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79:獵人的戰場(一)

【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79:獵人的戰場(一)

 關長生迷路了。

儘管早就知道學校校地非常非常的大,身為學生會糾察隊一員的他也跑遍了校園各個角落。

但他還是迷路了。

他深深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跑遍校園的各個角落,並不包括包圍校園的森林地區。

他們就讀的學校是沿著山坡地興建的,校內有森林一點都不奇怪。

 「設計這項考驗的人,還真是毫不留情啊。」

 

規則中的確提到了會隨機分組,但會分成幾組就不知道了。

 

可以確定的是,長生、體聖與東天王被分到不同的組別。

 

就遊戲規則而言,他們是彼此廝殺的對手。

 

但為了防止自相殘殺的事態,三人決定直到其他對手都被淘汰前都不再碰面。

 

目前所知被淘汰的條件只有一個。

 

只要裝備在護具上的三個感應器都被破壞,就會被淘汰。

 

這三個感應器分別裝在左胸、右手手肘和左腳膝蓋。

 

尤其是手肘和膝蓋位置的感應器,非常容易因為攻擊而被破壞掉。

 

那麼唯一該保護的,就是左胸的感應器了。



「走路不要東張西望,學弟!」

 


嗯!?

 

長生一個側身驚險閃過擦身而過的黑影。

 

喀的一聲,長生轉身舉起掃把擋住另一隻掃把的攻擊。

 

「防得不錯嘛,學弟!」

 

「居然是總隊長嗎?」

 

學生會糾察隊總隊長,也就是帶領所有糾察分隊的總大隊長。

 

他的名字叫做梵藏。也是在第一項大賽獲得亞軍的參賽者。

 

長生順勢把距離拉開,梵藏拿在手上的掃把似乎已經撐不下去,應聲斷掉。

 

「哎呀,最後還是斷了啊。哈哈,畢竟已經和三個分隊長戰鬥過了,也差不多了吧。」

 

三個分隊長……?難道說?

 

「他們都沒有通過考核。這可麻煩了,長生。」

 

學生會糾察隊有四個大隊,每個大隊由分隊長帶領。

 

關長生是第一大隊的分隊長,負責校園南區的風紀。

 

以往總大隊長是從歷屆分隊長中推舉人選,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即將畢業的總大隊長,決定在第二場大賽中試煉繼任者。

 

規則很簡單。

 

誰能戰勝總大隊長,誰就是下一位總大隊長。

 

這也是關長生決定參賽的原因。

 

但是候選的四位隊長已經被幹掉三位,那麼剩下的候選人就只剩下他了。

 

「事不宜遲,咱們就直接開打吧!接招!」

 

梵藏只用一個踏步就衝上長生的面前,長生只能快速甩動掃帚擋架一個又一個瞄準胸口的重拳。

 

颼的一聲,掃帚的塑膠毛從梵藏的下巴呼嘯而過。

 

梵藏一個後空翻閃過這一擊,但長生沒有放過進攻的機會。

 

塑膠掃帚就像一把長柄大刀一般,一輪又一輪使出強勁又猛烈的攻勢,逼得手無寸鐵的梵藏只接兩招就大步向後拉開距離。

 

「哈,關公的春秋刀法果然厲害。」

 

「學長過獎了。」

 

長生自幼就有跟隨職業是特戰軍人的父親學習武術,包括祖傳的春秋刀法也是其中之一。

 

再加上長生自己孜孜不倦的練習,這套刀法已經練到就算手上拿的不是刀也能正常發揮。

 

「那麼我也該拿出真本事了。喝!!」

 

梵藏大喝一聲,身上的汗水彷彿被瞬間蒸發一般,纏著一股白霧的氣息。

 

這當然是比較誇飾的說法。但是看在同為學武之人的長生眼裡,梵藏的氣場變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空的一聲,梵藏的一拳打在帚毛與帚柄的連接處。連接處出現一點裂痕。

 

「可別以為用塑膠掃帚就能防住我的攻擊。咱們少林武僧可沒那麼弱喔!」

 

突如其來一個掃堂腿,長生被拐倒在地。那記掃堂腿又強又猛烈,長生揮舞棍棒起身時發現膝蓋的感應器已经被破壞了。

 

他利眼觀察了梵藏的感應器,三個都還沒被破壞。

 

都已經和三個分隊長打過了,竟然一個都沒壞。總大隊長真是厲害啊。

 

長生快速審視自己和梵藏之間的差異。

 

自己手上還有塑膠掃把,但如果再被梵藏擊中的話就會被破壞。

 

相對的,梵藏現在手無寸鐵。他的攻擊範圍也變成只能接近對手才能進行攻擊。

 

