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76:園遊會的異常風景

076:園遊會的異常風景

 

正當公良同學和天竺鼠正在努力發傳單的時候,羅東隻身一人爬上校舍的屋頂。

屋頂原則是不允許任何學生進入。但是鎖上防火門的鑰匙早在他當總務處幫手的時候就打了個備份。

他在屋頂約了人。那位曾經和他通過電話的人。

羅東用鑰匙打開門鎖走到屋頂,他約的人已經到了。

 

不只一位,而是有三位。

高化二甲的班級裡有四大天王。

西天王,顏熙任。

北天王,冷北鳳。

南天王,翟小南。

還有他自己──東天王,王羅東。

 

雖然當初帶頭讓班上這麼稱呼的正是羅東自己,但他很清楚這並不只是稱呼而已。

「東天王,平常聚會你都會遲到。怎麼只有這次沒有呢?」

小南率先問話。

「畢竟發起人是我自己嘛。我可沒蠢到帶頭遲到啊。」

羅東順手把門反鎖,以免有不速之客闖進來。

「……快說正事吧。」

冷北鳳一如既往用簡潔的單字強行切入重點。

「熙任已經告訴你們了嗎?」

「只有把和你聊天的內容照本宣科而已,但還沒做總結──畢竟材料還不夠。」

顏熙任靠在防火門旁的牆上說道。

「這樣就行了。所以你們大概可以知道現在發生甚麼事了吧?」

羅東直接詢問小南和北鳳,兩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唔……雖然不想承認……」

「……該來的還是會來。」

沒錯,該來的還是會來。

「教學大樓的一樓花圃,找到傳送用的魔法陣。」

「羅東……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魔法都已經變成動漫小說的題材了。現在哪還有甚麼魔法陣啊?」

「小南,你應該知道我的家族就是可以看到這一類的東西。順便一提,這股力量女生會比男生還厲害,所以我姐姐才會被選為巫女啊。」

「知道是知道……但是,你的姐姐不是已經……」

「嗯,已經過世了,被黑曜會殺死了。就算我們拯救了世界,她也不可能復活了。」

羅東爽快的道出事實。但是這個事實卻帶出另一個問題。

「沒有你的姐姐──那份『巫女』的力量的話,不就無法解除傳送陣了嗎?

「沒錯。所以我們必須採取新的對策。幸運的是,有了之前的經驗,我們已經知道黑曜會的目標是誰了。」

「……公良道人。」

冷北鳳不帶任何一絲感情說出答案。

那位曾經把世界搞到瀕臨崩潰的元兇。

但是這段歷史只存在於四大天王的回憶之中,如果可以的話還真想把它寫下來傳給後代呢。

「這兩年來,我不斷絞盡腦汁拼命設計活動讓他參與。好不容易才讓那位內向又陰沉的公良同學朝著正面的方向發展。我可不希望他又受到黑曜會那種偏激思想的影響而壞了我們的計畫。」

「哈哈!而且要不是我們的幫助,他現在也不會穿著執事服和他未來的女朋友一起逛街呢~」

看著東西天王一副「計畫達成」的擊掌,小南忍不住吐槽道。

「你們真的很壞欸~天竺鼠那麼天真可愛,居然被你們耍得團團轉。」

「……她還只是個孩子。」

居然連北鳳也補了一句。

 

總而言之──

「總而言之,我們必須在彭山祭結束前找出設下這個傳送陣的人。讓他們無法和公良同學接觸。」

「需要一直盯著公良同學嗎?」

小南疑惑的問道,羅東則搖搖手回道。

「不用。你們只需要盯著學生會的會計就行了。」

「咦?為什麼是會計?」

「很簡單。因為學生會長這次玩太大了,大到讓人傻眼的地步。」

「你是在說彭山祭的事嗎?」

「沒錯。基本上在我們的國家裡面,還沒有任何一所學校敢辦超過一天──甚至長達三個禮拜的學園祭。

當我遊走在校內各種行政機關時,我就知道咱們的校長其實是一毛不拔的人。

這樣就有一個奇怪的地方了。以前的校慶經費都是由學生會支出的,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龐大的資金能讓會長舉辦彭山祭呢?

