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24:永遠亭的夜晚

【前情提要】
 
再次相遇的上白澤慧音,與白天所見的模樣有所不同。
 
彷彿理所當然的,也失去了曾和忘子見面的回憶。
 
再一次的自我介紹,也重新認識了這位老師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024:永遠亭的夜晚】======
 
 
在兔子們的努力下,竹林裡的火終於全部撲滅了。
 
滿月高掛夜空,永遠亭的時鐘指針停在『亥』的刻度上。
 
看起來已經和好的輝夜和妹紅,正在用一種叫做黑白棋的遊戲決勝負。
 
鈴仙小姐正在當裁判,從她的手勢看的出來妹紅完全不是輝夜公主的對手。
 
慧音小姐則是又再一次的,聽我講述白天與她相遇的故事。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和自己的記憶差距很大,卻又像剛剛發生過般歷歷在目。」
 
慧音的碧綠雙眼靜靜地看著我,好似要看透我的心思似的。
 
「看來妳的確是擁有一種讓大家忘記妳的能力呢。換句話說…」
 
接著慧音舉起左手憑空變出一個看起來很古老的卷軸。
 
「不記載在歷史裡面的話,感覺很可惜呢。」
 
「歷史?」
 
「身為一位學校老師之前,我還是歷史學家喔。」
 
慧音打開卷軸,戴上不知從哪變出來的眼鏡。
 
「悠久忘子小姐,長得非常可愛的銀髮少女,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
 
咦⋯⋯為什麼感覺臉頰有點發熱⋯⋯
 
「哎呀,難道妳害羞了?」
 
唔⋯⋯總覺得臉頰更燙了。
 
「嗯嗯,連耳朵都變紅了呢。真可愛~」
 
好想摀著臉躲起來。
 
「呵呵⋯⋯居然能看到半獸人在欺負客人,此景真是一絕啊。」
 
輝夜公主忽然坐在我們之間,開玩笑的說道。
 
「啊啦~你說誰是半獸人啊?」
 
輝夜只是笑了笑指著躺在地上的妹紅說道:「時候也不早了,快把妳們家的妹紅領回去吧。」
 
只見藤原妹紅全身發白的躺在地上,看來在棋藝的競賽上是輝夜公主略勝一籌。
 
不⋯⋯倒不如說是壓倒性的完勝呢。
 
「可惡⋯⋯居然二十戰二十敗,從來沒有這麼屈辱過嗚嗚嗚⋯⋯」
 
慧音嘆了口氣,把變得無精打采的妹紅輕鬆的扛在肩膀上。
 
嗯!?原來慧音老師力氣這麼大啊!
 
「承蒙你們的招待,輝夜公主、永琳醫生。」
 
「不會不會。啊,對了。」永琳拿出一個用褐紙包裝的小包裹。「如果最近還會頭痛的話,這帖藥可以幫妳緩解喔。」
 
「每次都謝謝您了。說來慚愧,最近的小朋友實在很難管教,真讓人頭疼呢。」
 
「帝有去上課嗎?」
 
「帝嗎?嗯……妳也知道,那孩子總是我行我素的。每次點名都會在場,一回頭又不見人影了。」
 
「唉呀呀,原本還期待她可以多學點待人處事的方法。真是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請別這麼說,醫生。畢竟您也幫我不少忙呢。」
 
慧音小姐忽然看著站在永琳小姐旁邊的我。
 
「忘子小姐,如果有需要幫助的話,人家隨時歡迎妳喔。」
 
我點了點頭。
 
慧音老師果然是一位好人啊。
 
慧音向我們揮手拜別後,扛著妹紅走入竹林深處。
 
 
「公主大人,差不多快到就寢的時間了。」
 
「欸~?可是人家還不太想睡呢~」
 
「請別那麼任性,公主大人。」永琳小姐說道。「身為公主大人的御醫,讓公主保持充足的睡眠是我的責任。」
 
輝夜公主嘟著嘴巴看著永琳。
 
「啊~不過還有一些時間吧!忘子小姐,能請你陪我一下嗎?」
 
「咦?可以是可以……」
 
我看了一下永琳小姐,感覺她似乎有話想說。
 
但她並沒有多說甚麼,只有簡短地回道「我待會兒會過來。」
 
 
就這樣,公主把我帶進一個房間──
 
那是一間塞滿書櫃、矮櫃和展示櫃的房間
 
從上到下,從左到右。
 
無不一處散發出像寶石般耀眼的光彩。
 
就算從沒見過這些展示品,也知道放在這裡的都是非常稀有的珍寶。
 
「很漂亮吧。」公主牽起我的手往房裡走。「這些都是我從世界各地蒐集過來的寶物喔。」
 
穿過被玻璃展示櫃包圍的房間,公主把我帶到房間最深處。
 
那裏有一扇深灰色的厚重金屬門。
 
在門的旁邊還有一個奇怪的板子,上面畫著像手掌一樣的紋路。
 
 
只見輝夜公主伸出右手貼在那個紋路上,聽到它發出「嗶!」的一聲……
 
轟隆轟隆──
 
巨大的金屬門自動滑進牆壁內側,展露出裡面的空間。
 
第一次看到門可以這樣設計,讓我驚訝無比。
 
「輝夜公主,這扇門是……?」
 
「嗯?只是普通的自動門啊?」
 
「自動門?」
 
「對啊。只要按下旁邊的手印,門就會自己打開了。是來自月都的技術喔~」
 
嗯?月都!?
 
