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7:因幡帝

======【017:因幡 帝】======
 
鈴仙繼續帶我穿過眼花撩亂,讓人分不清東南西北的迷途竹林。
 
不知是不是運氣好。在接下來的路程上,鈴仙小姐都沒再掉進落穴陷阱了。
 
「鈴仙小姐剛剛喊著的那位名字是『帝』的人,是誰啊?」
 
鈴仙修長的耳朵無力的軟下來,嘆了口氣回道:
 
「唉~她的名字叫『因幡帝』,是一隻住在迷途竹林很久的妖怪兔子。關於她的身世人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雖然遵從師傅的指示要好好和她相處,但她總是一直對我惡作劇,而且是從不看氣氛場合的超~級惡劣的惡作劇。完全不知道她的腦袋到底在想甚麼……」
 
恩……感覺鈴仙小姐似乎不怎麼喜歡帝呢?
 
「忘子小姐也要小心一點比較好。」
 
「咦?我嗎?」
 
「因為忘子小姐是優雅的淑女,萬一遇到像帝那樣的頑劣分子,很容易被她牽著鼻子走的!」
 
會被牽著鼻子走啊……
 
經鈴仙小姐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會變成那樣呢……
 
「因幡帝……長的是甚麼模樣呢?」
 
「嗯……基本上她和其他妖怪兔長得差不多。同樣都有著兔子耳朵,身高比較矮……啊,對了!有一個最明顯的特徵,那就是……
 
 
啪擦!!
 
 
「欸…!?
 
鈴仙和我不約而同地看著地上。
 
一條結實的繩圈陷阱剛好纏住鈴仙的左腳踝。
 
 
下一瞬間,鈴仙就被狠狠地拋向天空!!
 
 
 
「不會吧啊啊啊啊…………」
 
 
「鈴仙小姐!!!」
 
 
 
鈴仙發出一聲嘹亮的慘叫,而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鈴仙小姐消失在天空的彼端。
 
 
沒想到還有利用彎曲竹子做成的彈弓陷阱啊……
 
真是長見識了。
 
 
一陣風把竹林吹的颯颯作響,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我,悠久忘子,孤身一人站在迷途竹林裡。
 
少了鈴仙小姐的帶路,我連哪裡是出口都不知道……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沙……沙……
 
 
忽然間,我感覺到背後的竹林有東西在動!我連忙回過頭,緊張的問了一句。
 
「有…有誰在那裏嗎?」
 
 
沙沙!!
 
 
「……嗯?」
 
 
從竹林裡,走出一位嬌小的女孩子。
 
她有一頭黑色蓬軟的短髮,穿著可愛的粉紅色連身裙。頭上長著一對又大又圓的兔子耳朵,紅寶石般的眼睛好奇地看著我。
 
「嗯?奇怪了~?為什麼這裡會有人類姊姊啊?」
 
……人類姊姊?
 
雖然用詞很奇妙,不過從那對兔子耳朵來看……這名少女應該就是妖怪兔吧?
 
「妳好!我的名字是悠久忘子,請問妳的名字是?」
 
妖怪兔微微歪了個頭回道。
 
「名字?我們沒有名字。只有我們老大才有名字。」
 
「老大才有名字?」
 
「咱們老大的名字是『帝』,住在亭子裡的師傅都是這麼叫她的~」
 
帝……是鈴仙小姐剛剛提到的那隻妖怪兔嗎?
 
還有她說的師傅……是指那位藥師吧?
 
 
「欸欸~人類姐姐,我可以叫妳忘子姐姐嗎?」
 
面對忽然的要求,我點了點頭答應。
 
「太好了!忘子姐姐是人家交到的第一個人類朋友喔。人家好高興。」
 
兔子興奮地跳上跳下,看起來非常高興。
 
「對了對了!忘子姐姐,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
 
又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了。
 
我簡單的做出回答。
 
「因為姐姐想找你們的師傅諮詢,所以我請鈴仙小姐帶我去永遠亭。只是……」
 
我的視線回到鈴仙飛走時的天空,「鈴仙小姐採到陷阱,不知道飛去哪裡了。」
 
 
…………噗哧!
 
 
咦……我剛剛好像聽到一個笑聲?
 
我回頭看著妖怪兔,她正露出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應該是我的錯覺吧?
 
