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20:月兔的物語(下)

======【020:月兔的物語(下)】======
 
『原來如此,地上人朝月球發射大型火箭嗎?』
 
『是的……我們受到他們的偷襲……我千辛萬苦才逃出來的……』
 
八意永琳思索了一下。眼前的月兔雖然說著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又看起來不像是在騙人。
 
不可思議的事,自然是指地上人攻打月都這件事。
 
月球的科技至少領先地上五個世紀,實在沒有打輸的條件。
 
既然如此,答案只剩一個了。
 
『月兔,妳真的是千辛萬苦逃出來的嗎?』
 
月兔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抿著嘴唇輕輕地說道。
 
『……是。』
 
『妳有親眼看到地上人攻打月之都嗎?』
 
『第8549防衛隊觀測到巨型火箭朝月球飛奔過來,無論是月人還是月兔都都陷入慌亂……』
 
永琳嘆了一口氣,接著從抽屜拿出一罐透明罐裝的小藥水。
 
『月兔,妳知道這是甚麼嗎?』
 
月兔搖了搖頭。
 
『這是一種讓人說謊就會毒發身亡的藥水。剛才我趁妳昏迷的時候先讓妳喝下去了。』
 
月兔驚駭地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月之賢者竟然會趁人之危偷偷下毒。
 
儘管聽起來像是唬人的,但對方是那位能夠調出長生不死之藥──『蓬萊之藥』的天才藥師。調出讓人說謊就會死亡的毒藥對她而言恐怕只是小菜一碟。
  
『醜話說在前頭,妳的死亡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覺得麻煩喔。』永琳露出微笑說道:『畢竟人家也是正在逃亡中的通緝犯,殺掉月球派來的追兵也是很正常吧。』
 
月兔的身體開始因為恐懼而顫抖,斗大的眼淚開始從血紅的雙眼慢慢留下。
 
『八意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
 
『不想死的話就說實話。』八意永琳說道:『說出妳來到地球的目的。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裡?是誰和妳說的?』
 
『嗚……我……其實我……是逃出來的……』月兔哽咽地說道:『我……害怕……害怕戰鬥……所以……逃走了……』
 
『從軍隊逃出來嗎?這可是死罪喔?』
 
『嗚嗚嗚……』
 
永琳俯身檢查月兔的傷勢,然後輕聲問道。
 
『是誰和妳說我在這裡的呢?』
 
月兔抿著嘴不太想說。
 
『順便一提,給妳喝的那個藥水要是不在一小時內服下解毒劑,一樣會毒發身亡喔。』
 
月兔的死亡對賢者而言無所謂。
 
所以可以盡情蹂躪。
 
『…………不知道。』
 
『不知道?』
 
永琳心中略感驚訝。
 
『有一個聲音忽然出現在我的夢中,她告訴我月之賢者的位置。』
 
『聲音嗎……』
 
永琳閉上眼睛開始思考,月兔只能抱著恐懼靜靜看著……
 
 
 
「欸?然後鈴仙小姐就藉著那個聲音找到永琳小姐?」
 
「對啊,很不可思議吧。師傅那時候也很驚訝呢。」
 
擦乾身體後的兩人換上舒適的粉色浴衣,鈴仙幫忘子繫上腰帶。
 
「鈴仙小姐還記得那個聲音嗎?」
 
「恩……我只記得那是一種沉穩的,而且讓人難以忘懷的成熟女性的聲音而已呢……」
 
成熟女性的聲音?
 
或許和告訴我名字的那個聲音是同一個人。
 
真是不可思議,那位到底是誰呢?
 
「不過,師傅其實是一位很好的人。」
 
「可是她曾經對鈴仙小姐說出那麼恐怖的話──」
 
「啊哈哈……師傅認真的時候的確很恐怖啦。不過和她相處一段時間之後,就會了解師傅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喔。」
 
鈴仙小姐用充滿敬佩的語氣讚賞道。
 
感覺對永琳小姐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
  
「故事還沒說完喔。雖然不知道那時候的師傅在想什麼,不過她接下來說的話才更讓我吃驚呢!」
 
「嗯?她說了什麼呢?」
 
「那個時候,師傅她……
 
 
 
永琳睜開眼睛,對著月兔嫣然一笑。
 
『月兔,你說你想活下去嗎?』
 
『……咦?』
 
月兔驚訝地睜大眼睛。
 
『當然,活下去是有代價的。』永琳意有所指地說道:『從軍隊逃走的你,如果回到月都的話必定死罪難逃。而且剛才我也說過了,我是不可能讓你活著回到月都的。所以,我有一個提案……』
 
永琳低下頭看著月兔腥紅的雙眼。
 
『月兔,妳願意拋棄過去,永遠追隨我嗎?』
 
永遠追隨八意大人?
 
