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2:守矢神社的夜晚

======【012:守矢神社的夜晚】======
 
 
一進入飯廳,菜餚的香味立刻撲鼻而來。
 
說起來,自從來到幻想鄉後就沒吃過甚麼東西了。
 
只吃過靈夢小姐的硬仙貝而已……
 
「忘子小姐,請坐在這裡吧!我來幫大家盛飯!」
 
四角形的木製矮桌上整齊擺著四人份的餐點。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習慣性的盤腿而坐,早苗小姐和我則是坐在對面。
 
亮晶晶的盤子上擺著半條的白肉,兩個碟子裡分別裝著翠綠色長得像花的蔬菜和橄欖色的乾乾癟癟的蔬菜。
 
「忘子小姐,這是你的飯。小心燙喔~」
 
早苗小姐把白米飯盛地滿滿的飯碗小心地遞到我手中。看著微微冒著蒸氣的白米飯,感覺口水也快流出來了。
 
早苗小姐為大家盛好飯後,與神奈子和諏訪子一同雙手合十說道。
 
「「「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雖然被突如其來的奇怪儀式嚇了一跳,但我還是有樣學樣的照做。
 
「嗯~嗯~嗯~~~~!!好好吃喔!早苗的手藝又進步了呢~!」
 
「就是啊……想到她第一次煮出來的飯,真是讓我感動的痛哭流涕呢。」
 
「吼喔~討厭啦!神奈子大人!不要說人家以前的事啦……」
 
餐桌的話題馬上就開始了,但早苗很快就發現我的樣子不太對勁。
 
「……嗯?忘子小姐,怎麼了嗎?看你都沒動筷子,難道飯菜不和您的胃口嗎?」
 
「啊……不是……沒這回事……只是……」
 
 
我剛剛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桌上擺著兩根棒子。
 
原來這個叫『筷子』啊。
 
只是……
 
 
「早苗小姐……請問……『這(筷)個(子)』要怎麼用?」
 
 
早苗小姐驚訝地瞪大眼睛。
 
「難…難道說,忘子小姐不會用筷子?」
 
「…………嗯。」
 
我老實承認。
 
第一次看到這種用具。
 
竟然能夠熟練地使用筷子夾飯菜,早苗小姐她們好厲害啊。
 
「這也難怪。忘子小姐沒有來到幻想鄉之前的記憶,使用筷子這件事對她而言或許是第一次呢。」
 
「使用筷子很簡單喔~!像我這個樣子抓著~!然後開始扒飯扒飯扒飯……啊嗯啊嗯啊嗯~~揪葛嗯出嗚(就可以吃了)~!」
 
「諏訪子大人!不要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啦!這樣對忘子小姐很沒禮貌欸!」
 
「啊哈哈……」
 
我忍不住輕笑了幾聲。
 
 
神明被人類訓誡……這幅光景恐怕只有在守矢神社才看的到吧?
 
 
「嗯嗯~?可是可是~早苗以前也常常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啊~?」
 
「就是啊……而且有時候還會笑到把飯噴出來呢~」
 
 
「嗚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不要把那討厭的過去講出來啊啊啊~~!!」
 
 
「啊哈哈…………」
 
 
早苗小姐也有意外的一面呢。
 
 
總之,筷子被換成湯匙了。
 
用舀的方式,吃飯變得容易多了。
 
用炭火炊的白米飯鬆軟綿密,舌頭可以嘗到飽滿水分的飯粒。
 
舀起一口橄欖色,看起來乾乾癟癟的蔬菜,小心的吃了一口。
 
「……好鹹!」
 
因為實在太鹹了,嗆的我連連咳嗽。
 
「啊啊~!忘子小姐,醬菜要配著飯一起吃啊。」
 
與白飯一起吃比較順口,而且配著白色的肉一起吃也很好吃
 
為何要特意做的那麼鹹呢?
 