如果失去可以增加攻擊範圍的武器,想用肉搏戰戰勝大隊長是天方夜譚。

 

那麼唯一可以致勝的方式就是……

 

長生一個轉身,逃跑了。

 

預料之外的行動也讓梵藏吃驚了。

 

「欸!喂!學弟!你怎麼轉身就跑了?」

 

梵藏緊追上去,如果那傢伙想比腳程的話,自己可不會輸。

 

 

======【下集待續】======

【東方悠遊談】040:橙

【東方悠遊談】040:橙

廣闊的森林中出現了謎一般的村莊。

這是我被妖夢帶到村莊稍作休息,恢復一點精神後才發現的事實。 

這座村莊的建築風格雖然和人間之里很像,卻充滿異樣的破敗感。
 
木門不是被鎖死就是已經被破壞。腐爛的木牆或是碎裂的屋瓦彷彿被巨大的怪力掃蕩過,隨意地丟棄在街道四周。
 
更奇怪的是,整座村莊已經被不明的白色霧氣包圍。
 
「糟糕!有妖氣!悠久小姐,請妳絕對不要離開我的身邊!」
 
魂魄妖夢抽出身上現在唯一的武器--長度比她半個人還高,看起來鋒利無比的武士刀。
 
白色的霧氣似乎會吸走空氣中的熱度,一股寒意從腳邊竄了過來。
 
「妖…妖夢小姐,請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這裡是妖獸的地盤。」妖夢小姐一邊警戒著四周一邊向我解釋。「那些白色的霧氣就是那隻妖獸用來擾亂方向感的妖術。而且從村莊的外觀來看……這裡應該是『迷途之家』。」
 
「迷途之家……?」
 
雖然看不出哪裡像家,但是讓人迷路這點倒是沒錯。
 
被白霧壟罩的廢棄村莊,的確很容易迷路。
 
「沒錯。而會操縱『迷途之家』妖術,趁人迷路時惡作劇的妖獸,就只有那一隻了。」
 
我順著妖夢小姐的視線看過去,一個嬌小的紅色身影從濃霧中走出來。
 
「啊,你好喵。」
 
那是一位年紀和寺子屋的小朋友差不大的貓耳少女。她褐色的短髮上戴著一頂綠色的軟帽,身上穿著紅色連身裙,胸口繫了黃色的蝴蝶結。左邊的貓耳上穿了金色的耳環,背後兩條黑色的尾巴悠哉的搖晃,褐色的眼睛正細細的打量我們。

圖源

這位嬌小的少女就是操縱迷途之家的妖獸?
 
「你不是妖怪狐的式神嗎?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為什麼?因為主人叫我待在這裡,所以我就乖乖待在這裡喵?」
 
彷彿被問了奇怪的問題,她露出無邪的笑容回答道。
 
這時候,我注意到她的雙手一直不自然地放在背後,彷彿藏著甚麼東西。
 
妖夢小姐顯然也注意到了。
 
「把你藏在背後的東西拿出來。」
 
「喵!?人家……人家才沒藏甚麼東西呢……」
 
擺出心虛的表情了。
 
「聽好了式神!奉勸你乖乖把那東西還給我,不然有你好受的喔!」
 
「人家才不叫『式神』,人家叫『橙』喵!」
 
橙鼓著腮幫子氣噗噗的回道,原本收在背後的雙手也跟著露出破綻。
 
她的右手拿著一把很明顯是妖夢小姐遺失的短劍。
 
「果然是妳這隻泥棒貓偷的!」
(泥棒貓どろぼうねこ:表面字意是偷東西的貓,日文意義為『小三』)
 
「誰是偷腥貓啊喵!想要的話就來抓我啊!人家現在可是非常強的喔!」
 
說時遲那時快,妖夢舉刀一個箭步衝上前方!
 
斷迷劍『迷津慈航斬』!」
 
就像是敲到堅硬的鐵板,妖夢用力揮下的一擊竟然匡的一聲被擋住了!
 
方符『奇門遁甲』!」
 
橙的面前出現透明的護盾,在妖夢揮刀的瞬間擋住這一擊!
 
接著護盾開始發光……
 
「悠久小姐,快躲起來!」
 
咦?怎麼那麼突然?
 
下一秒,發光的護盾華麗的炸開,青藍色的大量彈幕瞬間飛了過來!
 
