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22:藤原妹紅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控制能力的方法而來到永遠亭的忘子,接受永琳的提議並暫住一宿。
晚間,永遠亭的主人--蓬萊山輝夜招待忘子享用晚膳,卻被忽然轟開拉門的藤原妹紅打斷……
 
 
======【022:藤原 妹紅】======
 
 
 
藤原妹紅──不老不死的人類。
 
她的手上握著一團熊熊燃燒的火苗,表情散發出陣陣的狂氣。
 
相較之下,輝夜公主儘管備受威脅,臉上卻依舊掛著笑意……
 
嗯……與其說是笑意,倒不如說是嘲笑還比較恰當。
 
輝夜公主正在全力嘲笑對方。
 
「真是不解風情呢,藤原妹紅。人家正在招待客人,妳竟然還敢來我這兒搗亂?難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啊呀,人家忘了妳似乎連膽都沒有呢~」
 
「蛤!?我才想問妳們的兔子腦袋到底在想什麼咧?沒事幹嘛在竹林裡到處挖陷阱啊!妳知道從早上到現在,我掉進多少次陷阱裡面嗎?足足有五十次之多啊!要是採到陷阱的是村里的人,我看你們的藥店還開不開得下去!」
 
 
「…………」
 
 
妹紅的控訴讓全場陷入一片靜默。
 
鈴仙小姐帶我到永遠亭期間,也不過掉進陷阱16次而已。
 
 
妹紅小姐竟然還多了鈴仙三倍啊。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陷阱呢?
 
我偷偷看了站在一旁的永琳小姐和鈴仙小姐。
 
永琳小姐依舊擺著看戲的姿態喝茶。
 
鈴仙小姐她……嗯,一副想把因幡帝抓起來生吞活剝的臉色呢。
 
最重要的嫌疑犯已經趁隙逃走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輝夜公主摀著肚子笑了出來。
 
「哈哈哈……竟然……妳竟然掉進陷阱那麼多次,在怎麼蠢也要有個限度吧哈哈哈哈~~」
 
哇……輝夜公主的嘲笑還真不留情面啊……
 
感覺見到公主的另外一面了。
 
「那個……鈴仙小姐?」
 
「怎麼了嗎,忘子小姐?」
 
「輝夜小姐和妹紅小姐……兩個人的關係一直都不好嗎?」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欸……畢竟人家來到永遠亭之前她們就開始互相殘殺了。」
 
「互相殘殺!?」
 
「不過有時候妹紅也會和公主一起喝酒聊天,所以也不算關係不好吧?」
 
「喝酒聊天……?」
 
我困惑的歪頭表示不解。
 
究竟是甚麼樣的緣分讓她們建立出可以互相殘殺又能喝酒聊天的關係啊?
 
 
在庭園外,藤原妹紅和蓬萊山輝夜各自飛到空中。
 
妹紅的背後長出宛如鳳凰的烈焰翅膀。
 
輝夜則沒有借助任何力量就飄在空中了。
 
 
「去死吧,輝夜!不死「火之鳥 -鳳翼天翔-』!」
 
 
火焰之鳥的身形從妹紅的身上迸出,帶著熊熊燃燒的彈幕烈焰衝向輝夜公主!
 
 
 
 
「呵呵……一如既往急躁的攻擊呢。」
 
我隱約看到輝夜從袖口掏出一件東西,並喊到:
 
 
『神寶「Salamander Shield(火蜥蜴之盾)」!』
 
 
皮衣忽然張成一張巨大,而且被火焰披覆的大布。火鳥的攻擊對輝夜似乎一點作用都沒有。
 
 
不死「凱風快晴飛翔蹴」!!』
 
 
燃燒的布被妹紅一腳轟爆,把輝夜轟進竹林深處。
 
但輝夜馬上重新飛回天上,還拿出一件龍首雕像。
 
 
神寶「Brilliant Dragon Bullet(耀眼的龍玉)」!』
 
 
掛在龍頸上的寶珠放出耀眼的光芒,朝著妹紅射出七彩繽紛的光線和彈幕。
 
 
『咒符「無差別放火之符」!!』
 
 
妹紅丟出數張紅色的符紙,瞬間點燃變成巨大的火球和輝夜對射!
 
