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21:蓬萊山輝夜

======【021:蓬萊山 輝夜】======
 
 
永遠亭的公主,蓬萊山輝夜。
 
很有氣質的大家閨秀,是輝夜公主給我的第一印象。
 
輝夜公主露出淺淺的微笑,頗有興致的看著我。
 
「呵呵……先坐下來吧,忘子小姐。永遠亭已經很久沒有客人住下來了,妳的出現對我們永遠亭而言是一件好事,奴家甚是開心。」
 
「…………那個?」
 
因為那段非常不習慣的自稱方式,害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此時永琳小姐彷彿看穿我的疑惑,直接清了喉嚨說道:
 
「公主,請不要因為看了宮廷小說就改變你的說話方式。不僅是客人,連優曇華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坐在一旁也被點名的鈴仙小姐,現在的表情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欸~~?你不覺得這樣更有公主的感覺嗎~?」
 
「這樣只有奴隸的感覺喔~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被吐槽了。
 
「恩……那麼,換成哀家呢~?」
 
「公主還沒喪夫喔~!」
 
「蛤~?還要喪夫啊~?那就只好找個對象再把他——」
 
「公主,在客人面前可不能失禮喔~」
 
八意永琳的笑容非常燦爛。
 
公主殿下「咳哼~!」了一下,重新整理心情。
 
「呵呵……雖然身為公主,還是讓您見笑了。」
 
「啊哈哈……」
 
唔恩──公主也是奇怪的人啊。
 
讓我不禁想起守矢神社的神仙們。
 
 
不過……
 
 
雖然一開始聽到這個詞感到有點困惑,卻讓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輝夜小姐為什麼是公主呢?」
 
永遠亭的住人們也疑惑的歪了頭。
 
「輝夜公主就是輝夜公主啊?」鈴仙如是說道。
 
「因為是住在永遠亭的公主所以才叫公主吧?」帝也如是附和。
 
「忘子小姐,人家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呢?」
 
輝夜公主疑惑地答道,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永琳小姐。
 
永琳小姐沉思一會兒後,說道:
 
「……莫非,忘子小姐不明白的是『公主』這個詞彙的意義嗎?」
 
不愧是永琳小姐,一下就點破我的疑問。
 
『公主』這個詞,對我而言很陌生。
 
儘管我試著回想這個詞的意義,但它就和我的記憶一樣,曖昧且模糊不清。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
 
輝夜頗有興致的看著我,然後站起身子。
 
「鈴仙,請問晚餐甚麼時候準備好呢?」
 
「公主大人,約莫還有一刻鐘的時間。」
 
「忘子小姐,在晚餐之前人家想帶妳去一個地方。請隨我來吧。」
 
 
 
 
輝夜公主領著我穿越永遠亭的簷廊,忽然間停下腳步。
 
「今晚的月亮,看起來比以前更加明晰了。」
 
輝夜抬頭看著高掛夜空的皎潔明月,月光正好映照在她的身上。輝夜回眸一笑,就像一幅充滿不可思議的唯美光景。
 
 
 
「忘子小姐,或許您已經知道了。人家──還有永琳和鈴仙──原本都是住在月亮上的月之住民。」
 
「住在……月亮上?」
 
我抬頭看著那一輪明月,心中不禁冒出許多問號。
 
「您會感到困惑也是理所當然的。」輝夜說道:「對一直以來居住在地上的人而言,月亮上有人住這件事本來就難以置信……
 
但是,這就是事實。月之住民在月亮背面創造了結界,並在上面建造了月都。
 
月都是有統治者的──而那位統治者的女兒,就是人家。
 
自古以來,統治者的子嗣會作為準備繼承王位之人,給予最高規格的特別待遇。兒子稱為『王子』,女兒則被稱為『公主』。」
 
啊……原來如此。
 
總覺得自己好像取回一點被遺忘的常識了。
 
「輝夜公主,為何會來到幻想鄉呢?」
 
原本住在月都的住人,為何會離開自己的家鄉。
 
 
「因為太無聊了。」
 
 
無聊?
 
「雖然在月都的生活不愁吃穿,想要什麼就有甚麼。但是……除此之外,甚麼都沒有。」
 
不管做甚麼都沒有興致。
 
不管做甚麼都無法享受。
 
「簡單來說,就是人家玩膩了吧。」
 
只是因為玩膩了就來到幻想鄉啊……
 
儘管感覺輝夜公主似乎還隱藏了甚麼,但我並不打算繼續追問下去。
 
 
這時,鈴仙小姐忽然從轉角現身,一臉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呼──原來在庭園這一邊,人家還以為公主大人又失蹤了。」
 
「啊啦~妳從甚麼時候產生了本宮失蹤的錯覺呢,鈴仙?」
 
「呃……總…總而言之,公主大人,還有忘子小姐。」鈴仙恭敬的說道:「晚膳已經準備好了,請兩位移駕到飯廳吧。」
 
 
 
 
永遠亭的餐桌上,擺著與守矢神社完全不同的晚餐。
 
不……與其說是晚餐,倒不如說是──
 
全都沒看過,而且顏色有點奇怪的定食料理。
 
紫色的白飯。
 
紫色的蔬菜。
 
紫色的豆腐。
 
紫色的……恩……那到底是肉排還是魚排呢?
 
「今天有很多紫色的蔬菜豐收所以賣得特別便宜。忘子小姐,請盡量吃不要客氣。」
 
「……欸?喔……我會努力的。」
 
鈴仙小姐……應該不是故意的吧?
 