「呀啊!」
 
猝不及防的彈幕攻勢嚇得我發出慘叫,連滾帶爬鑽進離自己最近的木屋裡。
 
老舊的木屋儘管被彈幕無情的摧殘,牆壁還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不過幸好沒有倒塌。
 
至少現在還沒有。
 
我俯著身子慢慢爬到窗邊觀察戰況。
 
 
 
 
魂魄妖夢非常驚訝。
 
眼前的式神竟然可以擋住她的樓觀劍。
 
雖然樓觀劍擁有一揮便能超度十隻幽靈的威力,幾乎不存在斬不斷的東西。
 
無論是精神上或是物理上,僅憑式神的力量是無法擋下她的劍還可以反擊。
 
更何況,她還是式神的式神。
 
「人家的力量已經成長到今非昔比了喵!太小看我可是會倒大楣喔!」
 
而且總感覺不太對勁。
 
她的情緒平常有這麼高昂嗎?
 
然而眼前的情況不容許自己發呆,必須盡快搶回白樓劍。

圖源

童符『護法天童亂舞』!」

橙展開了新的符卡,嬌小的身軀開始散發強烈的氣息。
 
「小小的劍士,你能跟上貓妖的速度喵?」
 
「咕!?」
 
那是一個容易讓人無法防備的背後偷襲。要不是妖夢的防禦本能,否則很難看到這一擊。
 
她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藉由符卡得到強化力量的橙在房屋與房屋之間到處亂跳,身影快到一般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到。
 
面對看不到的對手,妖夢閉上眼睛。
 
 
「師傅,為什麼有些劍技快的和風一樣,有些劍技卻慢的和流水一樣呢?」
 
正在學習劍技的妖夢,曾經向自己的師傅問過這個問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論面對甚麼樣的武功,只要出招速度夠快,就能在對方攻擊前先擊倒對方。」
 
「嗯?既然如此,為什麼……」
 
「以慢打快,以柔克剛。若能料到敵人的攻擊方式,就算是在快的招式也能化解。魂魄一族的劍技便是柔和快與慢的技術,立於不敗的地位。」
 
 
式神的主體是貓又,她的動作和貓一樣非常敏捷。
 
但是,無論她的速度在怎麼快,終究只是一隻貓。
 
無論她能從甚麼地方攻擊,終究只有一隻貓。
 
就算看不到,還是聽的到。
 
踏在木屋牆壁的聲音,踩在地上泥沙的聲音,還有呼嘯而過的風聲。
 
「露出破綻了喵!」
 
橙的身影從妖夢背後竄出,眼看就能把這個人類一腳踹飛──

圖源

六道劍『一念無量劫』!」

那是一招環繞妖夢自身,沒有死角的六道斬擊。伴隨密度超高的絢爛彈幕,無法煞車的橙直接被狠狠打上高空。
 
「喵啊!!」
 
面對飛在天空的黑貓,妖夢使出最後一擊。
 
獄界劍『二百由旬的一閃』!」
 
魂魄家最快的劍技,那就是一秒內可以移動二百由旬(相當於3000km)的斬擊。
 
然後天空發出咚的一聲!沒有使用斬擊的妖夢,用劍柄狠狠敲了橙的腦袋。
 
 
 
 
戰鬥已經分出勝負了。
 
妖夢從橙的手中收回自己的白樓劍,似乎鬆了一口氣。
 
知道自己做錯事的橙,乖乖的正座地上反省。
 
會偷偷拿走妖夢的白樓劍,似乎只是希望妖夢陪她玩而已。
 
嗯……難道幻想鄉的人都喜歡把彈幕當作遊戲嗎?
 
明明那麼危險……
 
「說甚麼傻話?要玩去找你的主人玩啊,你的主人呢?」
 
當橙聽到這句話,眼淚卻開始一滴一滴掉了下來。
 
「嗚……嗚嗚嗚~~~」
 
「咦?為什麼忽然哭了?」
 
意外的,妖夢竟然會緊張的左顧右盼。
 
原本氣勢凌人的態度也消退了。
 
「怎麼辦啊,要是被藍誤會的話我就死定了……」
 
可是妖夢小姐,您剛剛還敲了她的頭喔?
 
然而橙似乎再也止不住淚水,開始嚎啕大哭。
 
「嗚挖哇啊啊啊~~!主人!藍大人!藍大人她,她不要我了啊啊啊啊!」
 
藍大人?剛剛妖夢小姐好像也有說過?
 
