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25:永遠亭的早晨

【前情提要】
 
永遠亭的夜晚,輝夜公主帶著忘子進入她的祕寶室。
 
裡面收藏了許多輝夜公主的祕寶,輝夜高興的向忘子介紹自己的收藏。
 
「藉由忘子小姐的雙手,就能達成身為永恆之人的宿願呢~」
 
輝夜在那晚曾如是說道。
 
而如今……
 
 
======【025:永遠亭的早晨】======
 
 
溫暖的朝陽灑進房間的一角。
 
在三個褟褟米大的客房裡,我躺在鬆軟的墊子上看著天花板。
 
 
今天是我來到幻想鄉後的第三天。
 
 
但我不敢起床,儘管我已經醒了。
 
因為我害怕那件事再度發生。
 
那件事給我的印象實在太過深刻,讓我難以忘記。
 
那件事……那件事………
 
 
……是什麼事呢?
 
 
明明難以忘記,為何還會忘記?
 
記憶……好模糊……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我做起身子,打算重新沉澱自己的心情。
 
吸氣……吐氣……
 
吸氣……吐氣……
 
 
既然已經忘記過去的事了。
 
那就想想現在還記得的事吧。
 
 
昨天,在鈴仙小姐的幫助下,我來到永遠亭。
 
永琳小姐幫我做了身體檢查,似乎沒甚麼異樣。
 
我被永琳小姐留下來,和輝夜公主見了一面。
 
也和永遠亭的大家愉快地享用了晚餐,然後……
 
『藉由忘子小姐的雙手,就能達成身為永恆之人的宿願呢……』
 
公主大人,那時候想對我說甚麼呢?
 
一邊思考著這些,一邊打理好自己的一切。
 
抱著昨晚的疑問,我離開了房間。
 
 
「不准動!!」
 
 
咦?
 
碰!!我轉過頭的同時,緋紅的子彈劃過我的臉龐。強勁的穿膛風削斷了幾根髮絲。
鈴仙小姐的食指,正發出非常危險的紅光。
 
怎麼回事……?
 
「入侵者!報上你的名字!」
 
入侵……者?聽著鈴仙小姐的大吼,我才會意過來。
 
 
我是……入侵者?
 
 
「鈴仙小姐……請聽我解釋…呀啊!?」
 
我不經意地向前走了一步,就被鈴仙開槍(手指)射擊。
 
紅色的子彈擊中左腳邊的地板,我嚇得後退三步。
 
「不准動!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趁著半夜偷偷溜進永遠亭裡!是覬覦寶物的小偷嗎?」
 
鈴仙把手指對準我的胸口,從眼神看得出來她是認真的。
 
難道說,鈴仙小姐忘了昨天的事?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她明白我們其實見過一面。
 
可是,一想起昨天那位戴著可愛笑容的鈴仙小姐,胸口就感覺一股悶痛。
 
就像是有甚麼悶在裡面,卻沒有任何管道可以宣洩。
 
接下來我將是生是死……全都掌管在鈴仙小姐的手上。
 
絕望般的思考充斥在心中。然而──
 
 
「優曇華!把手放下來!」
 
就在鈴仙後面,走出另一位人影。
 
「咦?咦!?可是,師傅大人,她是入侵者啊……」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優曇華。」
 
八意永琳直接站在鈴仙小姐的面前說道,嚇得她趕緊把手放下立正站好。
 
我對這出乎意料的狀況不知所措。
 
「忘子小姐,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一切都怪我的指導不足。」
 
鈴仙小姐瞪大了眼睛,而我只是僵硬的點了點頭。
 
「咦?怎麼一回事?難道師傅認識這位小姐嗎?」
 
「優曇華,你們昨天都已經見過一面了。總不會把客人給忘了吧?」
 
「欸……?欸!?昨天……?恩恩……昨天我們有見過面嗎?」
 
鈴仙小姐……『果然』已經完全忘了嗎?
 
嗯?為什麼我會用『果然』呢?
 
此時永琳小姐對著鈴仙吩咐道:「鈴仙,先去準備早餐吧。另外,今天公主不會出來用膳,你只要準備簡單的稀飯就可以了。」
 
「咦!?公主大人她怎麼了嗎?」
 
「放心吧,公主並無大礙。她只是需要休息而已。」
 
輝夜公主,生病了?
 
「忘子小姐。」永琳小姐「用完早膳後,可以請您到我的診療室來嗎?」
 
 
 
 
永遠亭,八意永琳的診療室。
 
早晨的煦陽透過亞麻黃的窗簾照進診療室。桌上擺著一個奇怪的生火道具(一條毛線從小瓶裝粉色液體伸出瓶口燃燒著),正在煮著放在三腳架上,裝在透明杯子裡的褐色飲料。
 
永琳把奇怪的生火道具從三腳架下抽出來,並闔上蓋子。診療室裡瞬間充滿那罐褐色飲品的香味,有點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感覺。
 
「忘子小姐,請坐吧。」
 
我坐在鬆軟的皮椅上,隔著辦公桌看著這名藥師。
 
不知為何,她現在給我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
 
奇怪的是,這種壓迫感在我們視線交會的時候又煙消雲散。
 
「首先,我得先向您道歉。雖然優曇華來到永遠亭後已經收斂許多,但是她碰到無端闖入永遠亭的人就會變得非常認真的。」
 
「為什麼呢?」
 
「因為在沒有她的領路下還能抵達永遠亭的人類,除了巫女和魔法使以外,就沒有別人了……啊,話說那位女僕小姐也是呢。」
 
女僕小姐?
 