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壞心眼的在背後偷笑呢?
 
 
「吶吶~忘子姐姐,妳想去永遠亭對吧?人家可以帶妳去喔~」
 
 
兔子如此提議。我有點不知所措。
 
這隻兔子看起來很友善,而且也很可愛。如果請她幫忙的話應該也能順利抵達目的地吧?
 
但我也擔心鈴仙小姐回來找我時,萬一找不到時又該怎麼辦呢?
 
「忘子姐姐,如果您擔心鈴仙姐姐的話,我們可以在這裡做個記號,讓鈴仙姐姐知道是我帶妳去永遠亭了~」
 
兔子看了看我,完全猜透我的心思。
 
不過她說要做記號……怎麼做啊?
 
只見兔子從脖子上取下胡蘿蔔裝飾的項鍊,把它綁在附近的一棵翠綠竹子上。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我們趕快走吧~忘子姐姐。」
 
「啊……我知道了。請不用拉我的衣服……」
 
真是意外,她拉衣服的力量好大啊……
 
就這樣,我被這隻小小的妖怪兔領路,繼續朝著永遠亭的方向前進。
 
 
*月兔移動中*
 
 
鈴仙‧優曇華院‧因幡非常懊惱。
 
因為踩到不該踩的陷阱,結果這一飛就是飛到迷途竹林的邊緣。
 
她不像神社的巫女可以騰空飛行,但對自己的腿力非常有自信。
 
當她從天空往下掉時,她奮力轉過身子,把其中一棵竹子做為跳板用力一蹬,安全的回到地面上。
 
「竟然設這種害死人不償命的陷阱,回去之後絕對要了帝的屁股!!」
 
嘴裡嘟噥著危險的詞彙,鈴仙憑著自己的記憶迅速回到剛才與忘子分開的地點。
 
 
然而,當她回到現場時,忘子早已不見人影。
 
 
「哈……哈……」
 
 
不會吧?按照忘子小姐的個性,她應該不會走遠啊?
 
鈴仙撐著身子用力深吸一口氣,豎起修長的耳朵,仔細聽著竹林裡的動靜。
 
她一邊聽著一邊左顧右盼,忽然間發現了甚麼。
 
保持警戒的同時,鈴仙取下綁在竹子上的胡蘿蔔項鍊。
 
她瞬間就理解忘子是被誰帶走了。
 
 
「…………這才是妳的目的嗎,帝?」
 
 
鈴仙嘆了一口氣,把項鍊收進裙子口袋,繼續向前趕路。
 
 
*少女移動中*
 
 
我跟著妖怪兔的腳步繼續前往永遠亭。但是對於這趟路程,我的疑惑也越來越大。
 
妖怪兔有時帶我繞了很大一圈,有時還跨過空無一物的地方。儘管之後我問了妖怪兔為什麼要這樣走,她也只是笑了笑說「不想迷路的話照做就對了~!」。
 
於是,我決定問其他令我好奇的問題。
 
「為什麼會叫做『永遠亭』呢?有甚麼由來嗎?」
 
「由來嗎……?答案很簡單,因為那裡『永遠不會改變』喔。」
 
「嗯……?這是甚麼意思呢?」
 
「『永遠亭』被施下了永遠的魔法,所以好幾百年都不曾改變過。」
 
……不曾改變過?
 
「唉呀呀~那真的是非常神奇的魔法呢!儘管人家也活了好幾百歲了,永遠亭卻依舊是永遠亭。不曾因為時間腐朽,不曾因為時間改變。無論對宅邸還是住人而言,時間彷彿永遠停下來了,一絲一物都不曾改變過。這就是永遠亭的命名由來吧~」
 
 
原來如此。
 
永遠不變的宅邸嗎……?
 
話說……原來這隻妖怪兔已經活了好幾百歲了?
 
 
「好啦~咱們已經到啦!忘子姊姊,這裡就是永遠亭。」
 
 
妖怪兔張開雙手,向我展示一座充滿神祕氛圍的氣派大宅。
 
圍繞四周的竹林生長的異常高聳,濃密的竹葉擋下大部分的陽光,只留下幾道微弱的光線輕輕灑在日式風格的屋頂上。
 
我跟著妖怪兔的腳步走到宅邸的正門,上面掛著一幅用優雅字體書寫的匾額。
 
 
 
這裡就是那位藥師的住所嗎?
 