「欸!?怎麼可能呢?藍怎麼可能丟下你不管呢?」
 
妖夢趕緊上前一邊安撫,一邊四下張望。
 
「可是……可是……可是藍大人說,藍大人說她要去找她的主人。還叫我……還叫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她已經離開好幾天了,都沒有回來……人家……人家是不是被藍大人討厭了啊啊啊……」
 
「哇啊啊!拜託你別哭了!藍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她只是出個遠門而已,一定會再回來的。」
 
妖夢小姐看起來對哭泣的小孩很沒輒。
 
抱著對孤獨感的同理心,我慢慢蹲了下來。
 
「一個人覺得很孤單吧。想哭就哭出來吧,姐姐會在這裡陪妳。」
 
橙揉了揉已經紅腫的眼睛,淚汪汪的問:
 
「姐姐……你是誰?」
 
「我叫悠久忘子,應該是一名人類。」
 
「應該……?」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姐姐沒有小時候的記憶,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知道自己是誰……那不是很糟糕嗎?」
 
「嗯…姐姐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我安慰般地摸了摸橙的頭。「但是妳不一樣。妳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自己身邊有一位很重要的人。而我相信,對於那個人來說,妳也是在她心中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她絕對不會甚麼都不說就把你拋棄的!」
 
原本還一副哭喪臉的橙,在聽了忘子的話之後點了點頭。
 
「嗯……嗯。姐姐說的對。人家會好好地等,等著藍大人回來的那一天。」
 
終於排解孤獨感的貓又重新找回對主人歸來的期盼,逐漸展開笑顏。
 
======【下集待續】======
 
家人的羈絆,不會說斷就斷。

【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78:第二項大賽

【078:第二項大賽】

 
隨著一邊經營咖啡廳,一邊去其他班級的店舖賺分數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不知不覺就到了第二項大賽比賽的日子。
  
早上八點,班級教室。
  
「各位同學早安,我是學生會長歐陽夜槐。」
  
教室的投影機把學生會上傳到校內專用頻道的影片投影到白色布幕上。有著黑色長髮與端正美貌的學生會長歐陽夜槐,正在學生會辦公室內直播。
 
「大家應該都很期待第二項大賽吧?事不宜遲,我們就開始公布第二項大賽的內容吧。」
  
 
 
「你覺得會是甚麼內容呢,公良同學?」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東天王?」
  
儘管我們已經知道比賽的名字了。
  
雖然大概猜得出內容,但學生會長舉辦的大賽可能會超出我們的想像。
  
無論這次比賽會出現甚麼,我都不會覺得奇怪。
 
 
 
「那麼,開始宣布第二項大賽的內容!」
 
 
 
【獵人的戰場】
 
『比賽規則』
 

(一)每班派出三位代表選手,任一人在活動結束時未被淘汰即可代表班級獲勝。

(二)參賽選手將不定時隨機分組,並互相狩獵對手。

(三)只要裝備在護具上的三個感應器被攻擊到,即判定失去資格。

(四)可使用學生會承認的工具作為防身武器。

(五)大賽進行時除參賽選手外,其他學生僅容許在校內建築內(除體育館)活動。違反者將使該班選手失去資格。

(六)活動中會發布隨機任務,請各參賽選手留意校內廣播。

 
 
遵守以上規則,為榮譽而戰吧!
 
 
 
 
學生會長的廣播結束後,班上開始討論出戰人選。
  
「這次我一定要上場,有誰要和我一起來呢?」
  
其中一個人選馬上就決定了。
  
因為拉肚子而沒能參加第一項大賽,渾身肌肉的陳體聖看起來鬥志高昂。
  
毫無疑問,擅長所有運動競技的他確實是最佳人選。
  
但是第二項大賽看起來有一定的危險程度,畢竟連護具和防身武器都出現了。
  
「班長,學生會允許的防身武器有哪些?」
  
本班的風紀股長,同時也是糾察隊分隊長──關長生問道。
  
身高195公分的他雖然沒有像體聖那般健美的肌肉,但大家都知道他也不是簡單的人物。
  
畢竟作為糾察隊的一員,不會點拳腳功夫的話很難勝任。
  
班長用手機查看學生會傳來的資料。
  
「防身武器嗎?我看看……有拳擊手套、辣椒水槍還有塑膠掃把可以選。」
  
喂喂……拳擊手套和辣椒水槍就算了,塑膠掃把是怎麼回事啊?
  
「申請一支塑膠掃把,我要上陣。」
 
欸……?他認真的嗎?
 
「可是,長生你不是還有糾察隊的事要做嗎?」班長疑惑的問道。
 
「比起糾察隊的工作,幫班上得到冠軍比較重要。而且學生會也沒規定糾察隊不能出賽。」
 
體聖倒是非常高興長生的加入。
  
「太棒了!有長生的加入,我們離總冠軍的目標就更近了!」
  
於是人選剩下一位,誰要上場呢?
  
