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9:月兔的物語(上)

======【019:月兔的物語(上)】======
 
感謝鈴仙小姐的幫助,房間的鋪陳很快就用好了。
 
那是一間六疊榻榻米大的房間,裡面簡單放了一張矮桌和梳妝台。
 
「忘子小姐,請您先前往浴室梳洗吧!」
 
梳……梳洗嗎?
 
說起來,自從來到幻想鄉後,我好像從沒有好好梳洗過。
 
可是……
 
「那個……鈴仙小姐?」
 
「嗯?有甚麼問題嗎?」
 
總覺得有點難以啟齒……
 
「我……沒有衣服……」
 
「咦!?啊!!對吼!忘子小姐來的時候沒有帶行李啊!」
 
倒不如說根本沒有行李……
 
「這樣啊……」兔子晃著耳朵想了想,「不知道我的衣服合不合身,洗完澡後再試穿看看吧。」
 
鈴仙如此說道。
 
 
*少女更衣中*
 
 
永遠亭的澡堂位在宅邸東面的一角。當我裹著浴巾進入澡堂時,我馬上被裡面的陳設嚇了一跳。
 
走進貼滿黑色磁磚的半露天式澡堂內,有一座用石頭圍起來,就算容納10個人也沒問題的大浴池。浴池旁設有一面長方形的大鏡子和一排整齊的盥洗用具,讓我充分感受到古老大宅的氣派。
 
「哇奧~!忘子小姐,妳的皮膚好好喔~」
 
同樣包著浴巾的鈴仙走進蒸氣繚繞的澡堂。紫色的長髮優雅地披在肩膀上,儘管包著浴巾也無法擋住前凸後翹的好身材。
 
「鈴仙小姐的身材……好漂亮。」
 
「呵呵,關於這點忘子小姐也是啊。」
 
鈴仙小姐拉著我的手來到浴池旁的盥洗區。
 
「好啦!請解開浴巾吧!」
 
咦…?解開嗎?
 
在鈴仙小姐面前?
 
鈴仙見我遲疑了好一陣子,便對我說道。
 
「忘子小姐,身體要先洗乾淨才能泡澡喔。而且我們都是女孩子,不用那麼害羞啦!」
 
是…是這樣嗎?
 
因為都是女孩子就可以坦誠相見了嗎?
 
儘管這個要求有點不可思議,但鈴仙小姐都說要先洗好身體才能泡澡了⋯⋯
 
我只好乖乖聽從鈴仙的話,解開身上的浴巾。
 
 
 
 
咚!池邊的竹舔水敲出清脆的聲響,迴盪在整座澡堂間。
 
我和鈴仙都把身體浸入溫暖的水中,自在的伸了個懶腰。
 
「啊~~好舒服啊~~」
 
「感覺一天的疲勞都不見了~」
 
鈴仙的耳朵舒服的垂落下來。
 
「鈴仙小姐的耳朵好特別喔。感覺形狀和帝小姐的不一樣呢?」
 
「這是當然的啊。人家原本是住在月亮上的月兔,帝則是住在地上的妖怪兔。」
 
「唔嗯嗯……可是同樣都是兔子,有甚麼差異嗎?」
 
「當然有差嘍!」鈴仙說道:「首先,月兔的耳朵比較長且纖細,可以聽到非常非常遠的聲音;帝的耳朵比較圓且蓬軟,非常喜歡挖洞穴和設陷阱喔~」
 
……嗯,我想最後兩個特徵是帝才有的特徵吧。
 
「順便一提,慧音老師曾經說過『狡兔三窟』。地上的兔子會挖洞築巢,而且會有很多入口;崇尚潔淨的月兔是不築巢的,這也是月兔和地上兔的差異喔。」
 
原來兔子挖洞築巢是他們的天性。
 
學到了小知識呢。
 
此時鈴仙站起身子,用浴巾包裹身體,水滴沿著曼妙的身材曲線順流而下。
 
「泡太久會頭暈暈喔,忘子小姐。請讓我來幫您擦身體吧!」
 
 
 
 
在鈴仙小姐幫我擦乾頭髮時,我問了一個之前就想問的問題。
 
「鈴仙小姐,為什麼會從月亮搬到永遠亭呢?」
 
鈴仙停下手的動作,然後拿起小梳子開始替我梳頭。
 
「與其說是搬來……倒不如說是逃到這裡來的。」
 
「嗯?逃到這裡?」
 
「是啊……已經是快40年前的事了呢。」
 
「咦?40年!?」
 
不愧是月兔,儘管過了40年外表卻依舊停留在16歲左右。
 
「人家還算是年輕的了。與師傅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鈴仙說的是永琳小姐吧?
 
難道她也活了很久?
 
「師傅的歲數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至少有五位數以上吧。」
 
「原來如此……咦咦咦!!」
 
鈴仙小姐竟然用一派輕鬆的語氣帶過驚人的事實。
 
這個真相太令我瞠目結舌了。
 
忘子決定不再考慮非常人能理解的年紀問題,回到剛才的話題。
 
「鈴仙小姐為什麼會逃到幻想鄉呢?」
 
「嗯……那時候月球發生了一場戰爭。」
 
「戰爭?」
 
「對啊,就是戰爭。我聽到地上的人類要攻打月都,每天晚上都擔心的睡不著。
 
我以前是一個非常膽小的人,尤其是遇到這種打打殺殺的時候就會更加害怕。
 
雖然知道自己身為一位軍人害怕戰鬥不成體統,但我還是無法面對不斷襲擊過來的恐懼。
 
所以,我逃走了。
 
拋下我的同伴,拋下對我嚴厲但人很好的師傅,拋下自己身為軍人的自尊……
 
披著羽衣逃到充滿污穢的地上。
 
 
『妳就是從月都逃跑的月兔嗎?』
 
40年前,八意永琳舉著弓箭對準月兔的心臟問道。
 
『……是。』
 
拖著虛弱的身軀,月兔苟延殘喘地回道。
 
『為何前來此地?妳的目的是什麼?』
 
『月都……被地上人侵略了……我……逃出來了……』
 
虛弱的月兔雙膝跪地,眼淚滑過沾滿血跡和污漬的雙頰。
 
『月之賢者——八意大人——請救救……我們。』
 
隨後,月兔倒在泥濘的草地上失去意識。
 
良久,當月兔甦醒時,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被很好的包紮起來了。
 
 
『妳醒了嗎?』
 
 
月兔警覺性的想移動身子,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別亂動,妳的身體還沒完全恢復。況且在還沒明白妳的目的前,我是不可能讓妳動的喔。』
 
『八意大人……』
 
八意永琳輕鬆地坐在辦公桌旁的椅子上。
 
『既然妳恢復意識了,那就讓我們開始吧。』
 
『開始……?』
 
『關於您提到的月面戰爭,能和我詳細說明嗎?』
 
 
======【下集待續】======
 
在廣為人知的故事中,總是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