「畢竟是永琳幫我裝的,詳細的人家也不太清楚。永琳說過這扇門除了人家以外其他人絕對打不開。所以這裡就變成人家的寶物庫啦~」
 
總覺得這扇門已經超過「普通」的等級了……
 
我跟在輝夜公主身後進入裡面的房間。
 
這個房間與外面不同,是非常小的房間。
 
除了窗戶之外,只有五個展示台。
 
由左至右,以扇型擺放著。
 
我注意到其中有三個是空的。
 
公主從懷中掏出一座龍首雕像,放在最左邊的展示台。
 
那是輝夜公主在和妹紅戰鬥時,曾經拿出來的雕像。
 
龍首雕像的頸部裝飾著如彩虹般美麗的寶石。
 
「這個叫做『龍頸之玉』,是永琳從海龍王的脖子上摘下來的寶石喔~」
 
 
海龍王的脖子?
 
 
「還有這個──燕的子安貝,也是永琳幫我找到的。妳看看這個紫羅蘭般的色澤,很漂亮對吧~」
 
永琳小姐也太厲害了。竟然找的到那麼大顆的貝殼。
 
輝夜又從懷裡掏出另外一件寶物,那是一件帶有淡淡清香的紅色皮衣。
 
「火鼠的皮衣──這是一件非常耐火的毛皮呢。火鼠在這個世界上非常稀有,但永琳還是幫我找到了呢~」
 
啊,原來是用來防妹紅小姐的火焰的皮衣啊。
 
輝夜把皮衣放在右手邊的展示台上。
 
我注意到在它的右邊還展示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黑到發亮的巨大的碗。
 
「輝夜公主,請問這個碗是甚麼?」
 
「啊~那個是佛的御石缽呢~真是令人懷念呢~」
 
「懷念……?」
 
「呵呵~這個缽碗是一千年前永琳在天竺找到的。原本放在月都的宮殿裡,來到地上後也一起拿過來啦~」
 
從月都拿過來?
   
輝夜從懷中取出最後一個寶物,那是一枝開滿彩色花朵的樹枝。
 
輝夜走進中間的展示台,上面擺著一個長方形的盆栽,種著和輝夜手上一模一樣的七彩玉樹。
 
「蓬萊的玉枝──是人家最喜歡的寶物喔~」
 
輝夜手上的玉枝一靠近盆栽,馬上發出一道閃光!
 
光線消失之後,輝夜手上的玉枝已經和盆栽的玉枝接在一起,彷彿從未被取下來過。
 
真是神奇的植物啊。
 
「蓬萊玉枝是只能生存在沒有汙穢的土地的植物,開花的時候就會結出像圓球一般的七彩色玉。透過人家的魔力就可以讓它放出彩色的彈幕……」
 
公主就這樣開始滔滔不絕講起關於她與蓬萊玉枝的故事。
 
從幾千年前讓當時的人尋找,直到她和永琳從月都逃離的故事。
 
窗外的月光照進房間,唯一擺在窗戶下的蓬萊玉枝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得耀眼。
 
這時,我才會意到一件事。
 
對輝夜公主而言,在房間裡所有的『寶物』,全都只是蓬萊玉枝的『陪襯品』。
 
 
但是……
 
為什麼公主會帶我來這裡呢?
 
 
「忘子小姐,可以請你拿著這朵花嗎?」
 
 
輝夜公主從蓬萊玉枝上摘下一朵黃色的玉之花,並將它放在我的雙手掌心上。
 
玉之花在我的手上散發一陣微弱的光芒後,瞬間就枯萎成深褐色的腐物。
 
 
我驚訝地瞪大眼睛。
 
 
「啊啦~枯掉了呢~」
 
「抱……抱歉!公主大人!我不是有意的……」
 
「不用那麼擔心啦,過個三千年就會長回來了。」
 
 
三千年……那是甚麼時間概念啊?
 
 
「不過呢……這樣就能確定了呢~」
 
輝夜一把抓住我的雙手,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藉由忘子小姐的雙手,就能達成身為永恆之人的宿願呢~」
 
「永恆之人的……宿願?」
 
輝夜公主緊緊握住我的雙手,頭靠近我的耳朵說道……
 
 
「公主大人!妳在做甚麼?」
 
 
突如其來的一聲叫喊,輝夜公主放開我的雙手。
 
我回過頭,發現八意永琳正擺著有點恐怖的表情看著我。
 
「哎呀呀~永琳,發生甚麼事了嗎?人家還是頭一次看到妳擺出那種表情呢~」
 
永琳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
 
「……公主大人,之後我會聽聽您的想法的。」
 
然後,永琳走到我的面前。
 
 
「不好意思,忘子小姐。房間已經幫您準備好了,請您和鈴仙一同前往吧。」
 
 
那是沒有拒絕權力的語氣。
 
就這樣,我和鈴仙小姐一同離開輝夜公主的寶物庫。
 
而那時輝夜公主想對我說的話,之後再也聽不到了。
 
======【下集待續】======
 
背負永遠之罪的罪人,
 
將永遠無法解脫人生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