儘管班上人才濟濟,卻鮮少有武鬥派的人。
  
雖然在一般的體育項目──籃球、足球或桌球等──都有校隊級的人物在,但如果要參加明顯是要和人打架的第二場大賽,會武術的人將占比較大的優勢。
  
我們班很缺少會打架的人。
  
啊,如果是那位自稱是黑幫大哥的李大維的話……
  
我稍微看了一眼最後面最靠近門的座位。
  
……真不巧,他已經翹課了。
   
忽然間,一隻手從我身後舉起來。
  
「不介意的話,就讓我上場吧。」
  
大家的視線都轉到我這……不對,是轉到坐在我後面的這個傢伙。
  
王羅東一邊用左手撐著臉,一邊揮舞舉在空中的右手。
  
一副就是想耍帥的樣子啊。
  
連站在台上的體聖也很驚訝。
  
「真是難得,東天王竟然會說要親自上場?」
  
「因為這個活動看起來很好玩啊,也讓我參加唄~」
  
「嗯……可以是可以,但你會甚麼防身招數嗎?」
  
真是個好問題,我也想知道。
  
因為我從來沒看過他和別人打架的樣子。
  
倒不如說,他的個性根本就和打架扯不上邊。
  
「關於這點,我很會射喔~」
  
不要突然說出危險發言啊!
  
「噗哈哈!很會射是吧?衝著你這句話,准你用辣椒水槍射爆對手吧!」
  
「多謝將軍!」
  
忽然就演成武將劇了,真是個亂來的人啊。
  
「好啦!這樣就湊齊三個人啦!各位,舉起你們的酒杯吧。」
  
所謂的酒杯,其實只是裝著汽水等飲料的紙杯而已。
  
「祝我們高化二甲武運昌隆,乾杯!」
  
「「「乾杯!」」」
 
  
乾杯。我把杯中的汽水喝得一乾二淨。
  
這次同樣也是成為觀眾,躲在教室看著這齣讓人快樂的鬧劇。
  
究竟能取悅到甚麼程度呢,真是讓人期待。
 
 
======【下集待續】======
 
收起同情,準備橫行霸道吧。

【東方悠遊談】039:魂魄妖夢

======【039:魂魄妖夢】======
 
 
幻想鄉,上空。
 
 
飛掠蔥鬱的森林,冰涼的空氣不斷拍打早已通紅的臉頰。
 
 
真沒想到,我又再一次的被載上高空體驗飛行之旅。只是這次載我的交通工具換成了……白白的,軟軟的,摸起來還有點涼涼的……雲(?)。
 
 
「請問這樣的速度還可以嗎,悠久小姐?」
 
 
帶著我一起飛行的是,自稱是白玉樓的庭師——魂魄妖夢小姐。
 
 
「嗯……還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開始習慣空中飛行的感覺,這次的飛行並沒有讓我感到不舒服。
 
 
但是,更讓我好奇的是──
 
 
 
現在載著我的,究竟是甚麼呢?
 
 
 
我無意識的摸了摸這朵雲的側邊。
 
 
「呀啊~!」
 
 
嗯?
 
 
魂魄妖夢發出可愛的叫聲。
 
 
原本一臉正色的庭師,瞬間嬌羞成可愛的少女。
 
 
魂魄妖夢停在半空中,似乎在忍著甚麼似的。
 
 
「那個……悠久小姐,有件事我忘了和你說。」
 
 
她緩緩飛過來,抓住我的手。
 
 
「現在讓你乘坐的半靈,其實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身體的一部分?」
 
 
「沒錯。我是一種被稱為半人半靈的種族,是介於生者與死者之間的存在。悠久小姐現在乘坐的,就是我做為半靈的那一部分。所以,你要是亂摸奇怪的地方,人家也會有感覺的……
 
 
她後面的那幾句話越說越小聲,幾乎聽不清楚她說了甚麼。
 
 
白皙的臉頰透出淡淡的紅暈,魂魄妖夢搖了搖頭把奇怪的思緒趕出腦袋。
 
 
「總而言之,請你好好的把手搭在半身的肩膀上,不要亂摸奇怪的地方。」
 
 
她把我的手按在左上角和右上角的位置,大約是這個半靈肩膀的地方。
 
 
「只要你不要亂動,我就會負起責任把悠久小姐載到白玉樓。」
 
 
嗯嗯……總之,先握住這裡吧。
 
 
我輕輕握住那個被稱為肩膀的地方。
 
 
「呀啊~~!!」
 
 
魂魄妖夢發出可愛的叫聲,雙手抱胸整個人還縮起來了!
 
 
「咦?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又摸到奇怪的地方了?」
 
 
「哈啊……不,我沒事。只是……希望您只要『扶』著就好了……不要用力捏……
 
 
看著妖夢小姐整個人比剛才更加晃幽幽地向前飛行,讓我不禁擔心起來。
 
 
我真的能安全到達目的地嗎……?
 
 
 
 
 
 
話說回來,白玉樓是甚麼樣的地方呢?
 