不知道人在不在呢?
 
 
「忘子姊姊忘子姊姊~」
 
妖怪兔拉了拉我的衣服。
 
「啊……真的很謝謝妳。呃……可愛的兔子小姐。」
 
「嘿嘿~人家帶忘子姊姊安全來到永遠亭了~所以……」
 
可愛的兔子少女伸出手,好像叫我給她甚麼東西?
 
「呃……請問這是甚麼意思?」
 
「欸~?不會吧~忘子姊姊,人家可是安全把姊姊帶到永遠亭了喔。總是要收個嚮導費吧~?」
 
「嚮導費……?」
 
「沒錯。嚮導費!大概五塊錢就可以了~」
 
「可是……兔子小姐一開始沒有說啊?更何況……錢甚麼的,我沒有啊……」
 
「是喔?沒錢喔~?」
 
妖怪兔露出狡詰的微笑。
 
「既然沒錢,那就只好請姊姊回到迷途竹林的深處嘍~」
 
 
啪擦!!
 
 
令人不舒服又熟悉的聲音,從我的腳下傳來。
 
一條結實的繩圈,不知何時竟然纏在我的腳上了!!
 
此時此刻,鈴仙被彈飛的那一刻歷歷在目。
 
 
「等……等一下!兔子小姐,我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了,難道您想要……」
 
 
「嘖!嘖!嘖!請注意妳的用詞,忘子妹妹。」
 
 
妖怪兔華麗的轉了個圈,重新自我介紹。
 
 
「人家可是統領迷途竹林所有妖怪兔的老大,因幡帝喔~」
 
 

 
 
說完這句話,我被彈到了天空!
 
直到此刻,我才意識到自己從頭到尾被帝擺了一道。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噗!?」
 
 
原本以為我會就這樣飛到天空,然而……
 
一個迅捷的身影從竹林躍起,一把抱住我的身子……
 
 
我抬頭往上一看……
 
飄逸的紫色長髮,乾淨的白色襯衫,還有炯炯有神的紅色雙眼……
 
 
「鈴仙小姐!?」
 
「忘子小姐,抱歉讓妳久等了!」
 
鈴仙小姐靈活的在竹林跳來跳去,最後帶我平安的降落地面。
 
 
我重新站起身子,剛好看到因幡帝露出不悅的臉色。
 
「甚麼嘛~!這麼快就回來啦~真無聊……伊咑咑咑咑咑!!!
 
 
啊,不知何時鈴仙小姐已經跑到帝的面前用力拽她的臉頰。
 
 
「因幡帝妳是太久沒被人家修理過了現在連對師傅的客人都敢惡作劇了啊耳朵硬了啊尾巴硬了啊現在都把人家的話當耳邊風了是吧今天人家絕對要好好的讓你從頭到腳體會一下甚麼叫做瘋狂的恐怖──」
 
 
『還不快住手,鈴仙!』
 
 
那是一句非常具有威嚴,非常具有份量的命令。足以讓人的心臟受到強烈壓迫感的話語。
 
我緊張的看著永遠亭的門口,一位身穿紅藍配色套裝,戴著藍色護士帽,留著一頭文雅銀色長髮的女士正站在那裏。她冰冷的眼神透著不容反抗的威光,讓人不敢輕舉妄動。
 
鈴仙小姐雙手發抖的放開帝,就像被抓個正著的現行犯一樣高舉過頭。
 
「我不是說了要和帝好好相處嗎?怎麼又打架了?嗯~?(溫柔的微笑)」
 
「師……師傅……請……請聽我解釋……(抖)」
 
 
鈴仙小姐……已經不只身體,連聲音都在顫抖了呢。
 
不過她說的師傅,就是指這位女士嗎?
 
 
「待會兒我在聽妳好~好~解釋。妳現在應該有更要緊的事去做吧~?」
 
「是……是!!」
 
一溜煙的,鈴仙小姐已很快的速度衝進永遠亭裡了。
 
 
「呵呵……抱歉,美麗的姑娘,讓您見笑了。」
 
銀髮女士轉身走到我的面前,露出親切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八意 永琳,歡迎來到『永遠亭』。」
 
 
======【下集待續】======
 
人人都有一體兩面。
 
我們無法知道在和善的面具下,隱藏了甚麼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