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10:東風谷早苗

======【010:東風谷 早苗】======
 
「這位可愛的小姐,請問您信教嗎?」
 
原本只是想悠閒的坐在丸子店前等到早苗小姐的工作結束,卻還是被眼尖的她發現了。
 
好尷尬……真的好尷尬……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
 
如果說不信而因此傷害到早苗小姐,導致無法和她商量夜宿的事,會讓我很傷腦筋。
 
但是,如果説相信的話……這種感覺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的感覺更讓我恐懼。
 
畢竟,早苗小姐至今為止的行為……讓人完全不想接近。
 
「請問……是東風谷早苗小姐嗎?」
 
雖然已經知道早苗小姐的名字,只不過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該有的禮貌還是要做到。
 
「恩??沒錯,我就是東風谷早苗。是守矢神社的風祝喔。」
 
 
啊啊……真的是她。
 
雖然笑容很親切,但是是個怪人。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莫非妳是……第一次來到幻想鄉?」
 
「咦!?」
 
早苗小姐把臉湊的很近,碧綠的瞳孔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為…為什麼早苗小姐會知道啊?
 
「啊!看妳這表情,是想問我怎麼會知道,對吧?其實很簡單喔!這裡是幻想鄉唯一的村莊,村里的人幾乎都認識我很久了。既然妳會忽然問我的名字,就代表妳是最近剛來到幻想鄉,而且正在找一位名叫東風谷早苗的人……我說的沒錯吧?」
 
……好厲害。全都被她說中了。
 
「那麼,首先要問的就是……請問該怎麼稱呼您呢?」
 
「啊!您好,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悠久忘子,好像是從外界來的人。」
 
「好像……?還真是奇怪的自我介紹呢。但妳真的是從外界來的人嗎?在妳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來自外界的氣息。」
 
「嗯……?抱歉,我不太了解早苗小姐的意思。」
 
「這個嘛……這樣好了!我問幾個問題,請盡自己的努力回答。」
 
「咦!?問…問題嗎?」
 
聽到早苗小姐突然這麼提議,總之先試著回答吧。
 
「首先是第一問!請問什麼是『手機』?」
 
「咦咦……手雞?」
 
那是什麼生物啊?
 
「第二問!請問忘子小姐就讀哪一所高中?」
 
「咦咦…………高中?」
 
那是在講什麼方位嗎?
 
「最後一問!請問位於日本西邊的大國家叫什麼名字呢?」
 
「嗚嗯……日本……國家……是誰的家啊……」
 
問答結束。
 
早苗小姐似乎理解一般的點了點頭。
 
「果然忘子小姐全都回答不出來,看來不是外界的人呢~」
 
「恩恩……總覺得感到抱歉,我什麼都不知道。」
 
畢竟我沒有來到幻想鄉之前的記憶。
 
雖然曾被靈夢和魔理沙小姐斷定自己是外界人,但連我自己都半信半疑。
 
可是……先撇開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外界人不說。
 
剛才的問題,有一點奇怪。
 
「為什麼早苗小姐知道那麼多外界的事情呢?」
 
「很簡單!因為我就是從外界搬家過來的啊!」
 
「咦…………咦咦咦咦!?」
 
早苗小姐是從外界搬過來的?
 
「那麼……也就是說……早苗小姐是……真正的外界人?」
 
「沒錯!我就是在外界長大,在高中時搬到幻想鄉的東風谷早苗喔。」
 
 
 
 
人間之里的一角,接近魔法森林的路口。
 
「妹紅!」
 
一位留著白色長髮的少女回過頭,發現上白澤慧音正匆匆的走過來。
 
「妹紅!我找妳找好久了!為什麼不在劇場等我?我還以為妳又跑去找人打架了!」
 
 
「拜託……我幹嘛沒事跑去找人打架啊?又不是吃飽太閒。」
 
「那妳為什麼沒在劇場等我呢?我們不是已經約好要去看愛麗絲的人偶劇了!為什麼不來呢?」
 
「嗚哇哇先等一等啊慧音,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説什麼啊?再說,我們什麼時候約好要去看人偶劇了?」
 
「咦咦?沒想到妳竟然會忘記!?我們昨天不就約好了,還特別交代妳要到劇場會合啊?」
 
面對慧音的質問,妹紅也沒好氣的搔了搔頭。
 
「嗯嗯……這就奇怪了。因為慧音昨天不是跟我約好今天要去鈴奈庵看書嗎?我還納悶妳怎麼都沒來咧?」
 
「那是前天的事啊啊啊!」
 
 
咚!!!
 
 
憤怒的慧音最終還是賞了妹紅一記頭槌!
 
強大的衝擊力和殺傷力直接讓妹紅痛的在地上打滾。
 
 
「哼!不想理妳了!怎麼妳的記性突然變那麼差了!」
 
(小聲)那…那是我想說的話吧……」
 
「唉……原本還想帶妳去認識一個人的說……」
 
「蛤……?誰啊?」
 
「是我剛才在市集碰到的女孩子喔。她剛來到幻想鄉,想趁這個機會讓妳交個朋友……」
 
「……新來的人?她叫什麼名字?」
 
「名字嘛……嗯……我想想…………」
 
…………………
 
「嗯?奇怪了?為什麼想不起來?明明剛剛才見過面…………」
 
「哈?連名字都忘了?沒想到慧音也會有老年癡呆的時候啊哈哈──」
 
聽完妹紅的嘲諷,慧音忽然露出微笑,默默伸出雙手搭在妹紅的肩上。
 
「嗯!?慧…慧音?妳臉湊那麼近幹嘛?等等我知道錯了所以不要用頭槌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刻,人間之里的一角,想起數也數不清的咚咚聲……
 
 
======【下集待續】======
 
信仰乃為儚懂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