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40:橙

【東方悠遊談】040:橙

廣闊的森林中出現了謎一般的村莊。

這是我被妖夢帶到村莊稍作休息,恢復一點精神後才發現的事實。 

這座村莊的建築風格雖然和人間之里很像,卻充滿異樣的破敗感。
 
木門不是被鎖死就是已經被破壞。腐爛的木牆或是碎裂的屋瓦彷彿被巨大的怪力掃蕩過,隨意地丟棄在街道四周。
 
更奇怪的是,整座村莊已經被不明的白色霧氣包圍。
 
「糟糕!有妖氣!悠久小姐,請妳絕對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魂魄妖夢抽出身上現在唯一的武器--長度比她半個人還高,看起來鋒利無比的武士刀。
 
白色的霧氣似乎會吸走空氣中的熱度,一股寒意從腳邊竄了過來。
 
「妖…妖夢小姐,請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這裡是妖獸的地盤。」妖夢小姐一邊警戒著四周一邊向我解釋。「那些白色的霧氣就是那隻妖獸用來擾亂方向感的妖術。而且從村莊的外觀來看……這裡應該是『迷途之家』。」
 
「迷途之家……?」
 
雖然看不出哪裡像家,但是讓人迷路這點倒是沒錯。
 
被白霧壟罩的廢棄村莊,的確很容易迷路。
 
「沒錯。而會操縱『迷途之家』妖術,趁人迷路時惡作劇的妖獸,就只有那一隻了。」
 
我順著妖夢小姐的視線看過去,一個嬌小的紅色身影從濃霧中走出來。
 
「啊,你好喵。」
 
那是一位年紀和寺子屋的小朋友差不大的貓耳少女。她褐色的短髮上戴著一頂綠色的軟帽,身上穿著紅色連身裙,胸口繫了黃色的蝴蝶結。左邊的貓耳上穿了金色的耳環,背後兩條黑色的尾巴悠哉的搖晃,褐色的眼睛正細細的打量我們。

圖源

這位嬌小的少女就是操縱迷途之家的妖獸?
 
「你不是妖怪狐的式神嗎?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為什麼?因為主人叫我待在這裡,所以我就乖乖待在這裡喵?」
 
彷彿被問了奇怪的問題,她露出無邪的笑容回答道。
 
這時候,我注意到她的雙手一直不自然地放在背後,彷彿藏著甚麼東西。
 
妖夢小姐顯然也注意到了。
 
「把你藏在背後的東西拿出來。」
 
「喵!?人家……人家才沒藏甚麼東西呢……」
 
擺出心虛的表情了。
 
「聽好了式神!奉勸你乖乖把那東西還給我,不然有你好受的喔!」
 
「人家才不叫『式神』,人家叫『橙』喵!」
 
橙鼓著腮幫子氣噗噗的回道,原本收在背後的雙手也跟著露出破綻。
 
她的右手拿著一把很明顯是妖夢小姐遺失的短劍。
 
「果然是妳這隻泥棒貓偷的!」
(泥棒貓どろぼうねこ:表面字意是偷東西的貓,日文意義為『小三』)
 
「誰是偷腥貓啊喵!想要的話就來抓我啊!人家現在可是非常強的喔!」
 
說時遲那時快,妖夢舉刀一個箭步衝上前方!
 
斷迷劍『迷津慈航斬』!」
 
就像是敲到堅硬的鐵板,妖夢用力揮下的一擊竟然匡的一聲被擋住了!
 
方符『奇門遁甲』!」
 
橙的面前出現透明的護盾,在妖夢揮刀的瞬間擋住這一擊!
 
接著護盾開始發光……
 
「悠久小姐,快躲起來!」
 
咦?怎麼那麼突然?
 
下一秒,發光的護盾華麗的炸開,青藍色的大量彈幕瞬間飛了過來!
 
「呀啊!」
 
猝不及防的彈幕攻勢嚇得我發出慘叫,連滾帶爬鑽進離自己最近的木屋裡。
 
老舊的木屋儘管被彈幕無情的摧殘,牆壁還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不過幸好沒有倒塌。
 
至少現在還沒有。
 
我俯著身子慢慢爬到窗邊觀察戰況。
 
 
 
 
魂魄妖夢非常驚訝。
 
眼前的式神竟然可以擋住她的樓觀劍。
 
雖然樓觀劍擁有一揮便能超度十隻幽靈的威力,幾乎不存在斬不斷的東西。
 
無論是精神上或是物理上,僅憑式神的力量是無法擋下她的劍還可以反擊。
 
更何況,她還是式神的式神。
 
「人家的力量已經成長到今非昔比了喵!太小看我可是會倒大楣喔!」
 
而且總感覺不太對勁。
 
她的情緒平常有這麼高昂嗎?
 
