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悠遊談】006:重返博麗神社

======【006:重返博麗神社】======
 
 
好暗。
 
漫無止盡的黑暗空間。
 
眼前只有一道飄忽不定的光芒。
 
一下子往左,一下子往右。
 
我不停的向前奔跑。
 
那道亮光將會通向出口。
 
通向『外面的世界』。
 
 
但是,我真的想『回去』嗎?
 
魔理沙說我是外界的人,應該要回到外界。
 
但我真的是外界的人嗎?
 
我試著搜尋以前的記憶,試著回想我在『外界』的生活。
 
「…………」
 
不行,完全想不起來。
 
果然,我的記憶依舊停留在那個時候。
 
 
【從今以後,妳的名字就是『悠久忘子』。】
 
 
這就是我所能回溯的最初記憶。
 
「唔……!」
 
忽然間,前方的光線忽然變得很亮。
 
就像太陽一樣。
 
那就是這條漫長隧道的唯一的出口。
 
無論如何,先跑過去吧!
 
 
*少女穿越中*
 
 
颯────颯────
 
忽然迎面而來的旋風,把樹上的枝葉吹的颯颯作響。
 
我環顧周遭的環境。
 
蒼鬱的森林,泥濘的小路,以及一尊披著圍巾的地藏石像。
 
嗯?為什麼這尊地藏菩薩披著圍巾呢?
 
咦?為什麼我會知道這是地藏菩薩呢?
 
感覺下意識地就說出來了。
 
我轉向身後,以為可以看見剛剛通過的隧道出口。
 
但是,那裏除了一堆樹之外,甚麼都沒有。
 
 
好神奇啊……
 
這裡就是『外界』嗎?
 
 
「咦?」
 
我猛地轉過頭,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影。
 
奇怪了?怎麼感覺附近好像有人?
 
是我的錯覺嗎?
 
 
這座樹林似乎只有一條小泥路通到這尊地藏石像。
 
沿著這條路走應該能走出樹林吧?
 
心中抱著一絲希望,我開始沿著小路行走。
 
 
約莫五分鐘後……
 
 
意外的,這條小路不算太長。
 
一下子就走到明顯大一點的路了。
 
但是,這條大路卻讓我有一種似成相識的感覺。
 
我來過這裡。
 
我看過這裡。
 
這條蜿蜒的路,一邊通往另一端的森林中,而另一端則連著一條通往上方的石造階梯。
 
石造階梯之上,有一個朱紅色的神社鳥居。
 
細讀掛在鳥居上方的匾額,我驚訝地摀住嘴巴。
 
「博……麗……神……社……為什麼!?」
 
 
這裡不是外界嗎?
 
但我還在幻想鄉?
 
換句話說,我根本就沒有回到「外界」。
 
 
難道說……靈夢和魔理沙她們……欺騙了我?
 
 
可是……為什麼呢?
 
我覺得她們沒有欺騙我的理由。
 
但是……我還是在這裡,還是在幻想鄉。
 
這個疑問,恐怕只有她們能夠回答吧。
 
不過……
 
 
這階梯好高啊啊啊~~
 
 
為什麼神社會蓋在山頂上呢……
 
一邊抱怨,一邊靠著意志力,我好不容易爬到博麗神社的鳥居入口。
 
一手撐在鳥居巨大的紅色柱子,一邊大聲喘著氣。
 
哈……哈……哈……!
 
 
真羨慕魔理沙呢……
 
能飛真好呢……
 
 
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跟魔理沙學飛的方法。
 
我輕輕搖了搖頭,把那些奇怪的想法拋諸腦後。
 
我走進熟悉的博麗神社,朝著神社裡面喊道。
 
 
「請問有人在嗎?」
 
 
約莫三秒鐘,熟悉的聲音回話道:
 
