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80:獵人的戰場(二)

【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80:獵人的戰場(二)

 

學生會會計-吳桐鳶,獨自來到校園某個階梯口。

因為校園是倚山坡而建成,校園內到處都有這種用來快速上下坡的捷徑。

但也因為階梯實在太多,再加上預算有限。除了學生常走的階梯外,許多藏在校園深處的階梯都有水泥剝落的現象。

是不是該撥一些經費好好修繕呢?桐鳶把這件事記在心中的筆記本上,打算之後再來算算成本和效益。

維修樓梯的預算並不是今天的主題。

「尋找不和諧感嗎?」

現在正在舉辦「獵人的戰場」,除了工作人員外禁止其他學生在外面觀賽。

這是為數不多,僅此一次的機會。

『天眼。』

身為天使的技能之一,天眼是一種可以從上帝視角識別任何現象的技能。

使用天眼的時候,桐鳶的眼瞳會綻放金色的魔法陣。

那位惡魔酒保曾經說過:

「這所學校,被專門對付惡魔的結界包起來了。」

如果惡魔無法介入,計畫也無法進行。

桐鳶慢慢察看校園的各個角落,漸漸掌握對付惡魔的結界的本質。

雖然不知道當初製作結界的原因,但是破壞結界的方式已經明白了。

桐鳶爬到階梯一半,視線轉向右邊的雜草叢。

天眼所見的是,一個用類似符咒的東西包裹的盒子,被埋在地下大約100公尺的地方。

不和諧的盒子,摧毀掉應該就能破壞結界吧。

桐鳶不可能叫人現場開挖,所以她決定採取天使的做法。

用天眼確定四下無人後,她召喚出天使的長槍。

「嘿!」

長槍的尖端用力插進泥土,朝著地底深處發射一道可以無視地形的攻擊。

在天使原本所在的世界,這是一招名為「光之箭」的遠程攻擊。

透過天使的長槍增幅聖光的能量,能夠在惡魔接近前就將他們制裁。

「唔!」

用天眼確認盒子被破壞後,吳桐鳶忽然感到一陣暈眩。

她靠著身為天使堅強的意志力,慢慢坐在階梯上閉目養神。

「唔嗚嗚……寶貴的力量就這樣用掉了。」

現代世界可沒有甚麼神力或魔法存在,只有遵循物理定律的科學現象。

無論是天使還是惡魔,都無法從這個世界獲得力量。

只能藉由自身一天又一天緩慢地恢復,才能回到能在日常生活中「偶爾」開個外掛的程度。

那個惡魔大叔應該已經察覺到了吧。

只能祈禱力量沒有白白浪費掉了。

梵藏追上來了,正合長生的意。

長生來到比較接近校地的樹林。由於是在半山腰的緣故,周遭的地勢也漸漸變得越來越傾斜。

「別以為能逃過我的手掌心啊!學弟!」

長生聞聲一個迴轉,用掃帚接住梵藏的飛踢。

掃帚的毛柄應聲裂開,但是長生借力使力用力一甩,把斷掉的毛刷和梵藏一起甩到一旁的樹上。

梵藏一個受身讓自己免於撞樹的攻擊,原本以為能看到學弟的下一波攻擊,卻發現他竟然繼續往山下跑了。

「喂喂!你真的是關公的後裔嗎?怎麼只會一直逃跑?」

或是另有所圖?一想到這梵藏又期待起來。

梵藏是透過考試才進入彭山科大四技部,並於大二時開始擔任總大隊長。

儘管現今的校園已經很少出現需要打架的場面,但他還是秉持強健體魄與預防萬一的原則,希望糾察隊員的能學會一些武術。

但因為大部分隊員——不,應該說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都沒有武術的底子,所以也只能教一些基礎的防身術而已。

直到他升上大三,一位高一新生進入糾察隊。

他的名字很特別,就叫做關長生。

除了使用關羽的姓之外,也採用了關羽的字號。

他的為人正如其名,有著強烈的正義感,卻也不失仁厚之心。

他雖然言語不多,但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這也是他只加入半年就能擔任分隊長的原因。

梵藏的腳步很快,無論是上坡還是下坡彷彿都能如履平地。

一下子就追到可以看到長生的距離。

眼看梵藏只差一步就能把長生按在草地上制伏,他卻忽然把雙手向上伸高!

下一秒,長生的身影直接從他眼前消失不見。

「什麼!?嗚呃!」

剎時間梵藏一個天旋地轉,被從背後一腳踢下山坡!

連續好幾個滾翻後,梵藏摔倒山腳下的柏油路上,然後彈進路邊造景用的小水潭裡。

頭暈目眩的梵藏想勉強自己在水潭裡站穩姿勢,但耳裡卻只聽到一句話。

「學長,得罪了。」

那是來自胸口的一擊。梵藏掛在胸前的感應器被破壞掉了。

【嗶!偵測到三個感應器已被破壞,梵藏選手失去資格!】

感應器無情地發出淘汰的提示聲。

啊~啊……結束了嗎?

梵藏坐在水潭裡休息,不禁放鬆地深呼吸一口氣。

那小子揍了他一拳後就跑走了,下次見面得叫他請客才行。

剛剛撂倒我的那一招真是不錯,如果被那招攻擊的人不是我,大概真的會粉身碎骨吧。

幸好翻滾時只有感應器被破壞,自己只有皮肉傷。

居然利用下坡的衝力,瞬間抓住樹枝做一個單槓大迴旋後把我踢下山……仔細想想,使出這招的學弟也非常大膽。

如果他用來拉單槓的樹枝突然斷掉,受傷的就是他自己吧。

究竟是運氣還是在計劃之中,自己當然不可能知道。

不過輸了就是輸了。梵藏會遵守自己的諾言。

「學弟,可別被淘汰啊!」

======【下集待續】======

發表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