「總而言之,對優曇華而言,你們昨天一起相處的記憶已經全部消失了。」
 
記憶……全部消失了?
 
和我一樣,腦海除了最近的記憶,其他都模糊不清。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永琳小姐喝了一口飲料,繼續說道。
 
「忘子小姐,你還記得自己為什麼要來永遠亭嗎?」
 
「咦?」
 
就算忽然這麼問我……
 
我搖了搖頭,仔細回想昨天的記憶。直到記憶模糊之前,那些還有些許鮮明的記憶。
 
「因為……我想……控制……能力。」
 
昨天在這間診療室,那句自己曾經說過的話。
 
「你還記得自己的能力嗎?」
 
自己的……能力?
 
「讓人……遺忘自己的能力。」
 
我想也只有這個答案了。
 
看著那段模糊的記憶,加上發生在鈴仙小姐身上的事。
 
在那塊被煙霧遮住的記憶空格,我填上自己推測的答案。
 
「嗯嗯……昨天的你確實是這麼說的。」
 
不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就有一點很奇怪了。
 
「為什麼,永琳小姐沒有忘了我呢?」
 
就連自己也覺得記憶模糊的地方,永琳小姐居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究竟是為什麼?
 
「也是呢……這也是我接下來要和你談的事情呢。」
 
永琳小姐指了指她手中的飲料。
 
「請問妳知道這是甚麼嗎?」
 
「嗯……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回答。
 
「這杯飲料名叫咖啡。它裡面含有大量的咖啡因,會讓您變得不想睡覺。」
 
永琳小姐倒了一些咖啡在另一個透明杯子,然後放在我的眼前。
 
「妳喝喝看。」
 
我舉起杯子,喝了一口這杯名為「咖啡」的褐色飲料。
 
嗯嗯……甜甜的……但也苦苦的。
 
味道不能說是很好喝。
 
「事實上,靠著咖啡的幫助下,昨晚我一整夜都沒有睡覺。」
 
「…………咦?」
 
整晚沒有睡覺?
 
「雖然還不知道你的能力影響程度可以達到哪一種範圍,很顯然的是你的能力對夜裡還醒著的人沒有效果。」
 
換句話說,只要不睡覺休息,就不會忘了我的事了嗎?
 
「遺憾的是,在幻想鄉裡大部分的生物也都需要睡眠休息。如此一來,無論你曾經和誰相處過,一旦睡到隔天早上都會完全忘了與妳相處過的事情。」
 
「…………」
 
也就是說,不管我和誰聊過天,只要到了隔天大家都會忘記。
 
完全忘了我的樣貌。
 
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我與人之間,永遠只有第一次見面。
 
「永琳小姐,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就算今天繼續待在永遠亭,跟鈴仙小姐好好相處,到了隔天她還是會把我當成入侵者吧。
 
「……有一個方法。」
 
「……咦?真的嗎?」
 
「嗯……也不完全說是一個方法。說是一個人,一個團體也不為過。」
 
「唔……永琳小姐,請問您的意思是?」
 
「在離人間之里不遠的地方有一座霧之湖。沿著湖泊的湖岸一直走的話就能抵達一座紅色的洋館。」
 
「紅色的洋館?」
 
「那座洋館裡住著一群生活作息和我們日夜顛倒的人們──當我們在晚上睡覺時,她們才剛起床;當我們早上起床時,她們才準備就寢。」
 
「好特別的人啊……為什麼會日夜顛倒呢?」
 
「呵呵……今天妳就去拜訪一下吧。畢竟彼此的睡眠時間不同,或許就能避免她們會因為妳的能力而輕易的忘了妳呢~」
 
因為睡眠而導致遺忘記憶,與日夜顛倒的住民們相處或許就能避免這個問題。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幫忙。永琳小姐。」
 
聽從永琳小姐的建議,我決定今天前往紅色洋館拜訪一趟。
 
 
 
 
永遠亭,公主的寢室。
 
輝夜公主坐在自己的被褥,等待著她最忠心的僕人。
 
「唉……上次被軟禁起來是甚麼時候的事了呢?」
 
一早起來,就看到永琳擔憂的側臉,輝夜就知道自己又做錯事情了。
 
雖然曾試著安撫她的情緒,但永琳還是拋下一句「在我回來之前,還請公主不準外出。」就離開了。
 
輝夜從永琳的口中得知,這是昨天一位客人做的好事。
 
儘管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
 
但不知為何,昨晚睡覺時睡得特別安穩。
 
就好像是完成了漫長人生中的一件大事,那種特別舒爽的解放感。
 
「真是奇怪……明明自己已經是不死之人了,想做的事也早就做完了。」
 
輝夜公主喃喃自語,對著自己說著非常明顯的謊言。
 
她看著自己的雙手,知道自己曾經離那件『完成想做的事』非常接近。
 
「……真是可惜,明明差一點就能成功了的說。」
 
 
叩叩!
 