然而眼前的情況不容許自己發呆,必須盡快搶回白樓劍。

圖源

童符『護法天童亂舞』!」

橙展開了新的符卡,嬌小的身軀開始散發強烈的氣息。
 
「小小的劍士,你能跟上貓妖的速度喵?」
 
「咕!?」
 
那是一個容易讓人無法防備的背後偷襲。要不是妖夢的防禦本能,否則很難看到這一擊。
 
她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藉由符卡得到強化力量的橙在房屋與房屋之間到處亂跳,身影快到一般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到。
 
面對看不到的對手,妖夢閉上眼睛。
 
 
「師傅,為什麼有些劍技快的和風一樣,有些劍技卻慢的和流水一樣呢?」
 
正在學習劍技的妖夢,曾經向自己的師傅問過這個問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論面對甚麼樣的武功,只要出招速度夠快,就能在對方攻擊前先擊倒對方。」
 
「嗯?既然如此,為什麼……」
 
「以慢打快,以柔克剛。若能料到敵人的攻擊方式,就算是在快的招式也能化解。魂魄一族的劍技便是柔和快與慢的技術,立於不敗的地位。」
 
 
式神的主體是貓又,她的動作和貓一樣非常敏捷。
 
但是,無論她的速度在怎麼快,終究只是一隻貓。
 
無論她能從甚麼地方攻擊,終究只有一隻貓。
 
就算看不到,還是聽的到。
 
踏在木屋牆壁的聲音,踩在地上泥沙的聲音,還有呼嘯而過的風聲。
 
「露出破綻了喵!」
 
橙的身影從妖夢背後竄出,眼看就能把這個人類一腳踹飛──

圖源

六道劍『一念無量劫』!」

那是一招環繞妖夢自身,沒有死角的六道斬擊。伴隨密度超高的絢爛彈幕,無法煞車的橙直接被狠狠打上高空。
 
「喵啊!!」
 
面對飛在天空的黑貓,妖夢使出最後一擊。
 
獄界劍『二百由旬的一閃』!」
 
魂魄家最快的劍技,那就是一秒內可以移動二百由旬(相當於3000km)的斬擊。
 
然後天空發出咚的一聲!沒有使用斬擊的妖夢,用劍柄狠狠敲了橙的腦袋。
 
 
 
 
戰鬥已經分出勝負了。
 
妖夢從橙的手中收回自己的白樓劍,似乎鬆了一口氣。
 
知道自己做錯事的橙,乖乖的正座地上反省。
 
會偷偷拿走妖夢的白樓劍,似乎只是希望妖夢陪她玩而已。
 
嗯……難道幻想鄉的人都喜歡把彈幕當作遊戲嗎?
 
明明那麼危險……
 
「說甚麼傻話?要玩去找你的主人玩啊,你的主人呢?」
 
當橙聽到這句話,眼淚卻開始一滴一滴掉了下來。
 
「嗚……嗚嗚嗚~~~」
 
「咦?為什麼忽然哭了?」
 
意外的,妖夢竟然會緊張的左顧右盼。
 
原本氣勢凌人的態度也消退了。
 
「怎麼辦啊,要是被藍誤會的話我就死定了……」
 
可是妖夢小姐,您剛剛還敲了她的頭喔?
 
然而橙似乎再也止不住淚水,開始嚎啕大哭。
 
「嗚挖哇啊啊啊~~!主人!藍大人!藍大人她,她不要我了啊啊啊啊!」
 
藍大人?剛剛妖夢小姐好像也有說過?
 
「欸!?怎麼可能呢?藍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呢?」
 
妖夢趕緊上前一邊安撫,一邊四下張望。
 
「可是……可是……可是藍大人說,藍大人說她要去找她的主人。還叫我……還叫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她已經離開好幾天了,都沒有回來……人家……人家是不是被藍大人討厭了啊啊啊……」
 
「哇啊啊!拜託你別哭了!藍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她只是出個遠門而已,一定會再回來的。」
 
妖夢小姐看起來對哭泣的小孩很沒輒。
 
抱著對孤獨感的同理心,我慢慢蹲了下來。
 
「一個人覺得很孤單吧。想哭就哭出來吧,姐姐會在這裡陪妳。」
 
橙揉了揉已經紅腫的眼睛,淚汪汪的問:
 
「姐姐……你是誰?」
 
「我叫悠久忘子,應該是一名人類。」
 
「應該……?」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姐姐沒有小時候的記憶,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知道自己是誰……那不是很糟糕嗎?」
 
「嗯…姐姐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我安慰般地摸了摸橙的頭。「但是妳不一樣。妳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自己身邊有一位很重要的人。而我相信,對於那個人來說,妳也是在她心中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她絕對不會甚麼都不說就把你拋棄的!」
 
原本還一副哭喪臉的橙,在聽了忘子的話之後點了點頭。
 
「嗯……嗯。姐姐說的對。人家會好好地等,等著藍大人回來的那一天。」
 
終於排解孤獨感的貓又重新找回對主人歸來的期盼,逐漸展開笑顏。
 
======【下集待續】======
 
家人的羈絆,不會說斷就斷。

發表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