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3:守矢神社的早晨

======【013:守矢神社的早晨】======
 
 啾──啾──啾────!! 
 
早起的鳥兒站在窗邊輕快地唱著歌,繞樑的樂曲逐漸喚醒我的意識。
 
「嗚……恩──……」
 
在鋪好的鬆軟床墊上捲曲著身子,我緩緩睜開眼睛。
 
模糊的視線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我環顧四周。
 
(…………嗯?這是哪裡?)
 
這是一個大約三個禢禢米大的木造房間。房間內除了梳妝台和一個看起來很老舊的衣櫃之外,甚麼都沒有。
 
我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決定努力打起精神。
 
自然而然地摺好棉被,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我走出房間。
 
晨曦的朝陽和帶點涼意的微風輕拂臉頰,讓我冷不防地打了個哆嗦。
 
柔和的陽光映照白色鳥居,在碧藍的天空下顯得熠熠生輝
 
(……想起來了。這裡是守矢神社……)
 
接受了早苗小姐的好意,在守矢神社住了一晚。
 
不知道該怎麼答謝她才好……
 
有沒有甚麼我可以幫上忙的事呢?
 
 
(嗯……?有股很香的味道?)
 
 
香味是從廚房裡傳來的。
 
似乎還可以聽到微小的哼歌聲?
 
 
我放慢腳步走了過去,從廚房的門口見到早苗正在一邊哼著歌一邊切菜。
 
秉持著早晨的禮儀,我站在門口向早苗問候。
 
「早苗小姐,早安。」
 
 
「啊!神奈子大人……您早………………呀啊啊!妳妳妳是誰啊!!?」
 
 
……咦?
 
 
……我是誰?
 
 
「早苗小姐,我是悠久忘子啊?」
 
 
「悠久……忘子……?」
 
 
早苗的眼中充滿困惑和疑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您忘記了嗎?昨天承蒙早苗小姐的好意,招待我在神社住了一晚……」
 
「等等……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昨天傳教完後我就直接回家了啊!而且我們才第一次見面,憑甚麼要我招待啊?」
 
 
「咦……?」
 
 
第一次見面……?
 
 
可是……我們『昨天』就見過面了啊?
 
 
究竟是為什麼?
 
 
究竟是哪裡不對?
 
 
為什麼早苗小姐她……沒有我們相遇的記憶呢?
 
難道昨天的一切……全都只是我的幻想而已嗎?
 
 
早苗小姐揮舞著手上的菜刀,生氣地說道:
 
「啊!妳妳妳該不會是想來偷東西的吧!?我是不會讓妳得逞的!!」
 
早苗小姐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手上的菜刀步步進逼……
 
我……我到底該怎麼辦?
 
 
『還不快住手!早苗!』
 
 
「「呀啊啊啊!!!」」
 
 
忽然從背後竄出的咆嘯聲,嚇得我們倆不約而同退了一步。
 
神奈子大人威嚴地走進廚房,怒目瞪視早苗小姐。
 
「我是怎麼教妳的,早苗?竟敢對妳親自招待的客人刀劍相向!這就是妳的待客之道嗎?」
 
「唔哇哇哇!非常對不起神奈子大人!!」早苗連忙丟下手中的刀子,直接跪地磕頭謝罪。
 
「就算面對初次見面的客人,也不能做出如此失禮的事!妳想敗壞守矢神社的名聲嗎?」
 
「非常對不起神奈子大人!一切都是我的錯!無論是甚麼懲罰我都會接受的!」
 
「……唉,妳應該道歉的人不是我吧?」神奈子嘆了口氣說道。
 
早苗可憐兮兮地爬到我面前,用非常大的音量說道。
 
「對不起,忘子小姐。對於剛剛的失態,我向您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要殺要剮都隨便妳!」
 
人生第一次被人磕頭道歉,而且還磕到地板上了……
 
「早苗小姐……請妳站起來吧。雖然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感到抱歉。」
 
讓早苗小姐磕頭謝罪,讓我很過意不去。
 
我蹲下把早苗攙扶起來。
 
「妳願意原諒我嗎?」
 
「倒不如說我想請求您的原諒,早苗小姐。抱歉讓您受驚了。」
 
「嗚嗚嗚…………忘子小姐~~~!!!」
 
 
(用力抱緊!)
 
 
唔唔唔……好……好難受……
 
 
神奈子擺出一副「這是在演哪齣?」的表情苦惱地摸著自己的額頭。
 
「唉……難道我對早苗的教育方針出錯了嗎,諏訪子?我怎麼感覺她的常識出現嚴重偏差了?」
 
不知從何時起就躲在神奈子背後的諏訪子探出頭來回道。
 
「放心啦~神奈子。早苗只是比較喜歡又軟又萌的妹子而已啦~」
 
「…………這更加令人擔心吧!」
 
 
 
 
儘管一早就引起不小的騷動,守矢神社的早飯一如往常的開始了。
 
早飯包括一碗白飯、一碗築前煮,以及一碗味噌湯。
 
看著香味四溢而且塞得滿滿的築前煮,感覺食慾又來了。
 
 
「「「「我開動了~!」」」」
 
 
經過昨天的練習,現在使用筷子也用得有模有樣了。
 
不過……早苗小姐已經忘了昨天的事。那麼我們昨天一邊練習一邊聊天的事,她應該也忘得一乾二淨了。
 
一乾二淨……什麼都沒有……
 
我原本以為只有名字比較不容易讓人記住,但沒想過居然連昨日相遇的記憶也會一起消失。
 
可是,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好像還記得我的樣子?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大家默默吃完早飯後,神奈子大人開口說道。
 