 
「白玉樓位於冥界,是一個人死後會去的地方喔。」
 
 
魂魄妖夢一臉正經地說出超脫常識的答案。
 
 
嗯……?咦!?難道我現在,是準備要去赴死的意思嗎?
 
 
「呃……妖……妖夢小姐?」
 
 
「嗯?怎麼了嗎?感覺悠久小姐的臉色忽然變的很不好呢?」
 
 
「可是……您剛剛說,白玉樓是只有人死後才能去的世界……」
 
 
「是啊,請問有甚麼問題嗎?」
 
 
「呃……可是,我還活著喔?還沒死喔?」
 
 
妖夢「啊!」了一聲,似乎終於理解了我的意思。
 
 
「說的也是呢,嗯嗯……但是,我認為這不成問題。」
 
 
「嗯?為什麼?」
 
 
「最近,通往冥界的結界變的比平常更稀薄了。有時候連活著的小鳥也會飛進白玉樓裡面,雖然幽幽子大人看的很高興,但是若沒有那個結界的話,幽靈也會偷偷溜走……」
 
 
「那個……妖夢小姐?」
 
 
「啊!對不起!我又開始碎碎念了。真的是非常抱歉。」妖夢作為賠罪鞠了個躬,並重新解釋:「總之,現在連結到白玉樓的道路連活著的人都進的去──只要會飛的話。」
 
 
只要會飛就進的去啊……
 
 
感覺難度還挺高的。
 
 
雖然不知是甚麼原因,我遇見的人似乎都擁有飛行的能力。
 
 
剛開始還以為整個幻想鄉的人都會飛。但是看到村里的情況後就把這個印象消除了。
 
 
村里的人並不會飛。會飛的只有妖怪,或是像靈夢或魔理沙那樣的奇特人士。
 
 
魂魄妖夢自稱自己是半人半靈,她會飛行是不是和她的種族有關呢?
 
 
我們又繼續向前飛行了一段時間,我注意到妖夢小姐的背和腰間分別掛著一長一短的刀鞘。
 
 
刀鞘是黑色的,點綴著粉色櫻花的花瓣,看起來很漂亮。
 
 
但總覺得有點奇怪。
 
 
比較長的刀鞘插著一把裝飾櫻花花紋刀柄的長刀,末端還有一搓像半靈般的蓬鬆白毛。但是短的刀鞘上卻沒有插著任何東西。
 
 
為什麼只有比較長的刀鞘有插著刀,短的卻沒有呢?
 
 
我把我的疑問告訴了妖夢小姐。
 
 
然後她「欸!?」了好大一聲,開始四處摸索尋找背上的短刀。
 
 
「咦!?不會吧!?騙人的吧!?我的白樓劍居然不見了啊啊啊啊!?」
 
 
那把「白樓劍」似乎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妖夢小姐開始漫無目的地到處尋找。
 
 
「不是吧~!?難道掉進森林裡面了嗎!?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啊啊啊!?」
 
 
她一邊大聲哀號一邊四處張望寬闊的森林。但若真的掉進森林裡,感覺會像大海撈針一樣困難。
 
 
「唔……頭……好暈……」
 
 
身為半人半靈的妖夢小姐,她的半靈與身為人類的另一半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連結,讓她的半靈不會離開妖夢的視線之外。
 
 
妖夢小姐一發現樓觀劍不見後,就急得到處亂飛到處尋找。
 
 
一下子向前,一下子向後,有時還來個急轉彎。
 
 
我整個人就像是在天空被甩來甩去,非常不舒服。
 
 
不行……必須先讓妖夢小姐冷靜下來。
 
 
「妖……妖夢小姐!請你先……停下來啊!」
 
 
我強忍著反胃的不舒服感大喊。妖夢小姐終於停下不斷繞圈子的飛行方式。
 
 
「嗚哇!對不起!對不起!我太慌張了!忘了悠久小姐還乘在半靈身上!」
 
 
「沒……沒關係。不好意思,可以先……降落一下嗎?」
 
 
「哇啊啊,悠久小姐的臉色變的和幽靈一樣蒼白了!真的非常對不起!」
 
 
妖夢緩緩下降高度,注意到前方不遠處似乎有村落的影子。
 
 
「村落!悠久小姐,我看到村落了。請你再撐一下,我馬上帶你去休息。」
 
 
頭暈目眩的我已經完全癱軟在半靈身上。感覺快失去意識之前,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幻想鄉唯一的村莊,不是只有「人間之里」嗎?
 