聽早苗小姐的說法,似乎是因為經過醃製過的菜可以保存得比較久。
 
 
不過,整體來說……
 
 
「……好好吃。」
 
這是我的真心話。
 
發自內心的讚美。
 
「呵呵!能合您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早苗小姐高興的露出微笑。
 
 
 
 
晚餐過後,神明們說要去山裡面散個步。而我則和早苗小姐留在客廳裡練習使用筷子。
 
「在幻想鄉裡……不對。應該說無論是外界還是幻想鄉,每個人都會使用筷子夾東西喔。忘子小姐只要多練習幾次,很快就能學會了。」
 
早苗小姐對我如此說道。於是我開始練習使用筷子夾豆子。
 
在反覆夾著豆子的時候,我們開始聊起關於守矢神社的話題。
 
 
「早苗小姐,請問一下?之前早苗小姐曾提過妳們是從外界搬進來的,請問是真的嗎?」
 
「哈哈……當然是真的啦。恩……說起來,搬來這裡到底經過多久的時間了呢?」
 
「早苗小姐為什麼要搬到幻想鄉呢?」
 
「……因為信仰。」
 
「信仰?」
 
早苗優雅的喝了一口茶。
 
「忘子小姐,妳知道神明大人為什麼存在嗎?」
 
我搖了搖頭。
 
「神明是從人們的信仰──也就是相信神明存在的心──從一種祈求神明的心靈中誕生的。
 
神明從人們的心中獲得信仰,並透過我們──巫女或祭主──展現神明賦予的奇蹟。
 
說得明白一點,只要相信神明確實存在,那麼神明們就會存在。」
 
「神明是因為信仰而存在……原來如此。可是,我還是不了解早苗小姐搬家的原因?」
 
「我所侍奉的神明──也就是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兩位都是從遠古時代就已經存在的神明。作為從遠古時代就流傳下來的神明,祂們所聚集的信仰不容易消失。但是……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
 
「嗯……那是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那一天,神奈子大人對我說了。
 
 
『早苗……已經沒辦法了。我們已經蒐集不到這塊土地的信仰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絕對會消失。』
 
 
由於外界的科學日新月異,人們漸漸能用科學現象解釋神明的奇蹟。於是科學取代了神明,奇蹟能夠一次又一次的不斷再現。到了現代,包括我的同學們,都已經不相信神明存在了。」
 
「……嗯?可是,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明明就存在啊?為什麼他們看不到呢?」
 
早苗面帶無奈地回答我的疑問:
 
「神明是因為信仰而存在。只要心中存有一絲神明不存在的念頭,神明就不會顯現在人們的面前。」
 
「但早苗小姐卻看的到……這是為什麼呢?」
 
「嗯……這個問題我也不是很明白。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能看到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了。」
 
 
從早苗小姐的口中,可以聽得出來。
 
早苗小姐的心中,對兩尊神明的存在毫無迷惘。
 
如同我對兩尊神明的印象一樣。
 
就算有人對我說神明根本不存在,我還是會認為祂們確實存在吧。
 
 
「啊……」
 
難道說……?
 
「早苗小姐是因為自己侍奉的神明在外界蒐集不到信仰,所以才搬到幻想鄉來嗎?」
 
「……嗯。而且是我自己擅自主張跟過來的。」
 
 
在那個下雨的日子,神奈子大人對我說道:
 
