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07:射命丸文

======【007:射命丸 文】======
 
博麗神社,靈夢的房間。
 
忽然出現在房間裡的黑髮少女,舉著相機颯爽的自我介紹──
 
「我是清廉正直的新聞記者──射命丸 文喔!請多指教!!」
 
圖源:取自網路
 
 
「新聞……記者……?」
 
我歪著頭表示不解。
 
那是甚麼工作啊?
 
「忘子小姐,別被她虛偽的笑容騙了!一直靠捏造假新聞的白目天狗,怎能算是清廉正直咧!」
 
靈夢似乎對這位新聞記者很有意見。
 
但文小姐並沒有理她,反而緊握住我的雙手繼續說道:
 
「忘子小姐,只要您願意接受採訪,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就會教你關於符卡規則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事情喔欸嘿嘿……」
 
「各式各樣的事……?」
 
「喂喂喂……文文妳可別亂教忘子一些奇怪的東西喔。她才剛來到幻想鄉沒多久,要是被教壞可就不好辦了咧~」
 
儘管魔理沙嘴巴上這麼說,卻似乎沒有想阻止文小姐的樣子。
 
唔唔唔……雖然很感謝文小姐這麼熱心地想幫助我……
 
但那別有目的的熱心實在太明顯了,感覺有甚麼陰謀……
 
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就讓她來教妳吧,忘子小姐。」
 
 
「咦……!?」
 
靈夢彷彿想重新整理心情似地喝了一口茶。
 
「難得文小姐會這麼熱心,我也省了不少事呢。就當作早上那件事的賠罪,要好好指導她喔,文文醬(笑)~!
 
 
最後那別有用心的微笑,讓文小姐忍不住寒毛直豎。
 
握住我的那雙手都在顫抖了。
 
 
「啊哈哈哈……那還真是謝謝妳的原諒了,靈夢。清廉正直的射命丸文……絕對會負責教好忘子小姐……」
 
「妳的聲音在顫抖喔,文文。真好奇妳早上到底對靈夢做了甚麼咧?」
 
「呵呵呵……有些事情不要知道會比較好喔~魔理沙。」
 
 
於是乎,半推半就的,我被這位自稱清廉正直的新聞記者採訪了。
 
 
文小姐打開一本黑色的筆記本,開始問道。
 
「首先,請問妳的大名是?」
 
「我的名字是『悠久忘子』,請多指教。」
 
「喔喔~悠久忘子小姐!那麼馬上問點私人的問題吧!請問您今年貴庚呢?」
 
「欸欸……這個……那個…………很抱歉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那個……我真的不知道……」
 
畢竟沒有以前的記憶,當然連自己是甚麼時候出生的也不知道。
 
「嗯嗯嗯……看來是真的不知道啊……」
 
文小姐彷彿理解似的點了點頭。
 
 
其實忘子並不知道,自從她來到博麗神社,射命丸文就已經躲在沒人知道的角落偷偷跟蹤她。
 
儘管忘子穿越了博麗大結界,但她還是很快就掌握到忘子會回到博麗神社的訊息。
 
畢竟是靈夢自己親口說的。
 
雖然忘子忽然出現在文躲藏的地藏像附近時讓她嚇了一跳,但是幻想鄉就這樣接收一位如此稀奇的人,身為新聞記者的文當然不能放過。
 
因為在當新聞記者之前,文還有更重要的職責。
 
 
「下一個問題,剛來到幻想鄉時,有甚麼樣感覺?」
 
「……感覺?」
 
「沒錯!是興奮呢?還是緊張呢?剛踏入這陌生的世界,請問您有甚麼感覺呢?」
 
剛踏入幻想鄉的感覺嗎……?
 