「來了!!」
 
 
匆匆從神社裡走出來的,是紅白色的巫女以及跟在後頭的黑白魔法使。
 
博麗靈夢和霧雨魔理沙。
 
她們的臉上掛著微笑,似乎早就料到我會回到博麗神社。
 
 
「歡迎回來,忘子小姐。」
 
「哈哈!妳果然跑回來了咧!小忘子~」
 
 
這麼尷尬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碰到。
 
「那個……請問……」
 
然而靈夢卻舉起手表示道。
 
「到我的房間慢慢說吧!」
 
 
*少女移動中*
 
 
靈夢的房間位在神社的後方,地上鋪著六塊綠色地板(魔理沙說那叫禢禢米,奇怪的名字)。房間內除了簡單的傢具外,其他甚麼都沒有。
 
房間的正中央擺著一張四方型的木製矮桌,旁邊還有兩塊紫色坐墊。靈夢和魔理沙剛才就坐在那個地方喝茶吧。
 
桌上除了茶杯和柿子以外,還有一張白色的紙,上面寫著『忘子』兩個大字。
 
「因為妳的名字很難記,所以我就先寫下來啦~!嘛~~反正也只有靈夢會忘記咧!」
 
「閉嘴,魔理沙。」
 
靈夢收起桌上的茶杯回到廚房,然後又重新裝了三杯熱騰騰的茶回到房間。
 
三人圍著矮桌重新坐下,各自喝了一口茶。
 
濃郁的茶香在舌尖上打轉,茶非常的好喝。
 
「好好喝~!」
 
「謝謝。這是咲夜送來的金萱茶,妳能喜歡那是在好不過了。」
 
靈夢放下茶杯,開始說明事件的始末。
 
「妳的心中一定會有很多疑問吧?為什麼妳會回到幻想鄉?還有,為什麼我會攻擊妳的理由。」
 
我點了點頭。
 
「嗯,先從結論說起吧。忘子小姐……妳不是普通的人類。」
 
「我不是……普通的人類?」
 
「沒錯,妳會回到幻想鄉就是最好的證明。我之前說過,包圍幻想鄉的『博麗大結界』是區分幻想與現實的結界。
既然忘子小姐沒有通過博麗大結界,那只說明一件事。」
 
「也就是說,對於外界的住民而言,小忘子已經成為神仙或妖怪一般的存在咧!」
 
 
咦咦!?
 
 
神仙或妖怪!?
 
 
我嗎!?
 
 
靈夢優雅地喝了一口茶後繼續說道。
 
「雖然不知道妳以前在外界發生了甚麼事,不過真是太好了呢!幻想鄉已經很久沒出現像妳一樣的外界人了呢~」
 
「嗯?不對吧,靈夢。那個自稱超能力者的女高中生也算數吧?」
 
「……我是指不會一出現就想引發異變的人喔~」
 
「哈哈哈,原來是那方面啊。的確,小忘子的個性的確不像是引發異變的人咧。」
 
 
嗯?異變?自稱超能力者的女高中生?
 
 
不過,從靈夢的語氣聽得出她不怎麼喜歡這位自稱超能力者的女高中生。
 
「不過,忘子小姐應該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吧?」
 
「……我的『能力』?」
 
「沒錯。就像是魔理沙會使用魔法程度的能力,而我則是能在空中飛翔程度的能力。既然忘子小姐無法離開幻想鄉,那麼你的身上一定會有甚麼能力吧。」
 
我歪了歪頭,實在是無法想像自己會有甚麼能力。
 
我既不像魔理沙一樣會使用魔法,也不像靈夢一樣能在空中飛。
 
更何況,我連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遑論還擁有甚麼能力……
 
看著我獨自歪著頭努力思考的魔理沙,忽然噗哧的笑道。
 
「哈哈,不用想那麼多啦,小忘子。妳的能力不就明擺著嗎?」
 
「咦?甚麼意思?」
 
魔理沙忽然站起身子,指著靈夢大聲地宣布。
 
 
『讓博麗靈夢忘記妳的名字程度的能力』,這就是妳的能力啊!」
 
 
「咳噗!!!」
 
靈夢被這突如其來的宣言嗆得連連咳嗽。
 
「那是甚麼莫名其妙的能力啊!在說魔理沙妳自己不也是忘了她的全名嗎?」
 
「至少本小姐還記得她叫做忘子啊!又不像靈夢還要一直盯著那張紙看才記得住咧?」
 
「這……這只是……我也沒有辦法啊!」
 
靈夢一副不想承認的樣子轉過頭去。
 
 
原來靈夢小姐不盯著寫著我的名字的紙就會忘記我的名字啊。
 
原來『悠久 忘子』是那麼容易讓別人忘記的名字嗎?
 