『早苗,我決定把守矢神社搬到幻想鄉。那裏的人們自從與這裏隔絕之後,還保留著遠古時代的生活方式,以及對神明的信(敬)仰(畏)之心。』
 
『早苗~以後妳再也不用勉強自己喔~』
 
 
諏訪子大人的身形已經變成半透明了。身為土著神的諏訪子,祂所持有的信仰心本來就沒辦法與身為山神和風神的神奈子相比。
 
自然而來,失去信仰的祂存在也將日益淡薄。
 
 
『我不要~!神奈子大人與諏訪子大人不再的話……我以後該怎麼辦才好?』
 
 
其實我已經知道,離別的日子總是會到來。
 
無論如何宣揚,無論如何蒐集信仰。
 
在別人的眼中,只會被當成胡言亂語的怪人而已。
 
 
『既然神奈子大人要離開的話……我也要!請您也帶我一起離開吧!』
 
『……早苗~』
 
『……早苗,妳要知道一但妳也一起搬到幻想鄉,就再也無法回來了。妳的姊姊和朋友,所有人都不會認得妳……一旦搬到幻想鄉,連同妳的過去和現在全部都將被抹消!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關係!!』
 
『如果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都不在了,那我寧願……寧願死在這裡!』
 
 
 
啪!!!
 
 
 
『神奈子~!快住手!!』
 
 
我第一次被神奈子大人甩了巴掌。
 
撫摸著疼痛的臉頰,眼淚不斷從眼裡流出。
 
 
『我是怎麼教妳的,早苗?身為神明的代言人,絕對不可以說自己想死這種話!這是對自身靈魂的褻瀆!』
 
『對……對不起!神奈子大人!可是……我……』
 
 
儘管流著眼淚,我還是想說出自己的話。
 
『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對我來說是除了姊姊以外最親的人了。聽到自己的親人即將離開而且永遠不再回來,你們要讓我帶著甚麼心情去面對以後的生活啊!』
 
聲嘶力竭地,大聲說出內心想說的話。
 
 
『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難道你們跟姊姊一樣,想把我獨自一人留在這裡,自己離開嗎?』
 
 
『…………唉。妳的子孫還真難纏呢,諏訪子。簡直跟妳一模一樣。』
 
『多謝妳的讚美喔~神奈子~』
 
神奈子大人走了過來,並輕輕擦掉我的眼淚。
 
『早苗,我給妳一天的時間。』
 
『咦……?』
 
『如果妳已經做好離別的覺悟,就好好向大家道別吧。』
 
『明天的逢魔之時~我們會在湖邊等妳喔~』
 
 
 
 
「我跟我的朋友說我要搬到國外生活了,以後也很難碰到面了。我也留下一封信給姊姊,希望她能好好的生活。」
 
「早苗小姐的姊姊對於妳的離開毫不知情嗎?」
 
「嗯嗯~她在我國中的時候離開家裡之後就再也沒回家過了……不過,我想她也已經忘了我吧。」
 
 
生活在幻想鄉的居民,對於外界的人們來說是一種幻想。
 
對生活在外界的姊姊而言,她的妹妹──東風谷早苗──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話題到此為止。
 
 
「喔~忘子小姐也已經能熟練地使用筷子了呢~」
 
「啊……真的欸……」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剛剛還不怎麼會用。
 
現在已經可以用筷子一次夾起三顆青豆了,就好像本來就很熟練一樣。
 
「這或許就是身體記憶呢?雖然大腦已經忘記,但其實忘子小姐的手還是記得使用筷子的感覺。」
 
「嗯……是這樣嗎?」
 
我曾經使用過筷子嗎?
 
 
「對了!忘子小姐。如果不嫌棄的話,不如就先住在守矢神社吧。」
 
「咦?」
 
「忘子小姐妳想想看,妳才剛成為幻想鄉的居民,忽然要為妳準備一個像樣的居所沒那麼快。妳可以先住在守矢神社,等到房子蓋好之後再搬過去也不遲。啊,房子的事請不用擔心,明天我會幫妳去找木工交涉的……」
 
啊啊啊……早苗小姐的背後好像有神聖的光芒……
 
在我的心中,已經認定早苗小姐是一位真正的好人。
 
「真的很謝謝妳!早苗小姐。」
 
「呵呵~這是身為守矢神社的風祝應盡的義務喔~」
 
早苗小姐愉快的說道。
 
「好了!既然決定要住一陣子……忘子小姐,我可以直接叫妳的名字嗎?」
 
「咦?直接叫名字是指……?」
 
「就是直接叫妳『忘子』唷。相對的,妳也可以直接叫我『早苗』喔~」
 
「喔……嗯……」
 
直接叫名字,好像沒甚麼不妥。
 
「太棒了!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呢!」
 
朋……友……?
 