======【下集待續】======
 
 前往未知的路標,注定身陷迷途。

【東方悠遊談】038:紅魔館的早晨

======【038:紅魔館的早晨】======

黑夜過後,黎明的太陽從東方照進紅魔館的一角。

 
溫暖的陽光穿過紅魔館唯一開著的窗戶,照在棉被身上。
 
「嗚恩……」
 
棉被扭動了一下,我緩緩探出頭。
 
……睡不著。
 
或許曾經睡著過。在經歷了那麼震撼的追逐戲後,我發現腦海裡都是被追逐時的畫面。
 
不可思議的是,心中並不感到害怕,反而還有一種澎湃的感覺。
 
叩叩!門口忽然傳來清脆的敲門聲。
 
「悠久小姐,早安。請問您已經起床了嗎?」
 
站在門外說話的是十六夜咲夜,我趕緊下床打開房門。
 
十六夜小姐的打扮就和昨天剛見面時一樣,是一位瀟灑又美麗的女僕小姐。
 
「早安,悠久小姐。請您盥洗完畢後就敲個門,我會帶你到餐廳享用早膳。」
 
「啊……好的。」
 
「還有呢……」十六夜小姐輕輕靠在我的耳邊細語道。「女孩子可不能那麼邋遢的走出房門喔~!」
 
欸!?我的臉刷一下地滿臉通紅,害臊地躲回房間。
 
 
 
 
「饕餮之廳」似乎在那場爆炸中一起被破壞了。十六夜小姐帶我來到種滿紅色玫瑰的後花園。
 
「歡迎妳,悠久忘子小姐。」
 
紅魔館的主人──蕾米莉亞.斯卡雷特輕鬆自在地坐在白色陽傘下的座席啜飲著紅茶。
 
「蕾米莉亞小姐,早安。」
 
「早安。先坐下來吧!」
 
十六夜小姐拉開椅子,讓我坐在蕾米莉亞小姐的對面。
 
「早餐稍後為您送上,先喝杯紅茶吧。」
 
眼前放了一杯冒著溫醇熱氣的紅茶,中間還立起一根茶梗。
 
「妳的運氣真好呢,悠久小姐。」
 
「咦?」
 
「明明半個洋館都被妹妹破壞掉了,距離最近的妳卻毫髮無傷……妳的運氣,真的很好呢~」
 
蕾米莉亞意有所指地說道。但是忘子並不了解箇中意義。
 
「蕾米莉亞小姐的妹妹,是那位金色頭髮的少女嗎?」
 
「嗯~她是沒人可以取代,天真無邪的可愛妹妹喔~」
 
天真無邪……?
 
雖然不怎麼明白,但總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只不過,她有時候會為了無關緊要的小事把家裡鬧個天翻地覆。對於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我作為紅魔館的當家再次向您道歉。」
 
蕾米莉亞雖然這麼說,但她也只是微笑地看著我。
 
這時十六夜小姐推車往常的推車,將早餐送到桌上。
 
盤子上有兩塊圓形的,像盤子一樣扁的焦黃色糕點。糕點被淋上了琥珀色的透明液體,散發出被溫暖烘烤過的怡人香氣。
 
「今天的早餐是蜂蜜鬆餅,請慢用。」
 
鬆餅……?無論如何,看起來鬆軟可口的鬆餅,好像很好吃。
 
我小心翼翼地用刀叉切下一小塊,慢慢放進嘴裡。
 
然後感覺到一種熟悉的焦香甜味在嘴巴裡擴散。
 
「嗯~!好好吃喔~!」
 
「能和你的胃口就好了,悠久小姐。」
 
十六夜靦腆又不失優雅的答道。
 
享用完美味的鬆餅,該談正事了。
 
「首先就是……為了維修受損的紅魔館,我得請悠久小姐暫時去別的旅館住宿了。」
 
啊……果然是這種展開啊……
 
雖然這一次沒有被忘記,但是已經被毀掉半邊的紅魔館確實沒辦法住人。
 
「悠久小姐,請問您在人類村莊有地方住嗎?」
 
人類村莊……?啊,是人間之里吧。
 
我搖了搖頭代替回答。
 
「嗯~這就麻煩了。幻想鄉雖然幅員遼闊,但是唯一有人居住的就只有那間村莊而已。雖然可以請村里的木匠幫忙蓋房子,但也不太可能一天就蓋好……」
 
十六夜小姐看起來是認真的替我煩惱,但是蕾米莉亞只是笑了笑說道。
 
「關於這點你就不用擔心了,咲夜。」她如此說道:「很快就會有人來接她了。」
 
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我?
 