面對陌生的環境,噬血的妖怪,還有模糊的記憶……
 
「我感覺……空虛無助。」
 
文小姐停下了筆。
 
「是嗎……的確很多初來乍到的外界人都會這麼想呢。對不起,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啊,沒關係的,文小姐。」
 
我靜靜閉上眼睛,露出微笑。
 
「雖然剛開始覺得空虛無助,不過在那之後我遇到了開朗的魔理沙小姐。她那擊退妖怪的身影非常帥氣,而且之後還帶我認識了靈夢小姐……雖然靈夢小姐一開始有點恐怖……」
 
「吼喔~?有點恐怖啊~?」
 
文一臉竊笑地看了看靈夢,靈夢撇過頭哼了一聲。
 
「不過剛剛和她聊過之後,發現靈夢小姐其實也是不錯的人。恩……我現在真的覺得,能夠在幻想鄉裡認識她們,真是太好了呢。」
 
 
文小姐看著我的表情彷彿看到鬼一樣,揪著自己的胸口往後退了三步。
 
 
「唔哇──這莫名強大的聖母光環是怎麼回事啊啊啊!這會害我對今早的事產生罪惡感啊啊啊!!」
 
「真是太好了呢~文文醬(笑)!」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真是太好了呢~文文醬(笑)!」
 
「閉嘴!妳這一介小偷哪有資格說我!?」
 
「喔呵呵~~妳在說甚麼我甚麼都不知道~~」
 
「文文醬,您也採訪的差不多了吧!」不甩正在耍嘴皮子的文和魔理沙,靈夢強制插嘴說道:「人家很期待妳的教學喔~」
 
「知道啦知道啦,真搞不懂靈夢妳到底在急甚麼啊。」
 
文小姐收起那本黑色筆記,向我伸出一隻手。
 
「走吧!我們到庭園去!」
 
 
*少女移動中*
 
 
博麗神社,本社庭園。
 
博麗神社的本社前是很大的石板庭園,非常適合用來練習符卡對戰。
 
畢竟靈夢和魔理沙才剛在這裡大戰三回合,庭園到處都是飄散的落葉。
 
「忘子小姐,妳知道符卡規則的起源嗎?」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很久以前,幻想鄉內的妖怪與人類之間相處並不像現在那麼和睦。因為那時候的人們被巫女所保護,妖怪若要作亂的話一定會被巫女退治。」
 
「巫女……是指靈夢小姐嗎?」
 
「當然嘍~別看她平時懶懶散散的,認真起來的話可是比鬼還可怕呢~」
 
嗯……深有同感呢……
 
「只不過,妖怪本身是靠補充妖力才得以存在。如果一直被巫女退治而無法補充妖力的話,妖怪就會衰弱。對於幻想鄉的平衡會帶來危險。
 
於是,妖怪們和巫女達成了一項對戰協議,那就是符卡規則。透過這項對戰規則,妖怪們可以很輕易地發動異變,而巫女也可以很輕鬆的解決異變。」
 
「……變成像遊戲一樣的對戰嗎?」
 
「沒錯~所以啦,身為幻想鄉的新成員,妳也要快點習慣喔~」
 
文小姐從裙裡掏出一把紅葉扇子。
 
跟魔理沙的掃帚一樣,完全不知道她剛剛把扇子收在哪裡。
 
「單單只是講也很無趣呢,我們實際示範一下妳也會比較瞭解了吧。」
 
「呃……欸欸欸欸欸!?文小姐的意思是,要讓人家跟您進行符卡對戰嗎?」
 
「沒錯喔~放心啦,符卡對戰的規則其之一──不可以用完全的實力對戰!所以我會用簡單的符卡讓您比較好閃一點……倒不如說,請站在中間不要動會比較好喔~」
 
聽著文小姐的建議,我乖乖站在庭園中央不敢動。
 
 
坐在一旁當觀眾的魔理沙忽然擔心起來。
 
「吶,靈夢。」
 
「怎麼了,魔理沙?」
 
「小忘子現在的能力,還不會使用符卡(Bomb)吧?」
 
「……希望她能趕快學會呢~最好是現在。」
 
「欸欸!?靈夢妳該不會打算就這樣看著小忘子滿身瘡痍吧?」
 
「魔理沙,妳沒聽過小狗的故事嗎?」
 
「小狗的故事?」
 
「有隻不會游泳的小狗不小心掉進河川裡了,牠為了生存下來自己邊游邊學會了游泳……這樣的故事呢。」
 
「哇賽……靈夢妳簡直比鬼還可怕……」
 
「呵呵……我還遠不及真正的鬼呢~」
 
靈夢似乎打算讓事態任其發展。
 
這讓魔理沙在心中下定決心。
 
她會仔細看著小忘子,在她滿身瘡痍之前把她救出來。
 
 
「符卡對戰規則其之二──對戰前要說出回合數!因為這次只是練習,只要忘子小姐閃過我一回合的符卡就算妳贏了!」
 
「好……好的!」
 
「很好!那我要上了!」
 
 
文小姐舉起扇子大聲喊道:
 
