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8:八意永琳

======【018:八意 永琳】======
 
當我一踏入永遠亭,我馬上被古色古香的奇幻氛圍所吸引。
 
長廊的木地板被打掃得一塵不染,兩旁樹立著數也數不清的泛黃拉門,拉門上倒映著枝繁葉茂又栩栩如生的竹林剪影。
 
空氣中摻雜著一種草藥和木頭的薰香味,彷彿連心神都安定了下來。
 
走過長廊的途中,我悄悄瞥了一眼拉門上的竹林剪影……
 
 
咦?總覺得那些竹林剪影好像真的在晃動?
 
 
我揉了揉眼睛,想重新仔細看了一眼。
 
 
「忘子小姐,這邊請。」
 
 
鈴仙小姐忽然對我說道,並打開其中一個拉門。
 
 
「哇嗚!」
 
 
我忍不住屏住呼吸,抵擋撲鼻而來的可怕味道。
 
那是一種混合濃郁草藥香和強烈酸味的味道,味道之強烈讓我忍不住好奇永琳小姐為何可以忍受。
 
當我進入房間時,讓我不禁吃了一驚。
 
塞滿瓶瓶罐罐的櫃子,擺滿玻璃器皿的大木桌,還有一張上下掛著四個環的白色躺椅。
 
為什麼會有金屬環呢?
 
永遠亭的藥師走到木桌旁,重新自我介紹。
 
 
 
「午安,我的名字是八意永琳,是這裡的藥師。請問您的名字是?」
 
「您好,永琳小姐。我的名字是悠久忘子。」
 
「呵呵~真是個好名字~」永琳小姐的眼睛雙眼發亮,似乎對我很感興趣。「我的徒弟似乎給您添麻煩了。之後我會好好的調教她的,請您不用擔心~」
 
站在一旁的鈴仙小姐開始打冷顫了。
 
「那個……永琳小姐。請不要太為難鈴仙小姐。畢竟是我拜託鈴仙小姐帶我來的,如果沒有她的幫助我可能永遠無法見到永林小姐。」
 
「比起自己,更關心別人呢。」永琳露出微笑,「請放心吧。把重要的病人帶來永遠亭也是鈴仙的工作,而她也好好地完成了。是吧,鈴仙?」
 
「是!師傅所言及是!」
 
鈴仙小姐像軍人一樣敬了禮。
 
果然,鈴仙小姐非常怕她的師傅呢。
 
 
「我們回歸正題吧,忘子小姐。請問您為什麼會想來永遠亭呢?」
 
 
*少女說明中*
 
 
「原來如此,事情我都瞭解了。」永琳小姐優雅的托著下巴沉思一陣之後說道。「簡單來說,忘子小姐希望我做出一種可以抑制您的能力,或者說是『控制』能力的藥吧。」
 
「真是不好意思……」我微微點了點頭。
 
「嗯……忘子小姐,請問妳知道自己為何會擁有這個能力嗎?」
 
「嗯?不知道……」
 
「那麼,請問妳知道這個能力的運作原理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
 
「原來如此……這樣好了,請讓我幫您檢查一下您的身體,再下結論吧。」
 
永林小姐請我先坐在躺椅上,讓她用一條連接奇怪的東西(一端連著金屬圓盤,一端分叉開來並掛在兩邊耳朵)貼近我的身體。
 
不知道永琳小姐可以用金屬圓盤聽到甚麼?讓我有點好奇。
 
永琳小姐把我的全身上下,連同背部全都聽了個遍。
 
「嗯~~?」
 
還發出很大的疑問聲。
 
「那個……永林小姐?請問您發現甚麼了嗎?」
 
永琳小姐取下掛在耳朵的管子,但是並沒有回答我的疑問。
 
「讓我看看妳的手。」
 
我聽話的伸出左手。永琳小姐仔細端詳了我的手指、手掌甚至到手臂,有時還會按了按我的手掌問我會不會有感覺,但我很誠實地說一點感覺都沒有。
 
在右手也經過同樣的診斷後,永琳小姐回到座位在一張紙上寫下一些東西。
 
「鈴仙,去拿針筒幫她抽血。」
 
「知道了,師傅。」
 
 
──抽血?
 
 
「放心吧。」永琳小姐也只是微笑著說道。「只是需要取一點點的血液做分析而已。」
 
我看著鈴仙熟練的在我的手臂上綁上一條軟軟的管子,然後開始在我的手臂上不知道在找甚麼東西……
 
摸了許久之後……
 
 
「呃……咦?啊咧?怎麼找不到血管?」
 
「血管?」
 
這時永琳也走過來看著我的手臂,然後對鈴仙小姐說道。
 
「鈴仙,妳先去我的實驗室拿分析血液用的工具吧。」
 
「咦!?那……抽血怎麼辦?」
 
「我來做吧。針筒給我。」
 
「唔……我知道了。」
 
 
儘管鈴仙對自己的表現不怎麼滿意,但她還是聽話的把針筒交給永琳。
 
 
永林小姐似乎一下子就找到被稱為「血管」的地方,從那裏把針扎了進去。
 
意外的,我沒有感到任何痛處。
 
但是,為什麼心裡會有一種緊縮的感覺呢?
 
等到針筒裝滿紅色的液體後,針就被拔出來了。
 
永琳小姐在剛剛針頭插進去的地方按上一塊涼涼又柔軟的東西,並叫我自己按著。
 
雖然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做的意義,但我還是照做了。
 
「嗯,這樣檢查就算是完成了。」永琳小姐說道。「棉花按著等兩分鐘後就可以丟掉了。至於妳的檢查結果大概需要兩天才能出來,我建議這兩天妳可以住在永遠亭裡休息。」
 
「……咦?」
 
我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
 
「嗯?有甚麼問題嗎?」
 
「啊……那個……我真的……可以住在永遠亭嗎?」
 
 
忘子的擔心不是沒有原因。
 
畢竟經過守矢神社的事件之後,不管是誰都會有所顧忌才對。
 
但是,永琳小姐似乎沒有特別在意。
 
 
「當然可以嘍?啊~您是擔心會發生像守矢神社一樣的事情吧?」永琳搖了搖手中的血液,溫柔的笑道:「放心吧。雖然妳的能力的確很不可思議,但如果不實際觀察的話也沒有檢查的意義了呢。我會請鈴仙幫妳準備房間,還有就是……也要請妳和公主見一面呢~」
 
「……公主?」
 
「呵呵~先去整理妳的儀容吧。待會兒見面的時候可不能失禮喔。」
 
 
 
 
忘子離開診療間後,永琳繼續端詳手中的血液。
 
不,與其說是血液──
 
 
「真是厲害,連血液都是假的。」
 
 
忘子並不知道,其實八意永琳已經活了千年之久,她所擁有的才識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她一眼就能看出手中的血液,只不過是一種純粹能量的集合體而已。
 
 
換句話說,悠久忘子並不是人類。
 
 
所以她不會感覺到疼痛,也沒有生物該有的血管或脈搏。
 
永琳推測忘子應該和她們一樣,都具有不老不死的體質吧。
 
既然忘子不屬於人類,那她應該屬於甚麼呢?
 
她也不算是妖怪,也不算是幽靈……
 
說她是神明之類的好像也不太對……
 
永琳很快就意識到,『悠久忘子』是從未在幻想鄉見過的生命物種。
 
 
「雖然還不清楚到底是誰做的……總之,就先讓我仔細研究一番吧。」
 
 
======【下集待續】======
 
當偽物的模仿與真物無異,是否還能稱為偽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