月兔早就知道,當她逃離月都的時候就注定死路一條。
 
無論是被月都派來的使者押回去殺死。
 
或是被地上的人殺死。
 
或許,被賢者大人親手殺死似乎還好一些。
 
 
儘管如此,八意永琳仍決定放她一條生路。
 
 
傳說中的天才藥師,在離開月都之前,是受到所有月人景仰的最高存在。
 
儘管她已經離開月都很長一段時間,至今仍有人期盼她有重返月都的一天。
 
包括領導他們的錦月大人也是。
 
追隨八意大人,對月兔而言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咦……?』
 
月兔緋紅的雙眼漸漸流下淚水,她困惑的眨了眨眼睛。
 
身為軍人的她,在進入作戰狀態時,是不被允許留下淚水的。過往如此,現亦如此。
 
就算身體已被麻痺。
 
就算感到呼吸困難。
 
『順便說一句,距離妳毒發身亡還有最後的五分鐘喔~』
 
『我願意!』月兔聲嘶力竭地發出聲音,『我願意!請讓我活下去!我願意拋棄過去,永遠追隨八意大人,至死不渝!求求妳,八意大人……』
 
『呵呵呵……我最喜歡聽話的乖小孩了。』
 
八意拿出一罐深褐色的小瓶子,用滴管將瓶內的藥水滴了三滴到月兔的口中。
 
藥水非常的苦,讓月兔感到非常反胃
 
但是身體依然無法行動,所以只能任由苦味一路從舌頭滑進喉嚨,經過食道,進入胃部。
 
一股強烈的睡意朝月兔襲來。
 
『月兔,妳在月都裡的代號是甚麼?』
 
在被睡意打敗之前,月兔從口中緩緩吐出兩個字。
 
『……鈴……仙。』
 
月兔閉上雙眼,沉沉的睡了過去。
 
永琳把藥收回抽屜,為自己的演技自嘆不如。
 
「無論何種生物,面對生死關頭都是如此嗎?」
 
事實上,永琳並沒有下毒。剛剛餵給月兔的解藥也只是強效的安眠藥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用來逼供的招數而已。
 
永琳判斷這隻月兔未來會很有用處。
 
儘管現在還太過年輕,但只要適當的調教就會成為有用的『道具』。
 
永琳轉身看了下種植在窗外花壇的優曇華,腦中靈光一閃。
 
 
『鈴仙.優曇華院,從今以後這就是妳的名字。』
 
 
 
 
場景回到現在,鈴仙帶著忘子穿越永遠亭的延廊。
 
「……嗯?可是鈴仙小姐的名字不是『鈴仙.優曇華院.因幡』嗎?」
 
「關於這一點嗎,『優曇華院』是師傅取的小名,而『因幡(イナバ)』則是公主取的小名。有時候她們會用小名叫我,但絕大部分都是稱呼我為『鈴仙』喔。」
 
原來鈴仙小姐的名字是這麼來的啊。
 
不過,公主到底是誰啊?
 
 
「忘子小姐,我們到了。」
 
 
鈴仙站在一扇拉門前,先輕敲了幾聲。
 
「公主大人、師傅,我帶忘子小姐進來嘍。」
 
語畢,鈴仙輕輕打開拉門。
 
 
映入眼前的,是一間四方型的和式房間。除了鈴仙以外,還有另外三人也坐在裡面。
 
八意永琳和因幡帝面對面坐著,中間隔著一張矮桌,後面坐著一位非常美麗的少女。
 
她有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全身散發出宛如大和撫子般的優雅氣息。她的身上穿著以荷葉邊、蝴蝶結組成的粉色上衣,袖口長到足以蓋過她的雙手;下衣則是一件深紅色質地很好的長裙,上面用金色的線繡上四種植物的花紋。
 
忘子看得出其中一種植物是竹子,但不知道其他是甚麼植物。
 
她露出優雅的微笑,對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在她面前。
 
「恩恩……汝就是悠久忘子小姐嗎?」
 
我緊張地點了點頭。
 
被她那充滿好奇心的眼神直直盯著,感覺好不自在。
 
「公主,請先自我介紹。」
 
「啊!對了……奴家差點忘記了。」
 
奴家……?
 
永遠亭的公主重新端正姿勢。
 
 
『奴家正是永遠亭的公主大人--蓬萊山輝夜。』
 
 
======【下集待續】======
 
謊言就像毒藥。
 
直到全部被人拆穿之前,你會為了圓謊而繼續說謊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