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注目的公良同學】074:天使與魔鬼

【074:天使與魔鬼】

【第二教學大樓,頂樓】

在晴朗的天空下,一位穿著酒保服的中年大叔手靠著頂樓的女兒牆愜意地抽著菸。

他的身高少說也有一百九十公分以上,而且身材十分壯碩。儘管身上穿著黑色酒保制服,也無法掩飾那鍛鍊有成的結實肌肉線條。紅色的雜亂短髮下是一張留著絡腮鬍的臉孔,儘管看起來十分嚇人但其實是一位行禮得宜的紳士。

至少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

而這位無論是外表還是風格都與學校格格不入的男子,正在等待某個人。

「你還真是悠哉呢,『惡魔』。」

忽然從他背後出現的是一名身穿學生制服,年約16歲的金髮少女。她一開口就很不客氣地對酒保大叔說道。

「喔~?這不是傳說中的『天使』小姐嗎?別來無恙啊~~」

「哼!要不是因為會長的命令,我才不想跟你這個『惡魔』待在同個地方。」

「呵……難得我們的想法會一致呢,『天使』小姐。」

『天使』刻意與『惡魔』拉開一段距離,視線轉向偌大的校園風景。

以這個世界的準則而言,這位天使應該可以算是名副其實的美少女吧?擁有及腰的金色長髮和修長的身段,身上穿的是代表國中部的學生制服──系著黃色蝴蝶結的白色短襯衫搭配黃色格子裙。此外,這位天使還穿了白色過膝襪,在棕色學生皮鞋的助攻下,利用絕對領域讓一票男生臣服在她的裙下。

聽說她還擁有自己的粉絲團,還真是罪孽深重的天使。

當然,這也只是惡魔個人的觀察心得。

「真奇怪……明明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為什麼還要派你這個『惡魔』過來?」

「哼──就算貴為『天使』,妳還是太嫩了。」

「蛤!?你這話是甚麼意思!想死嗎?」

「哈哈……脾氣差的女孩可是嫁不出去的喔。不如放開心胸好好觀察眼前的問題吧。」

『天使』的心裡略感不滿,原因不外乎有二。她無法認同『惡魔』的存在,因為那位大叔是她們一族永遠的宿敵。更令她不甘心的是,這位大叔的實力遠遠在她之上。

這位『惡魔』酒保總是仗著自己年紀大,就把『天使』當作小女孩對待。

酒保朝著天空吐了一口菸。

「呼……原來如此,怪不得需要『天使』與『惡魔』。」

「嗯?此話怎講?」

「這所學校並沒有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蛤?這只是普通的學校而已吧?有甚麼奇怪的嗎?」

「唉……雖然貴為『天使』,終究只是自稱而已嗎?」

「蛤~?才不是自稱啊!人家可是真真正正的『天使』喔!而且還是隸屬最強的『女武神』部隊喔!你是想打架嗎!?」

「哼,本人才沒那種心情陪妳玩咧。只不過,如果你到現在都還沒看出個所以然的話,那只能說明妳的程度僅此而已。」

「嗚嗚嗚……我一定會找出來給你看的!」

天使開始認真觀察這所普通人類的學校,用天使獨有的方式。

【天眼】──可從上空觀測地表事物的偵查術。

天使在使用【天眼】的時候,兩隻眼睛前面會浮現金黃色的魔法陣。

天使仔細的看了看這所校園的構造,得到一個結論。

「…………好像沒甚麼特別。」

「…………呵。」

面對惡魔的嗤笑,天使不滿的大喊。

「笑甚麼笑啊!?人家就是看不出來啊!不然你倒是說說,這片校園到底哪裡奇怪!」

「……結界。」

「蛤?甚麼結界啊?完全沒看到啊?」

「哼……果然如我所料。『天使』是看不到的嗎?」

「嗯?看不到?」

「這所學校……被專門對付惡魔的結界包起來了。」

「……蛤?你在說甚麼蠢話啊老頭?這個世界的運行法則跟我們完全不一樣,哪來的結界啊?」

天使用不以為然的口氣指摘,但惡魔只是覺得有趣地搖了搖頭。

「這就是最神奇的地方啊。明明是沒有魔力的世界,卻有一股力量把校園包圍起來。若要說是有人不小心矇到方法也說不過去,因為那個結界可是嚴密的很呢……」

惡魔意有所指地看著天使,但天使只是冷冷地回他一句。

「先說好,不是我幹的喔。」

儘管立場對立,但天使可沒有想扯隊友後腿的心思。

如此一來,天使大概知道惡魔會找她過來的理由了。

「把那個結界破壞掉,不然大叔我沒辦法工作。」

「但是我看不到啊?」

「用用你的腦袋吧,小妞。妳應該可以找出這所學校最『不合諧』的部分,把它變的『和諧』就是你的工作啦。」

「找出最不和諧的部分……?哼,好吧。我大概知道你想表達甚麼,但我會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做。」

「呵……等結界消失後,就回去和你那些『學生會』的小夥伴繼續過家家酒吧。」

說時遲那時快,一把憑空出現的白色長槍直接抵在惡魔的喉頭上。這個舉動讓惡魔連忙舉起雙手,嘴上的菸蒂都掉到地上。

「『學生會』的人是我在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棋子。你要是敢動他們,我絕不會饒過你!」

「哼哼哼……有話好好說,別舞刀弄槍。小心嫁不出去喔~」

「你才是,繼續傲慢下去的話,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喔~」

天使揮手讓長槍消失,逕自離開校舍屋頂。

惡魔酒保在天使離開後重點了一根菸。熟悉的菸草味重新在嘴裡瀰漫,然後朝著天空深吐了一口氣。

「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嗎……?」

惡魔感嘆地自言自語。

他的確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哪個環節出錯,抑或是被誰背叛──惡魔他完全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死過一次。

惡魔是不會死的,但他卻死過一次。

這不尋常。而且違反他所能理解的世界規則。

他就是為了弄清楚這點,才加入了黑曜會。

「如果會長說的是真的,就能明白真正的敵人到底是誰了。」

惡魔酒保今天也潛伏在校園的頂樓,等待機會到來。

======【下集待續】======

每個故事的背後,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發表你的感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