 
紙門傳出清脆的敲門聲。開口說話的是那位忠心的僕人。
 
「公主,我可以進去了嗎?」
 
「嗯,進來吧,永琳。」
 
八意永琳打開拉門進入公主的閨房,然後輕輕帶上拉門。
 
輝夜和永琳四目相對。
 
忽然,八意永琳跪在地上向公主磕頭。
 
「咦?永琳,怎麼突然就磕頭了啊?快點抬起來……」
 
「不行!除非公主大人答應我,永遠永遠絕對不要去尋死!」
 
「尋死甚麼的,人家才不會那麼做呢……」
 
「公主大人,敝人八意永琳是非常認真,請求公主大人不要輕易放棄自己。自從把妳從月之使者就下來後,我們不也熬過幾百千年了嗎?難道您打算捨棄我們一路走來的一切,在我們的心中刻下無法挽回的遺憾嗎?」
 
「人家知道了啦……拜託你先抬起頭……」
 
「如果公主大人還是有想尋死的念頭,那麼為了不讓公主孤單,敝人也做好隨您而去的覺悟……」
 
「八意永琳!抬起妳的頭!」
 
不再使用懷柔方式,這次輝夜改用命令語氣。
 
「尋死甚麼的人家不會再做了啦。更何況尋死的話絕對會被彼岸的渾蛋閻王罵得狗血淋頭,人家才不想做這種事情呢!」
 
「……」
 
「所以,抬起妳的頭吧!八意永琳!妳可是月之頭腦,全世界已經沒有像妳頭腦那麼好的人了。如果連妳都擺出喪家犬般的樣子,永遠亭的兔子們不就更像個笨蛋了嗎!」
 
人在遠方的鈴仙打了一個噴嚏。
 
「……哼哼,公主大人教訓的是。」
 
八意永琳抬起頭,看著輝夜公主。
 
「沒想到自己也有被公主建言的一天,妳成長了呢。」
 
「人家也是久違的看到妳為我留下眼淚,一點都沒變呢。」
 
輝夜和永琳相擁一起,互相安慰對方。
 
 
言歸正傳。
 
 
「所以,這雙手治的好嗎?」
 
輝夜公主問到,並舉起自己的雙手。
 
那雙彷彿被千年歲月侵襲,佈滿皺紋和斑點的雙手。
 
在輝夜公主年輕的外表下,老化的雙手顯得非常格格不入。
 
「公主大人昨晚握住悠久忘子的雙手後,似乎解除了蓬萊之藥的效果。」
 
「不老不死之藥竟然也有失效的一天呢,這是怎麼回事啊?」
 
「蓬萊之藥本來就是利用公主的能力──操作永遠與須臾程度的能力──所製成的秘藥。簡單來說,就是將保持永遠的魔法封入蓬萊之藥裡面,在服藥的瞬間便能獲得永遠不老不死的能力。」
 
八意永琳推敲著字句,很快就想到其中的可能性。
 
「看來忘子小姐的能力,並不單單只有『讓人失憶』而已。」永琳說道,「讓『能力失效』應該也是她的能力之一。」
 
「看來我們遇到剋星了呢~」
 
「說到底,現在也只知道被她碰到的地方會讓該部位的能力失效而呈現老化現象。對於公主的情況,只要使用分量少許的回春藥就能治好了。」
 
「呵呵……真不愧是永琳呢。」
 
「另外,為了以防萬一。等鈴仙回來後,請公主對永遠亭施展保護魔法吧。」
 
「嗯?又要重新封閉起來嗎?為什麼要這麼做?」
 
八意永琳嘆了一口氣,看著窗外的浮雲。
 
「悠久忘子,對幻想鄉而言絕對是異常的存在。」永琳說道,「不知道外界的事物,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再加上那具偽造的身體……種種跡象顯示,她是被人刻意創造出來的。」
 
「刻意創造出來?」
 
「沒錯,只是我不知道是誰創造了她。恐怕…那位創造者的目的應該就是利用忘子,製造危及幻想鄉的『異變』吧。」
 
講到這裡,輝夜公主也大致了解永琳的意思了。
 
「為了保護永遠亭不受可能發生的異變影響嗎?看來那位姑娘並不是等閒之輩呢,雖然人家也沒見過就是了。」
 
「嗯,幸好公主已經忘記她的長相了。我也不用費心調製還在實驗階段的『遺忘水』了。」
 
「呵呵……那種奇怪的藥水還是讓鈴仙試喝就好了。」
  
正在回程路上的鈴仙,打了一個噴嚏。
 
 
======【下集待續】======
 
請掌握與人相處的每一刻,因為別離的時刻有時會來的非常短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