我抱著疑惑的心情歪了個頭,但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啪咑一聲!一位銀色短髮的少女翩然從空中降落在花園之中。
 
 
「早安!打擾了!」
 
 
她的招呼既認真又很有朝氣。我好奇地轉過頭。
 
她穿著一身白襯衫配上青綠色的背心和裙子,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短襪和黑色鞋子。她的胸前戴著黑色的蝴蝶結,與頭上的黑色髮帶很般配。她的腰間掛著兩把一長一短的黑色棒子,旁邊好像還跟了一團半透明的不明物體,青色的雙瞳帶著認真的眼神向我走了過來。
 
「你好!請問您是悠久忘子小姐嗎?」
 
「咦……?啊,對,我就是。」
 
「我的名字是魂魄妖夢,白玉樓的庭師。」少女自我介紹道。「幽幽子大人聽聞了您在幻想鄉的事蹟,想邀請您到白玉樓參加茶會。」
 
 
自稱白玉樓的庭師  魂魄妖夢
 
 
 
 
 
隨著悠久忘子的離去,蕾米莉亞和咲夜回到紅魔館內。
 
「呵呵,送走麻煩人物之後,原本陰鬱的心情也感覺豁然開朗了呢。妳說是不是啊,咲夜?」
 
「嗯,誠如大小姐所說。」
 
蕾米莉亞看了看咲夜,緋紅的雙眼早已明瞭僕人心中的疑惑。
 
「感覺很不可思議,對吧?」
 
咲夜停下腳步,久違的嘆了口氣。
 
「嗯,大小姐說的是。雖然難以置信,但是紅魔館內居然會有除了那群人以外的客人。」
 
「說的好像我們從沒有客人來過似的……也對,畢竟除了常擅闖進來的賊人以外,上一次來到紅魔館的客人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大小姐,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後的事吧。」
 
「好像是這麼回事呢?呵呵~」蕾米莉亞輕聲笑道。「那麼,實際見過一面之後,有沒有讓你回想起來啊?」
 
咲夜眉頭深鎖,努力在腦中回想,但是……
 
「抱歉,大小姐。」
 
十六夜咲夜的腦海,沒有任何關於悠久忘子的記憶。
 
準確來說,是昨天都不曾見過這號人物。
 
雖然咲夜掌握了操縱時間程度的能力,讓她能夠在一小時內得到八小時充足的睡眠。但當她今早醒過來後,卻發現紅魔館出現了不速之客。
 
雖然想盡快排除這位不速之客,卻意外地遭到主人的制止。
 
「看來這就是她的能力了呢。」蕾米莉亞說道。「居然能夠竄改記憶,那個人還真是放了個不得了的東西進來了呢~」
 
「嗯……?」
 
雖然不太理解主人的話語,但她還是遵從主人的命令,招待這位名叫「悠久忘子」的少女。
 
時間回到現在,紅魔館的地下室。
 
帕秋麗.諾雷姬站在房間的門口,似乎已經等了一段時間。
 
「帕秋麗,芙蘭的情況怎麼樣了?」
 
「現在正在睡覺,但是……」她搖了搖頭。「我已經施展了各種解除能力和詛咒的魔法了,但是她沒有變回原來的樣子。」
 
「這樣啊……」
 
蕾米莉亞陷入沉思,喃喃自語道。
 
「沒想到芙蘭會變回以前瘋狂的樣子呢。真的是喪失記憶了嗎?」
 
「雖然不明白究竟是如何辦到的,但如果是喪失記憶,那原因肯定跟那位客人有關。」帕秋麗看著咲夜說道。「畢竟另外一位受害者就站在這兒呢。」
 
蕾米莉亞忽然轉頭問了問題:「咲夜,妳還記得昨天的晚餐嗎?」
 
「我準備了萵苣烤菇沙拉和蔬菜甜湯呢,大小姐還久違的吃下甜椒了呢~」
 
「別只記得這種事啦……順便問問,昨天妳準備了幾人份?」
 
「只有一人份喔,大小姐。」
 
蕾米莉亞腦中閃過不怎麼舒服的感覺。
 
「呵……妳的記憶力居然頭一次比我還差,看來妳還要多鍛鍊鍛鍊呢。」
 
「大小姐教訓的是。」
 
蕾米莉亞嘆了口氣,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無論如何,悠久忘子的命運終將走向破滅。
 
但在破滅之前,蕾米莉亞察覺到命運線上那令人恐懼的殘渣。
 
那就是包括紅魔館在內,侵襲幻想鄉全境的異變。
 
雖然全部交給處理異變的專家也未嘗不可,但蕾米莉亞可不想坐以待斃。
 
「咲夜,安排好紅魔館的修繕工作後來找我吧。我有些事要請妳去辦。」
 

十六夜咲夜聽令答道:

「謹遵大小姐的吩咐。」
 
====【紅魔館篇 完】====
 
======【下集待續】======
 
最後就讓一切沉醉在鮮紅色的幻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