 
飛散的火苗點燃了竹林和雜草,庭園的四周漸漸燃燒。
 
「哇……燒起來了……」
 
「真的呢~」永琳小姐悠哉的啜飲一口茶,「優曇華,再不滅火的話整個竹林就會燒起來喔~」
 
啊!!對吼!啊~真是的!現在不是看戲的時候了!
 
大叫一聲後的鈴仙小姐匆匆忙忙的跑去找兔子幫忙滅火了。
 
 
回到天空,兩人的互相殘殺仍在持續。
 
雙方使用的符卡也越來越不留情面。
 
 
蓬萊的樹海!』
 
不死鳥的重生!』
 
 
七種顏色的彩色彈幕對上熊熊燃燒的火鳥彈目。
 
性質不同的彈目互相撞擊,就算被彈目擊中也沒停止的兩人。
 
在底下拼命灑水救火的鈴仙小姐和兔子們。
 
坐在簷廊下讓事態任其發展的永琳小姐。
 
 
爆炸的聲音……七彩奪目的光線……還有竭盡全力的吼聲。
 
不老不死者之間的戰鬥是如此的殘酷,如此的瘋狂。
 
生而赴死,死而復生。
 
兩人在月光之下藉由互相殘殺感受自身存在的實感。
 
 
但是,這對我來說很難接受。
 
我的內心深處,非常討厭。
 
討厭吵架。
 
討厭鬥爭。
 
討厭……互相殘殺。
 
 
「……妳想阻止她們嗎?」
 
 
「咦……?」
 
永琳小姐看著我說道。
 
「想阻止正在興頭上的蓬萊人,是很困難的。除非……」
 
「除非……?」
 
「讓其中一方摔到地上,然後給她一記頭槌。」
 
「…………嗯?」
 
好像哪裡怪怪的。
 
為什麼是頭槌?
 
「至於最簡單的做法嘛……」
 
永琳不知何時走到我的背後,忽然用力推了我一把。
 
 
「嗚哇!!?」
 
 
我踉蹌地摔倒在庭園中央,那裏正好是雙方火力最強的交會點。
 
藤原妹紅發現自己的彈目路徑突然出現無關人士,嚇得她連忙收手卻已經來不及了!
 
當然,輝夜也是一樣。
 
彩色的彈丸和燃燒的火鳥從左右兩邊衝了過來,我緊緊閉上眼睛──
 
 
 
………………
 
 
 
嗯?不會痛……?
 
 
「藤…………………紅!!!
 
 
我轉過頭,赫然發現一位留著青色長髮,頭上長角的少女以驚人的氣勢衝過來抓住妹紅的衣領。
 
「咿咿咿咿~~~!!慧……慧音……?妳怎麼會在這裡……?」
 
「妳這個……打架白癡!!!
 
 
咚噗哧!!!
 
 
妹紅小姐……被爆頭了。
 
 
「真是對不起,我們家的妹紅又給永遠亭的各位添麻煩了。」
 
長角的少女一邊拖著奄奄一息的妹紅一邊向永琳道歉。
 
「不用向我道歉啦,慧音。趴在庭園的那位小姐才是受害者喔~」
 
長角的少女忽然注意到我的存在,然後走了過來。
 
「對不起,妹紅做事總是不計後果。請問妳沒事嗎?」
 
我抬起頭,發現這位頭上長角的少女,是我曾經見過的人。
 
 
事實上,今天早上才和她見過一面。
 
 
「慧音……老師……?」
 
 
======【下集待續】======
 
人們總有一體兩面,毫無例外。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