「藉著這個機會,我們把問題一次釐清吧。」
 
「恩恩~首先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早苗,妳真的不記得忘子小姐了嗎?」
 
「嗯嗯嗯……很抱歉!我完全不記得了。」
 
「那麼~忘子小姐,妳還記得早苗嗎?」
 
對於神奈子大人的問題,我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這麼一來就明白了。」
 
神奈子思索了一下後,對我說道。
 
 
「忘子小姐……恐怕早苗就是受到妳的能力影響才會忘了妳的事。」
 
 
「……我的能力?」
 
「不瞞您說~我們已經從天狗那兒聽說過妳的事了。」諏訪子大人舉起手指頭開始算著。「能夠讓人忘記自己的名字,讓人無法使用自己的能力(符卡),再加上現在還能讓人忘記自己的存在~~」
 
 
「所以我們推測妳的能力是……『讓人遺忘存在程度的能力』。」
 
 
讓人遺忘存在程度的能力?
 
 
「簡單來說,就是讓別人忘記事情的能力--尤其是關於妳的事。」神奈子說道:「但妳的能力似乎會因為對象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
 
有些人只會忘了姓氏。
 
有些人會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可…可是,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不是還記得我嗎?」
 
「嗯嗯~~忘子小姐說的對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神明是不需要睡眠的。」
 
神奈子大人如此說道,但我還是不明白。
 
「咯咯~雖然妳們感覺不出來,但是身為神明的我們可是感覺得出來喔~」
 
諏訪子輕笑了幾聲,然後從袖子裡伸出自己的右手。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最令我震驚的一幕。
 
早苗看了也嚇得倒抽一口氣。
 
「諏訪子大人……妳的手!?」
 
雖然還看得到形狀,但是毫無疑問。
 
諏訪子大人的右手變成半透明了。
 
「早苗……妳還記得神明是因為什麼而存在的吧。」
 
「當然記得!神明是依靠『信仰』而存在。神明得到越多『信仰』,其力量就會越大……咦!?難道說!?」
 
「嗯嗯~妳們在睡覺的時候,我們的信仰流失得特別快……而且毫無疑問,流失掉的全都是早苗的信仰。」
 
「我……我的!?」早苗也驚訝地瞪大眼睛。
 
「真沒想到才過一個晚上,諏訪子的『信仰』就消失了不少。」
 
「幸好『被遺忘』掉的只是早苗一小部分的信仰,真是萬幸呢~~」
 
但是看在我的眼裡,這並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所謂的信仰,就是指相信神明存在的心。
 
如果神明失去的信仰,那麼神明也將不復存在。
 
換句話說,諏訪子大人的『信仰』會消失……原因就是我自己。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甚麼都沒做的情況下,就能對神明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忘子小姐,我感到很抱歉。」神奈子對我說道。「妳的能力非常特別,只要多加以控制就能成為在幻想鄉生存最佳的武器。但是你的能力對神明而言影響很大,只過一天還好,但是待太久的話恐怕連早苗……」
 
「也就是說,如果連祭祀我們的風祝也忘了我們的存在……不只是我而已,神奈子的立場也很危險喔~」
 
「怎麼會……我怎麼可能忘了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呢?」
 
早苗不願相信神明陳述的事實,煩惱的低頭思考。
 
「…………」
 
 
嗯……神明大人的結論很簡單。
 
 
我的能力本身對他們而言是一種威脅,希望我能離開這裡。
 
我心裡明白,明白的很徹底。
 
但是,這股悶在胸口的感覺,究竟是什麼呢?
 
「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還有早苗小姐……」我開口說道,面帶著笑容。「謝謝妳們的招待。造成你們的不便,我深感抱歉。」
 
「等一下!忘子小姐,您要離開了嗎?」
 
「嗯,畢竟繼續叨擾你們也不太好。」
 
「怎麼會……神奈子大人,難道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如果我能蒐集到更多信仰,是不是就能讓忘子小姐留下來呢?」
 
「……諏訪子一天流失掉的信仰相當於妳蒐集30天的份量,你有信心追上這個速度嗎?」
 
「咕嗚……!?」
 
儘管早苗努力想挽留忘子,但對現在的早苗而言仍難以達到神奈子的目標。
 
「嗯嗯嗯~好可惜喔~除非忘子能夠控制自己的能力,不然人家很快就會消失了~」
 
「諏訪子大人,請別講這種傷心話啦……」早苗沒好氣地回道。
 
看來大勢已去了呢。
 
「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還有早苗小姐。」我開口說道。「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很高興認識妳們。期望我們來日能再相會。」
 
「嗯……我也是。忘子小姐,希望下次見到妳時能有所成長。」
 
「只要妳能學會控制自己的能力,我們就能友好的相處下去嘍~~」
 
早苗小姐則是走過來緊握住我的手。
 
「至少……至少讓我送您下山!可以吧,神奈子大人?」
 
「當然可以,早苗。但別忘了妳的晨間修行喔。」
 
「我知道了。忘子小姐,一起走吧。讓我送您到村莊吧。」
 
 
======【下集待續】======
 
人總是得離開原本的舒適圈,然後尋找下一個舒適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