「總而言之,我們先試著叫叫看吧。忘子!」
 
「嗯……早苗……?」
 
「忘子~~」
 
「……早苗~?」
 
「嗯呼呼~~忘子~~~」
 
啊咧?為什麼早苗的臉越靠越近啊?
 
「忘子的頭髮好漂亮喔……可以讓我摸摸看嗎?」
 
「欸……欸……!?這個……那個……」
 
突然提出這種要求,害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沒關係啦!大家都是女孩子,人家絕對會好好的呵‧護‧妳‧喔呵呵呵~~」
 
「早……早苗,請等……等一下啦~~」
 
就在我奮力抵抗早苗的魔爪之時,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嗯~~~~?妳們在玩甚麼啊~~?」
 
 
諏訪子大人蹲在背後狐疑地看著我們。
 
「嗚哇哇哇哇哇!!!諏訪子大人,還有神奈子大人,您們已經回來了啊?」
 
早苗嚇得馬上從我身上離開,坐回原本的姿勢。
 
站在諏訪子身後的神奈子大概也看到我們的親暱舉動,一副受不了的搖了搖頭。
 
「真是的……早苗妳該不會都是用這種方式去蒐集信仰吧?」
 
「才……才不會呢!而且人家只是覺得忘子的頭髮很漂亮想幫她呵護一下……」
 
「……喔?是這樣嗎?」
 
神奈子大人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早苗小姐到底想怎麼呵護……
 
「好啦……時間已經不早了。早苗,今晚讓忘子睡在客房,幫她準備一下。」
 
「咦?不能讓她跟我一起睡嗎?」
 
面對早苗的疑問,神奈子這次反而毫不遲疑。
 
「不行。」
 
早苗的要求被明確的拒絕了。
 
雖然有點失落,但她似乎也沒有想反駁的意思。
 
「沒辦法了呢。忘子,我帶妳去今晚睡覺的房間吧。」
 
 
 
 
午夜時分,守矢神社的湖泊
 
湖泊倒映著明月與星空,以及一根又一根佇立於湖泊中的御柱。
 
神奈子坐在其中一根御柱上,輕輕地嘆氣。
 
 
「神奈子~妳果然跑來這裡了呢~」
 
諏訪子晃悠悠的飛了過來,然後一屁股坐在神奈子旁邊。
 
「喂喂~這裡位置已經夠小了。幹嘛還跟我擠啊?」
 
「有甚麼關係~這樣才顯得我們倆的感情超好的啊~」
 
「哼……隨便妳吧……」
 
「神奈子~妳在想那個孩子的事嗎?」
 
「嗯,沒錯。雖然已經從那隻愛偷窺的鴉天狗那略知一二了,但實際看到還是覺得難以相信。」
 
「……真的呢~雖然看過許多從外界進來的人們。但像她那個樣子的人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就是啊……偏偏早苗好像很喜歡她。我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趁著早苗不在~把她殺掉如何呢~?」
 
「別亂出餿主意,諏訪子。妳也知道做這種事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
 
「說的也是呢~」
 
「但我也不能把那個孩子留在這裡。因為對神明來說,那個孩子根本就是我們的天敵啊……」
 
「放輕鬆點吧~神奈子~」
 
諏訪子蹭了蹭神奈子的身子。
 
「這裡是幻想鄉。只流失掉一天的信仰並不足以讓我消失。更何況~」
 
「更何況?」
 
諏訪子露出狡詐的笑容。
 
「嘻嘻~如果那孩子的力量是真的……明天妳就能名正言順的趕走她了~」
 
 
======【下集待續】======
 
 
心無信仰之人,將不被神所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