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1:守矢神社

======【011:守矢神社】======
 
 
「已經到了喔,忘子小姐。可以睜開眼睛了!」
 
 
透過奇蹟般的神風,早苗小姐牽著我的手一起回到她的家。
 
我忍著刺痛緩緩睜開被淚水沾濕眼睛,看到眼前出現熟悉的光景。
 
 
「忘子小姐,歡迎來到守矢神社!」
 
 
早苗興奮的伸手向我展示道。
 
雖然同樣都是神社,但守矢神社的氛圍與博麗神社有很大的不同。原本以為被夕陽照的通紅的紅色鳥居,仔細一看卻是白色的。神社前院整理的非常乾淨,不像博麗神社一樣到處灑滿落葉。神社本身也與博麗神社很像,但那如神木般粗壯的注連繩被牢牢綁在屋簷下,看起來格外有震撼力。
 
 
「啊!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我回來了!」
 
早苗朝著神社正殿的方向揮手,那裡有一大一小兩個人影走了過來。
 
「歡迎回家~早苗~!」
 
一位金髮戴著帽子的小孩子衝了過來,猛地跳進早苗的懷裡。
 
「歡迎回家,早苗。今天時間比較晚呢,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一位看起來德高望重的紫髮女人面色擔憂的詢問。話說為什麼她的背後背著一圈注連繩呢?
 
「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這位是…………忘子小姐,是最近才剛來到幻想鄉的客人。」
 
啊……早苗小姐已經忘了我的全名了啊。
 
儘管如此,我還是禮貌性的鞠躬問候。
 
「您好,我是悠久忘子。」
 
早苗繼續向我介紹。「忘子小姐,這兩位大人就是我們守矢神社侍奉的神明──八坂神奈子大人和洩矢諏訪子大人。」
 
 
「您好,我是八坂神奈子。以前是掌管山河的軍神,現在專門保佑……啥來著?」
 
「神奈子大人!是考試成就啊!!」
 
「啊啊啊……沒錯!只要相信我的力量,包準您考試無往不利,每科一百分!以後再也不用挨老師的頭槌啦~!」
 
 
這位神明……感覺怪怪的……
 
 
 
「換我了換我了~!你好啊~忘子小姐~!我是洩矢諏訪子~!是守矢神社真正的神明喔~!至於我嘛……專門保佑…………啥來著~?」
 
「諏訪子大人啊啊!!您是保佑幸福成就的啊!!為什麼你們老是忘記了啊!!!」
 
「啊哈哈哈~!好像是這樣呢~早苗。畢竟比起保佑別人,詛咒別人才是我的強項呢哈哈~!」
 
 
這位神明……好像也怪怪的……
 
 
儘管心裡好想趕緊逃離這怪人集團,但離開這裡的話我就要露宿野外了!
 
我一點都不想半夜睡在漆黑的森林裡。
 
十之八九絕對會被妖怪吃掉啊!
 
 
「嘛~其實也不用那麼緊張啦!忘子小姐。妳的事我們已經聽早苗說了。」
 
「好可憐喔~!竟然被博麗的巫女趕了出來~她也太沒人性了吧~!早知道那時候就把她的神社給拆了~!」
 
「諏訪子大人,往事就別再提了啦!忘子小姐,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我先帶您到客廳稍作休息,等會兒就能開飯嘍。」
 
 
 
 
與博麗神社相同,正殿背後就是早苗小姐的生活居所。
 
早苗小姐把我帶到八張褟褟米大的客廳後,就去廚房準備晚餐了。
 
儘管想問有甚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卻被鄭重地回絕了。
 
 
「不行不行!讓遠道而來的客人幫忙做飯太失禮了。請忘子小姐到客廳好好休息吧!」
 
 
……於是乎,我坐在客廳裡休息。與神奈子大人和諏訪子大人一起。
 
 
「…………」
 
 
好尷尬!
 
 
完全不知道要聊甚麼。
 
神奈子大人正閉著眼睛,雙手抱胸不知道在想甚麼。
 
諏訪子大人則是瞪大眼睛把我的全身上下看了個遍。
 
包括帽子上那一對眼睛。
 
就算是我也不怎麼喜歡被盯著看,於是我小心翼翼地提問。
 
「那個……諏訪子大人?」
 
「唔唔……忘子小姐是一位文靜的淑女呢~!跟早苗的氛圍完全不一樣~呢。」
 
「但是能夠這麼快就見到剛來到幻想鄉的人類,緣分這東西還真奇妙。」
 
「……咦?難道神奈子大人從我來到幻想鄉時就已經知道了?」
 
「呵呵……當然知道了。有句俗話說『舉頭三尺有神明』,你來到幻想鄉的事我當然也略知一二嘍~」
 
「別聽神奈子瞎扯了~!她只是把早苗轉述的話重新再加油添醋罷了~」
 
 
被諏訪子大人狠狠地吐槽了。
 
神奈子大人臉上充滿三條線。
 
 
原來神明也不是萬能的啊。
 
「可是……在前往守矢神社的路上,早苗小姐只是叫我閉起眼睛,一路上甚麼都沒說啊?」
 
既然甚麼都沒說,那她又是如何跟神奈子大人交談呢?
 
「早苗身為守矢神社的風祝,能夠隨時用心傾聽並與神明對談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她的身上可是流著諏訪的血呢~!是我們守矢神社歷來最引以為傲的風祝喔!」
 
諏訪的血……?
 
「啊,你還不知道吧?早苗是這傢伙的子孫喔~」
 
神奈子大人看我一頭霧水,馬上做了非常不得了的補充說明。
 
 
……咦?早苗小姐是諏訪子大人的子孫?
 
 
……這歲數怎麼算都不太對吧!
 
 
「啊哈哈哈哈~!看看你一臉茫然的樣子,想必是在算我們幾歲吧~!」
 
「忘子小姐,對我們神明而言無論經過幾百年幾千年,神明的形象永遠是以人們對我們的印象而決定的喔。」
 
「換句話說,無論過了多少年,神明是不會變老的喔~!」
 
「啊……原來如此。」
 
 
順便一提,之後我被半強迫的觀賞了早苗小時候的照片。深感這可能會影響早苗小姐對我的評價,我決定把這件事永遠藏在心裡面。
 
 
「對了……忘子小姐。」神奈子大人好奇地問道:「您對您自己的身世了解多少呢?」
 
欸……?問的這麼突然?
 
「身世……嗎?抱歉……我甚麼都不知道。」
 
「嘿欸~?連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嗎~?」
 
諏訪子大人歪著頭問道。
 
「嗯……」我點了點頭。「當我有意識時,人就已經在幻想鄉了。」
 
「但是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這不是很奇怪嗎?」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名字是我有意識時,有個人告訴我的。」
 
「……那個人是誰~?還記得她的樣貌嗎~?」
 
「嗯嗯……我只記得是一位成熟女性的聲音。」
 
「原來如此……成熟的女性嗎……?」
 
神奈子大人低著頭似乎在思考著甚麼。難道她知道那位女性是誰嗎?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早苗的呼喊聲。
 
 
「神奈子大人、諏訪子大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喔。」
 
「喔耶~!終於可以吃飯了~!」
 
諏訪子大人像小孩子一樣興奮的跳了起來,衝出了客廳。
 
而神奈子大人則是對諏訪子不檢點的行為搖了搖頭,接著說道。
 

「走吧,忘子小姐。我帶你去飯廳。」

 
 
======【下集待續】======
 
在父母眼中,我們永遠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