既然校長會同意,那就有很大的機率資金不是由學校出的,而是用學生會的資金出的。

那麼,在學生會管理資金的人是誰呢?」

「……國三丙班,吳桐鳶。學生會的會計。」

冷北鳳只聽羅東講到一半就開始用手機搜尋這位擔任學生會會計的身分。

「國三丙……?嗯?她還是國中生就擔任學生會會計了!?」

「據說她是向會長毛遂自薦,能力被會長認可才當上的。雖然學生會內部也有不贊同的聲音,但因為桐鳶在管理財務上確實非常厲害,大家也就漸漸接受了。說實在話,連我自己都想把她挖到我的團隊來呢。」

顏熙任畢竟是顏氏集團的少主,耳濡目染的他自己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投資專家。既然連他都認可吳桐鳶的能力,理論上這位會計應該沒有問題……

「但問題就出在這裡,夥伴們。」羅東說道,「我調查過吳桐鳶的背景。她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一年前才被她的養父母收養。有趣的是,當她被收養後那所孤兒院就因為電線走火燒掉了,而她的養父母則是出差時發生空難,留下不小的遺產給她呢。」

「嗯……抱歉,羅東。這個故事我怎麼聽都覺得只是單純的巧合罷了。」

「……同感。」

羅東嘆了口氣,拿出自己的手機。

「好吧,那就拿出最直接的證據好了。這是十五分鐘前,第二教學大樓八樓樓梯口的監視器畫面。」

手機螢幕裡出現金色長髮,穿著國中部制服的吳桐鳶獨自一人從上面樓梯走下來後,轉身又繼續下樓的監視器畫面。

「你又擅自駭進監視器啦?」西天王笑嘻嘻地問道。

「畢竟是本人裝的,放個後門有甚麼問題嗎?」

「現在不是討論道德問題的時候吧。這有什麼問題嗎?」小南挑起眉毛問道。

「第二教學大樓最高也只到八樓,為什麼桐鳶可以從那裏走下去呢?」

「你的意思是──除非像我們一樣有鑰匙,不然她不可能從頂樓走下去嗎?」

「不是。我把時間往前倒一點──」

眾人仔細看了五分鐘前,十分鐘前,甚至是一小時前的畫面。

最後冷北鳳說道。

「……她沒上樓。」

「看出來啦?能從八樓上到頂樓的樓梯就只有靠近電梯的這一座。但桐鳶竟然可以避開不可能避開的監視器走到樓上呢。」

羅東放下手機重新切換了一下畫面,然後重新秀給他們看。

「這張是桐鳶在教學大樓被拍到時,前五分鐘在棒球場的畫面。」

在來往棒球場的柏油路上,出現吳桐鳶的身影。

小南湊近一看,輕輕嘆了口氣。

「好吧,我就承認這次東天王沒有錯吧。那位會計問題的確很大。」

「……同感。」

「畢竟一般學生不可能從學校最高的棒球場,只花五分鐘就跑到山腳下的第二教學大樓呢~」

更何況是舉手投足都很引人注目的金髮美少女。

「那就由我和北鳳去調查那位會計。你們兩個要做什麼呢?」

面對小南的質問,羅東早就準備好答案。

「熙任和我一起去一趟第二教學大樓。咱們來調查一下會計究竟是去頂樓幹甚麼吧。」

「好啊,楚楚可憐的少女居然會獨自一人去屋頂密會,肯定有甚麼苦衷。」

「……小心謹慎,別被抓到。」

「畢竟我們沒有萬能的魔法。隨便接近他們反而會徒增對方的戒心。」

「感謝提醒,小南。但如果有必要……耍點小手段也沒關係!」

 

四大天王決定好接下來的行動,離開了頂樓。

這個世界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單純。這是四大天王早就知道的事實。

但是為了保持表面一如既往的單純,他們必須暗中處理掉那些會讓世界觀崩潰的要素。

畢竟這是他們好不容易才拯救回來的世界。如果又讓歷史再度重演,就太對不起那些在大戰中被犧牲的戰友們了。

 

======【下集待續】======

 平凡的背後,總有不平凡的故事。

發表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