啊……總覺得……有點傷心。
 
 
「咦咦咦!?不會吧,小忘子?妳怎麼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啊?都是靈夢不好好記住名字的關係啦!還不快跟小忘子道歉!」
 
「所以我才解釋過我們會忘記忘子小姐的名字,都是跟忘子小姐的『能力』有關啊!」
 
「咦?靈夢小姐,妳的意思是說……我也有像你們一樣的能力嗎?」
 
「這麼說並不完全正確,忘子小姐。」靈夢為了緩和自己的情緒又喝了一口茶。
 
「因為妳的能力跟我們完全不同,而且非常危險。」
 
我記得稍早前靈夢也說過同樣的話。
 
就在她拿著驅魔棒指著我的臉的時候。
 
「請問……為什麼靈夢小姐會認為我的能力非常危險呢?」
 
「…………雖然我不了解這個能力會影響到何種程度,但是毫無疑問。忘子小姐具有『讓人遺忘』的能力。」
 
 
讓人……遺忘?
 
 
「妳應該也發現到了吧?就算忘子小姐已經自我介紹了,不用幾秒鐘我們還是會忘記妳的名字。」
 
「但是,靈夢的說法並不完全正確。因為本小姐還是記得妳的『名字』,卻記不得妳的『姓氏』,而靈夢則是會完全忘記妳的『全名』。」
 
「恩……如同魔理沙所說,所以我還不能斷言妳的能力究竟達到什麼程度。」
 
 
靈夢似乎因為我的能力造成的問題感到煩惱,不知為何自己感到有點愧疚。
 
我給靈夢添麻煩了嗎?
 
 
就在這時,魔理沙問了靈夢一個問題。
 
 
「話說回來,靈夢。僅僅是讓人忘記自己的名字,會有什麼危險性嗎?」
 
「我擔心的並不是忘記名字這種小事喔,魔理沙。」靈夢喝完自己的茶之後說道。「忘子小姐的能力成長才是令我擔憂的部分。」
 
 
能力的成長?
 
 
「現在忘子小姐的能力只會讓別人忘記自己的名字而已。如果以後她能讓大家都忘記自己的能力時會怎麼樣呢?」
 
「就像我明明會魔法卻不會用這樣…………原來如此,這種事態很嚴重啊。」
 
「又或是,幻想鄉的賢者們被她的能力引響而忘記自己的本分呢?」
 
靈夢現在的表情忽然變的很可怕,就像那時候一樣。
 
手中拿著驅魔棒,想把我退治的時候一樣。
 
 
就在這時候,魔理沙卻說出令我意想不到的話。
 
「哈哈哈!堂堂博麗神社的巫女,居然也會害怕呢~」
 
「……」
 
「妳應該沒有忘記吧,靈夢。在幻想鄉裡,任何想引發異變的傢伙,都必須遵守符卡規則喔。」
 
靈夢聽到魔理沙的這句話,似乎想到了甚麼。臉上的表情也不在那麼恐怖。
 
變回優雅的靈夢小姐呢。
 
「……說的也是呢,魔理沙。明明就有符卡規則,只要忘子好好遵守符卡規則,就沒甚麼問題了啊。」
 
 
「那個……」我緩緩舉起手發問。「請問一下,符卡規則……是甚麼啊?」
 
 
靈夢和魔理沙轉頭看著我,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但是這個表情很快就收回去了。
 
 
「啊……!我差點忘記小忘子是新來的,她還不懂符卡規則啊!」
 
「這真是不好辦啊……我不怎麼會教人啊。」
 
「喂喂喂……符卡規則不是妳定的嗎?制定者不會教人也說不過去吧……」
 
「才不是我訂的呢!畢竟大部分的規則都是那個人寫的啊……!我只是幫忙確認而已……」
 
 
『看來你們有很大的困擾呢!!』
 
 
門外忽然出現一陣狂風,接著聽到『喀登!!』一聲,一位腳踩紅色一齒木屐,拍著漆黑翅膀的黑髮少女在門外颯爽登場!
 
「天啊……竟然又來了個麻煩的傢伙。」
 
靈夢現在的表情擺明非常不高興。
 
「別這麼說嘛!靈夢小姐,這可是幻想鄉重要的新人取材喔~!我身為新聞記者,怎麼可以錯過呢~!」
 
「在那之前,別踩著鞋子進來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打掃好的啊啊啊!」
 
 
靈夢小姐……好像氣得快崩潰了。
 
 
不過,這位長著翅膀,有著尖耳朵和黑色短髮的少女,到底是誰啊?
 
還沒等忘子發問,這位黑髮少女就自我介紹道:
 
 
「初次見面,忘子小姐。我是清廉正直的新聞記者──射命丸 文喔!!」
 
 
======【下集待續】======
 
會自稱自己清廉正直的人,通常都不是好人。