……真讓人擔心。」

確實,無論是在「午夜之殿」還是在「饕餮之廳」,都沒看見和芙蘭朵露小姐相似的身影。

我和咲夜小姐開始擦拭房間的牆壁。似乎是因為咲夜小姐經常打掃的關係,累積的灰塵感覺不多。

一邊打掃的同時,我不經意地問起咲夜小姐的過去。

「咲夜小姐,請問您是什麼時候成為紅魔館的女僕啊?」

「嗯──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據咲夜小姐所說,她曾經在外面流浪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某一天,她和蕾米莉亞小姐相遇。

「大小姐真的是一位大善人呢~不但不嫌棄我,還讓我在她的家裡學習與工作。雖然知道她是吸血鬼時還真是嚇了一跳,可是她也沒有因為這樣而拋棄我。

她的善良感動了我,所以當時就對天發誓,要永遠服侍蕾米莉亞大小姐了。」

「喔喔,原來蕾米莉亞小姐是咲夜小姐的恩人啊。」

「是啊……她是我一輩子的恩人喔……」

十六夜咲夜為了不讓悠久忘子太過深入她和大小姐之間的事,僅用一點點的說明一筆帶過。

 

真是抱歉,忘子小姐。

 

因為你的身分只是紅魔館的客人。我不能隨便和您透漏關於大小姐的事。

但是當您問起我是甚麼時候成為大小姐的女僕時,以前的回憶又在腦海湧現出來。

很久以前,我就因為受到時間的詛咒而只能保有小孩子的外表。

可能在外人眼中永遠保持如小孩一般的年輕是一件好事,但事實上這也變成大人能做到的事小孩都做不到。

我非常不滿永遠只能保持小孩子的外表,於是我開始尋找解除詛咒的辦法

聽說了吸血鬼似乎擁有解開詛咒的能力。為了接近他們,我成為專門獵殺吸血鬼的獵人。

吸血鬼的弱點是陽光、聖水與銀刀。儘管做了許多準備,但我還是沒有找到真正的吸血鬼。

真是可笑。竟然會有人因為一副小孩的外表就欺騙我,所以我把那些人全部送上黃泉路了。

一邊逃跑,一邊殺人,一邊尋找,一邊狩獵……

或許是因為那些被我殺掉的人都不是正經的人,所以我只受到比警察更加暴力的黑社會追殺。

直到有一天,我遇見蕾米莉亞。

她穿著穿著綴滿蕾絲的鮮紅禮服,在咖啡亭的一角對我微笑。

吸血鬼的腥紅雙眼,用於吸血的尖銳虎牙,還有為了遮擋陽光的大陽傘,全部一覽無遺。

我悄悄追蹤她的足跡,來到隱藏於市郊的斯卡雷特洋館──也就是「紅魔館」。

潛入洋館,舉著被聖水浸染的銀刀走進陰暗的房間。

被窗外的紅色血月映照,蕾米莉亞的身姿出現在我的面前。

「哈哈哈哈!這個時代居然還有自稱吸血鬼獵人的人類,而且還是這麼小的小孩子……」

「不准嘲笑我是小孩,我可是很厲害的喔!」

「齁~?那你倒是讓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我可是非常期待喔……小小的吸血鬼獵人!」

不用說,因為以前從沒面對過真正的吸血鬼,所以被蕾米莉亞蹂躪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全身是血,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的我,吐出當時心中最沉痛的願望。

「……殺了我。」

「呵,我才不要。你這麼有趣,我怎麼捨得殺你呢?」

「我……只是個怪物……是愛殺人的小鬼……我不需要……妳的憐憫……」

「如果有誰說你是怪物,那他們八成是沒見識過真正的怪物。如果有誰說你是愛殺人的小鬼,那他們八成是沒被真正的小鬼殺掉過。」

「……這是冷笑話嗎?」

人如果死了,也就沒有見識的機會了啊。

「這不是冷笑話喔。誰說人一生中只會死過一次呢?」

蕾米莉亞貼近我的側臉,溫柔地在我耳邊說道:

「如果你能成為我的眷屬,我就會賜予你智慧與力量,幫你完成你內心深處真正的願望。還是說,你想成為這間洋館無人問津的屍體,被淹沒在無人知曉的嘲笑聲中呢?」

我感覺到自己開始漸漸無法呼吸,意識即將遠去……

那時,我才聽到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藏在內心深處真正的願望,就是解開時間的詛咒,褪去小孩的外表,成為真正的大人。

從有記憶開始,我便理解自己是一名孤兒。

隨著周遭的人年紀增長,他們漸漸意識到我和他們之間的不同之處。

長不大的孩子,在旁人眼中非常恐怖。

只要解開了詛咒,我就不用再被那種討厭的眼光騷擾了。

「我願意……成為你的眷屬。」

說完這句話,蕾米莉亞小姐露出滿意的微笑。

「很好,吾的眷屬啊──為了紀念你與我相遇的滿月之夜,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十六夜 咲夜』」。

 

--這段故事,實在無法向你提起。

 

「咲夜小姐,這邊的畫框已經擦乾淨了。」

「呵呵~動作有變熟練了呢,那我們就去下個房間吧。」

紅魔館的夜晚,還很漫長。

如果悠久小姐也能成為紅魔館的住人,往後的日子應該會更熱鬧吧。

如果有天能帶她一起參加神社的宴會,不知道靈夢和魔理沙會擺出什麼表情呢?

為了大小姐的願望,同時也是為了那愉快的未來,還請您這一陣子好好努力嘍~

 

======【下集待續】======

最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人心。

發表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