『風符『風神一扇』!』
 
文小姐用力朝我的方向揮動扇子,但是──
 
 
甚麼事都沒發生。
 
 
「啊咧?……奇怪了?」
 
 
好像連文小姐也覺得莫名其妙。
 
 
「………………」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靈夢坐在一旁竊笑著。
 
魔理沙半開玩笑似地朝文小姐大聲喊道:「喂~文文,妳剛剛只是朝空氣搧風而已吧!給我認真點教啊!」
 
「我很認真的在教啊啊!」
 
 
此時此刻,射命丸文的心中冒出一個警覺的信號。
 
剛剛的符卡理應已經發動了,正常來說天狗團扇的風切應該會削過忘子的身旁……
 
但是,這個現象並沒有發生。
 
難道說,這是因為忘子小姐的能力?
 
……還不能就此推論。
 
接下來,讓我試試另一張符卡吧。
 
 
「……?」
 
我歪著頭等待文小姐。
 
「沒關係,忘子小姐。剛剛是我不小心手滑了,接下來是認真的喔~」
 
「我……我還是不能動嗎?」
 
「恩~沒錯喔~」
 
文小姐笑著如此說道。
 
但我看得出她另有目的。
 
感覺這一次的文小姐……有點恐怖。
 
我的心中悄悄希望她這一次也會像剛剛一樣失誤。
 
 
「好,那我要出招了!」
 
啊,文小姐飛起來了。
 
 
『龍捲「天孫降臨的道標」!』
 
 
「咦?」
 
有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一個瘋狂旋轉的龍捲風……
 
原本坐在一旁的魔理沙一個箭步衝了過來……
 
但是──
 
 
甚麼事都沒發生。
 
 
「……那個,魔理沙小姐?為什麼會擋在前面呢?」
 
「蛤!?當然是幫妳擋住龍捲風啊!被那種東西攻擊到可是會飛到好幾公里遠的咧!」
 
「……可是,沒有龍捲風喔?」
 
 
「………………」
 
 
場面又一度非常尷尬了。
 
無論是文還是魔理沙。
 
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我好像躲過這次攻擊了?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忘子小姐的能力啊~這下真的挖到大新聞了呢!」
 
射命丸文笑嘻嘻地說道。
 
「根據符卡規則其之三──落敗的一方要乖乖認輸,也不能因為想報復而取其性命。所以恭喜妳了,忘子小姐,這場符卡對戰是妳贏了。」
 
 
嗯?這樣就算是贏了嗎?
 
 
「不過魔理沙妳這樣子不太好喔。怎麼可以在神聖的符卡對戰中出手干預呢?這可是禁忌喔。」
 
「魔理沙,文文說的沒錯喔。」靈夢補了一句。
 
「唔……人家知道了啦。」
 
魔理沙被文小姐和靈夢小姐罵了。而且還是因為我的緣故。
 
「魔理沙小姐,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咦?啊啊啊……妳不用特地跟我道歉啦。這只是我自己的個人判斷而已。畢竟換作是我,我也不希望有人插手符卡對戰咧。」
 
魔理沙搔了搔頭抱歉地答道。
 
「不過,我還是希望小忘子能趕快獨當一面呢。」
 
這是魔理沙真心的勸戒,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指導。
 
「恩,我也希望自己能快點成長。謝謝妳,魔理沙小姐,還有文小姐。」
 
「欸!?喔……哪裡哪裡,不用客氣啦!」
 
文小姐……剛剛在發呆嗎?
 
 
儘管射命丸文面露微笑鼓勵,但她的內心可不這麼想。
 
她原本以為忘子只是很容易讓別人忘記她的『本名』而已。
 
但是經過剛才的測試,射命丸文她發現了。
 
眼前這位幻想鄉的新人,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而她的能力,對於妖怪之山的天狗將是嚴重的威脅。
 
 
======【下集待續】======
 
符卡規則其之四--沒有東西能勝過美麗與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