總覺得妳的師傅臉色有點難看呢?
 
「……鈴仙。」
 
「是!請問師傅有甚麼吩咐?」
 
「……晚飯後到我的實驗室來。」
 
「是!……欸?為什麼?」
 
「嗯……雖然我是說過紫色的食物可以促進食慾。但太多的話好像會變成反效果呢?」
 
啊,原來是聽了這個建議了啊……鈴仙小姐。
 
鈴仙小姐好像很害怕去永琳小姐的實驗室啊……身體抖得很厲害呢。
 
「呵呵……不過也蠻有趣的,不是嗎?每一樣看起來都很好吃呢~」
 
總之,在大家坐定位後……
 
 
「「「「我開動了──!」」」」
 
 
我看著桌上紫色的飯菜,小心翼翼地舉起筷子夾起紫米。
 
含住,咀嚼,吞咽……
 
不同於軟軟的白色米飯,紫米吃起來更有Q彈的口感。
 
蔬菜又是如何呢?我好奇的夾起紫色的蔬菜。
 
一口咬下,一股甜味在嘴裡滿溢開來。
 
好好吃!
 
「忘子小姐,請問今天的飯菜合妳的胃口嗎?」
 
吞下口中的食物,我高興地說道。
 
「非常好吃。雖然顏色有點奇怪,但是非常好吃。」
 
「喔喔──師傅,忘子小姐說很好吃喔!」
 
「嗯?那樣很好啊?」
 
「這樣我就不用去妳的實驗室了吧?」
 
「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喔,優曇華。」
 
永琳給了鈴仙一個燦爛的微笑。鈴仙喪氣地知道自己這次逃不過了。
 
「嗯……鈴仙小姐,為什麼不喜歡去實驗室呢?」
 
「問得真好呢,忘子小姐。」永琳一派輕鬆的接話,「我的實驗室一點都不恐怖喔。為什麼不喜歡過來呢?」
 
「欸!?唔嗯……這個……那個……」
 
鈴仙小姐似乎不太想把實情說出來,只是低聲的囁喏道。
 
「要說不喜歡,其實也沒那麼不喜歡。因為是師傅的吩咐……」
 
「說謊是不好的喔~優曇華。」
 
「是!其實我喜歡的不得了!」
 
鈴仙小姐好像快哭出來了。
 
喜極而泣了嗎?
 
儘管有點好奇鈴仙小姐說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話,不過她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吧……
 
 
轟!!
 
 
剎那間,巨大的火光忽然從背後竄了出來!
 
我趕忙轉身,赫然發現拉門已經被燒出一個巨大的洞。門外站著一個手持火焰的人影……
 
『混帳公主!快點出來讓我一把火燒死妳!!』
 
 
好大的咆嘯聲啊!
 
而且她剛剛罵的人好像是……公主?
 
只見輝夜公主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碗筷。
 
「妳就不能再等個半刻鐘嗎,愚蠢的妹紅?」
 
原本和藹可親的輝夜公主,感覺好像非常不高興。
 
不過她說得妹紅……是指那位手持火焰的人嗎?
 
這時我才注意到,永遠亭的人似乎對拉門被燒掉這件事感到習以為常了。
 
「鈴仙,幫我記一下:拉門的防火素材還要再提高三個百分點。」
 
「提高三個百分點嗎?人家知道了。」
 
而且還開始討論讓人聽不懂的事了!
 
 
「嗯?啥啊?妳有客人啊?」
 
 
這時我才注意到,那位手持火焰的人已經跨過焦黑的拉門,眼睛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藉著飯廳的燈光,此時我才看清來者的樣貌。
 
一席純白色的及腰長髮,在頭後面和髮尾兩端都有用符咒綁了蝴蝶結。她的身上穿著白色襯衫和貼滿符咒的紅色吊帶褲,紅色的瞳孔正散發出不悅的神情。
 
「對啊,今晚我們在招待客人。所以可以請妳規矩一點不要鬧──」
 
 
轟!!
 
 
輝夜的頭被燒了。
 
我嚇得摀住嘴巴。
 
 
「誰管妳招待甚麼客人!我看妳飯也吃得差不多了嘛!快點給我出來!」
 
「啊……啊……輝……輝夜公主!!!」
 
「忘子小姐,請冷靜一點。這點程度的小火是殺不死我的喔~」
 
頭被火烤的焦黑的輝夜公主,妹紅抓起身體拖到外面。
 
看到如此驚悚的一幕我只覺得自己好像快暈倒了。
 
「鈴…鈴仙小姐!輝夜公主……輝夜公主的頭──!!!」
 
「啊哈哈,放心啦忘子小姐。那種程度的小傷對公主而言不算甚麼。」鈴仙的手指著外面,「妳看,她不是已經好端端地站在那兒了嗎?」
 
咦?我轉過頭去,竟然發現輝夜公主已經恢復原狀,像個沒事的人一樣正在和妹紅對峙中。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公主大人擁有操縱永遠與須臾程度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擁有不老不死的體質。就算公主大人被燒到剩下一根頭髮,她也能復活過來喔~
 
鈴仙如此說道,讓我真的驚訝不已。
 
原來輝夜公主具有不老不死的能力,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鈴仙小姐,另外一位究竟是誰呢?」
 
 
她是……輝夜公主的死對頭,同樣也有不老不死能力的人()()──藤原妹紅。
 
 
======【下集待續】======
 
千年之愛,殺之千年。
 
相愛相殺,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